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奇怪行业”测评师之情趣用品测评师

我们采访了三位测评师:民宿体验师、情趣用品测评师、天然水品尝师。他们的职业看起来很奇特,他们的工作生活超出了大部分人的认知和经验。

我们会羡慕那个民宿测评师,因为她可以实现我们全世界旅行的梦想,但我们并不知道她是怎么克服孤独、面临的危险。我们会好奇情趣用品测评师每天使用振荡器并将其作为一个事业,但她需要面对家人的担忧,男性对她职业的歧视和骚扰。我们会疑惑品水师职业存在的必要性,因为大多数人可以品酒品茶,但喝水却咂摸不出什么滋味来。

随着技术的进步,人类机械性、重复性的工作将会被智能替代。数据库的测评结果所具备的精准性是人类无法做到的。而这出现了一个问题,我们是否还需要那些基于“人”的感性的测评体验,而这些与众不同的行业最终会消失吗?

情趣用品测评师Emma

边界体验

我是2014年开始从事情趣用品测评这个工作的,最多的时候,每天能接收到不同公司寄过来的十几个小样——不同的材质、设计以及类型。我记得在五年前,许多公司招募情趣用品测评师几乎无人响应,一旦有人回应,立马就可以获得这份工作。现在情趣公司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测评招募,许多年轻孩子会因为好奇主动体验。时代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情趣测评与过去相比,早已失去了它的神秘感。

在做测评师之前,我对性的了解并没有过人之处,甚至觉得这是每个人很隐秘的日常,并不会大张旗鼓地拿出来与人分享。做测评师伊始,我带着好奇、兴奋,开始去探索一些欲望的边界。也因为这个职业,我大量阅读了中国古代有关性知识的书,例如《中国古代房内考》《素女经》《洞玄子》,也有一些西方性学书籍,例如古罗马的《爱经》、印度的《欲经》、美国的《海蒂性学报告》等。

其实说了那么多,我想说的是,情趣用品测评打开了我了解历史人文的一扇门窗,我开始理解到在我们使用情趣用品这件事情面前,首先应该正视“性”的本质。在《海蒂性学报告女人篇》里,最终的结论是,女性获得性高潮毫无过错,需要改变性态度的是社会自身。在与许多需要我帮助的人的交流中,我发现大多数女性在性行为过程中只是为了避免尴尬才在男人面前伪装达到高潮,而也许终其一生都没有对高潮有过更主动的认识。

无论东西方,情趣用品早已经出现,我猜测说不定早就有了测评师这个行业。据考中国古代嫁女儿,家里人都会给准备一个类似情趣用品套装——包含“春宫”瓷器(现代的性爱姿势解锁说明书)、开裆裤(现代的情趣内衣)、小脚瓷鞋(现代的情趣道具)、铜盒(壮阳药)等。在《金瓶梅》里,男性情趣用品出镜率最高的是银托子(增加男性硬度)以及硫磺圈(延时以及避孕)。从实物来看,只能感叹古人的想象力。女性情趣用品更高级,勉铃(加热后不停震动)可以说是最早的跳蛋。西方在公元前3世纪的古希腊就已经有了木制或者石制的假阳具,明显看出西方人对性的理解还是比较直接的,没有中国人那么爱玩花样。

到了近代,女性振荡器的出现也是充满了讽刺和偶然。英国经历了维多利亚时代对性的极端的封锁之后,大量女性患上了歇斯底里症(学名:分离性障碍——一类由精神因素作用于易感个体引起的精神障碍),医学界发明的治疗方案是通过女性阴道的医学按摩达到性高潮,从而缓解发病。医生们手工按摩的量太大,最终由乔治·泰勒(George Taylor)发明了蒸汽为动力的按摩仪器替代手动治疗——这就是现代情趣用品的最初雏形。

在明确了女性获得高潮并不是一种羞耻反而是一种权利时,那么自慰器带来的好处就更显而易见了。在2004年关于情趣用品的一个调查中显示,使用振荡器的妇女比那些不使用振荡器的妇女具有更强的性功能和更满意的性生活,而且被打破的偏见,是所谓使用振荡器会成瘾以至完全替代正常的性生活。

从一个情趣测评师,到现在研究如何将获得的知识与更多的人分享,我开始做实用的女性课程,为那些曾经和我一样对性忌讳如深的人提供一个了解自己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情趣教育与情感分析成为我的事业。

Emma是1990年出生的东北姑娘,现居住在重庆。她从2014年开始接触情趣用品测评工作,同时还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曾经为4000多对伴侣提供过夫妻生活优化方案。目前她在网络上开通了荔枝微课,给女性提供性生活指导和咨询。今年4月她开始将自己过去的测评体验与心理学结合,设置了“房中术教学”课程,从两性情感沟通、情趣用品的使用,帮助女性朋友解决性的困惑。

最早,我做情趣用品测评的工作被家里人得知后,母亲担心我是不是能嫁出去,一度劝解我应该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所以在家里的时间,我尽量不去和他们谈论我的工作,尤其是父亲,他或许假装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结婚之后,母亲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对我的工作也不再强求转变。

我结婚后很快就怀孕了,那段时间我停止了情趣测评的工作。但我发现,每次与老公出去和朋友聚会,他并不会告知朋友我的工作。作为公务员,他不反对我的事业,但他担心他的朋友们会对此有想法。所以如果说情趣用品测评工作没有影响我的家庭生活,显然并不真实。生完孩子后几个月,我们离婚了,我不想将我婚姻的失败归结到这份工作上来,但或多或少它有影响。

现在我带着孩子独自生活,对于爱情我依旧憧憬,但我比原来多了一些顾虑。一些男人希望和我处男女朋友,有时因为只是想与我上床,以此作为体验。刚开始他们假装出的宽宏大量很快会露出马脚。除了生活,在工作中也会遇到麻烦和困扰。曾经有一对婚姻生活出现问题的夫妻与我约谈,之后,男方私下加了我微信并开始发露骨的照片和言辞。我的助理在帮我打理微信公众号的过程里,几乎每天都会收到男性生殖器的照片,这便是梦想很丰腴、现实很骨感,无论你在性启蒙这条路上看得多么透彻,也终究抵不过他人粗暴的界定和判断。

在大多数男性看来,一个可以将性放在桌面上聊的女性,势必是一个对性开放且容易“搞定”的女性。

刚开始我有过不能言明的难堪,甚至怀疑这些生活中遇到的人以及工作中需要我帮助的人,他们根深蒂固的思维里对性是否有着不可变更的歧视与误解。当这样的事情的发生,从偶然变成了常态之后,我意识到继续做这件事有了更重要的部分——去矫正人们对性的错误认知,性不可耻,更不是罪恶。我并不想去评价这类人的错,这样的思维是性压抑几百年里,由一颗种子从发芽到成为一棵树的过程,要去消除它又怎么能会是短暂的时间?

现在我有了一个男朋友,他了解我的生活和我做与情趣用品相关事业的决心,从未因为惧怕流言蜚语而让我放弃。我的母亲现在会把性生活有困惑的同辈朋友介绍给我,让我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当我拥有了家人的支持,以及在每次课程结束后有来自听众真诚的感激,我便知道过去的所有选择没有遗憾。

有利有弊的人生可能是一个情趣测评师首先要去面临的困境,而我相信有一天,我们能够正视自己的欲望,有情有趣的闺中之乐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日常生活。“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WeChat ID:lifeweek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是“奇怪行业”测评师之情趣用品测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