《厕所英雄》,它欢快地讲了一个沉重的故事

每天,印度有 5 亿人口在户外排便。由于宗教信仰和文化传统,他们不愿将“不洁”的厕所建在自己的家里。

这种前现代的生活方式不仅滋生出诸多公共卫生问题,也在印度制造了新的性别不公:受制于无法公开暴露身体的传统,印度妇女不得不在深夜结伴到野外如厕,并为此承担着被性骚扰甚至强暴的风险。

2011 年,一位名叫 Anita Narre 的印度妇女因夫家没有厕所,向其提出离婚申请——2017 年,她和丈夫的故事被拍成了这部《厕所英雄》。

“没有厕所,就没有妻子”,电影用一个爱情喜剧包装起了生活的困境。生于印度班智达(熟悉印度教仪典的智者)家庭的男主角科沙夫和受过高等教育的高种姓女子贾娅相爱了。新婚当夜,夫妇二人遇到棘手问题:结伴去野外上厕所的“尿壶妇女组织”敲响了卧室窗门。

为解决妻子的个人卫生困境,二人想尽办法。从借火车上的厕所,到偷取剧组的移动卫生间,其间笑料百出,整部影片分外欢快愉悦。

这也是《厕所英雄》的一大亮点,与此前同样反映社会问题的《起跑线》类似,导演并未用苦大仇深的方式控诉不公。像所有古典爱情传说那样,他们共同克服着阶层、种姓、信仰等具体困境,不过在这个故事里,爱情里的最大反派变成了:厕所。

这样一来,影片的漫长节奏甚至也得到了原谅。《厕所英雄》片长 150 分钟, 但直到第 50 分钟,男女主人公才第一次直面危机。其余时间,他们只是共同唱歌、舞蹈、拌嘴,并在缤纷的洒红节上展示传统文化的强大力量。

而在其他细节里,观众又不难看到现代化对国家的影响。影片多次展示科沙夫写着“ELIVS”或“NAIKE”的 T 恤和贾娅的笔记本电脑,甚至让她骑上了一辆男式自行车。因此,尽管节奏缓慢,但这种对两种价值观的充分铺陈,反而给了异国观众充分的思考时间。

观影后半段,当厕所的问题变得越发沉重,单纯的喜剧故事开始无法承载其进步力量。夫妇二人将这个无解的文化问题抛给村民自治机构、政府组织,直至上升为公共话题并引发妇女游行。这时观众才和片中人一起意识到,所谓“厕所权”可能比想象中复杂的多。

当然,影片也是从这里开始变得无趣起来的。片尾处夫妇二人的两段直白陈辞,尽管颇具震撼力,却几乎使全片变成了政府“厕所计划”的一次宣传实验。而最终问题的解决方式又是如此“大团圆”,更显现实突兀而无奈。

至此,综合近期引进的几部现代题材的印度影片,它们“将对社会问题的讨论融入宝莱坞特有的叙事传统”的尝试,比起所谓“针砭时弊”更值得国产影片借鉴。

当然,《厕所英雄》的配乐和歌舞仍是令人赏心悦目的环节。影片故事发生在印度北部的乡村,其充满异域风情又极富人情味的日常细节,也是吸引中国观众的一大特色。

此外,作为宝莱坞的知名动作明星,男主角阿克谢·库玛尔在本片中贡献了相当丰富的演技。次年,他又担任了另一部同类型影片《护垫侠》的主角,同样表现不错,值得一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厕所英雄》,它欢快地讲了一个沉重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