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卡梅隆的科幻电影纪录片,最大看点是重量级人物出镜

电影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制作的《詹姆斯·卡梅隆:科幻的故事》( James Cameron's Story of Science Fiction)已在 AMC 电视台播出。这部纪录片盘点了科幻电影史上的重要作品,并有科幻电影业从业人员出镜,参与叙述。出镜人物很多,且不乏分量很重的从业者。这成为《詹姆斯·卡梅隆:科幻的故事》最大的看点。

《詹姆斯·卡梅隆:科幻的故事》共有 6 集,每一集都会有一个主题,分别是《外星生命》、《外太空》、《怪物》、《黑暗未来》、《智慧机器》、《时间旅行》。以这 6 个主题为脉络,《詹姆斯·卡梅隆:科幻的故事》会一一对其梳理。

詹姆斯·卡梅隆担任监制,还亲自在纪录片中采访几位科幻电影导演,包括乔治·卢卡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雷德利·斯科特 、吕克·贝松。

这些采访会作为纪录片的索引。与之对应的还有重要影片的回溯及参演演员、幕后人员及媒体人的叙述,包括《黑客帝国》系列电影主演基努·里维斯、《我是传奇》的主演威尔·史密斯、《异形》主演西格妮·韦弗、阿凡达主演佐伊·索尔达娜 、华裔科幻作家姜峯楠、刘宇昆、音乐人肖恩·列侬,除了这些影迷熟知的人,还有一些很难想象到的参与者,比如:人为《地心引力》提供表演参考的宇航员、电影《E.T.》外星人“长手指”的特型演员、《行尸走肉》的化妆师。

这些采访素材和叙述零散地分布在 6 集纪录片中,虽然每一集有主题,但落到每部片子上,对内容的回溯非常短暂、且信息容量不大。这可能是这部纪录片在容下这么多的采访对象之后的一个缺陷。

不过很少有影迷抱怨这一点,在豆瓣上已经有 1079 人参与《詹姆斯·卡梅隆:科幻的故事》的评论,9.4 分的评分下,大多数的影迷都在感叹只是科幻迷的盛宴。中间零星有人抱怨纪录片系统性差,泛泛的车轱辘话,只能做为原著和电影的补充提示。

抛开制作上的缺陷,《詹姆斯·卡梅隆:科幻的故事》的“卡司”可能也直接产生出了一些美妙的片段。詹姆斯·卡梅隆和他同时代的导演们直接面对面的对谈,而且詹姆斯·卡梅隆是提问者。

一方面这些导演们会在詹姆斯·卡梅隆面前给出一些其他人得不到的答案。另一方面,詹姆斯·卡梅隆的问题局限、但都真的是他身处科幻创作真正的疑问,它们在纪录片中制造了一些让人印象很深的时刻。就像当年《泰坦尼克号》在不看好的情况下票房大卖并为他赢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获奖发言时他最后对着话筒说:“我是世界之王。”詹姆斯·卡梅隆自有他的风格。

一本名为《天神下凡:詹姆斯·卡梅隆的电影人生》(The Futurist:The Life and Films of James Cameron)的传记中记录过一段詹姆斯·卡梅隆 8 岁时的场景:

那一天,家住安大略省奇帕瓦(chippawa)的詹姆斯·卡梅隆,在客厅茶几上找到了一份传单,上面详细介绍了如何建造一座核爆炸之后防放射尘污染的民用避难所。奇帕瓦地处尼亚加拉大瀑布加拿大境内那一段附近,是一个古怪而不乏情趣的小村落。

那是 1962 年,正值古巴导弹危机。菲利普·卡梅隆和雪莉·卡梅隆觉得,他们有理由提防原子弹——他们的住所离大瀑布不足两英里,而瀑布是国境两边的城镇重要的电能来源。然而,对他们的大儿子来说,发现这份传单,是改变一生命运的重大时刻。

在此之前,唯一让这个男孩挂心的就是要在街灯点亮之前骑自行车回家,这是家里的规矩。卡梅隆说:“我意识到,我原以为这个世界安全无忧、美妙宜人,这不过是一个幻觉,我们所知的世界随时可能终结。”

这次制作《天神下凡:詹姆斯·卡梅隆的电影人生》,2017 年初,刚刚公布这个消息的时候,詹姆斯·卡梅隆说:“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就会看那些封面上有太空飞船的书。那时候我看了《2001 太空漫游》,很多很多遍。《2001 太空漫游》的电影激励我成为一个电影创作者。我爱这种影响,我也爱这背后的灵感和疑问:这个世界会怎么终结?科技会摧毁我们吗?对于人类来说这些意味着什么?”这是他愿意去制作这部纪录片的初衷。很早以前,这些疑问就存在。

在《天神下凡:詹姆斯·卡梅隆的电影人生》的第一集《外星生命》的最后,詹姆斯·卡梅隆问斯皮尔伯格:“根据你现在的经历和世界观,你觉得外星人存在吗?”斯皮尔伯格回答:“我愿意相信,我觉得我有看到一架 UFO 的资格。我拍了《E.T.》,我拍了《第三类接触》……天,我一直盼望着看到外星人,但从来没有看到。而我见到一百多的人说见到过外星人……”这些问题和回答在两位科幻大导演之间产生会很特别。

除了这种回答,纪录片中还会出现这样的对话。在《黑暗未来》里,纪录片回溯了《1984》、《使女的故事》、《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这样的影片。

那一集,詹姆斯·卡梅隆问斯皮尔伯格:“我们社会渴望将我们的噩梦在各种银幕上放大,在我看来科幻作品很大程度上就是这种。当我们进入科技、科学的时代,我们对此的恐惧会这种人类实验会去往何处?“斯皮尔伯格回答:“我们总是担心世界会去往何处,世界会走向终结吗?很多科幻作品都展现了这些恐惧。我们至少能够减缓或延迟这些灾难。(是的,发出警告,以及对某项决策三思而后行。)所有的科幻作品都是警世寓言。”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詹姆斯·卡梅隆的科幻电影纪录片,最大看点是重量级人物出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