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抖音惹的祸

2017年12月3日夜,乌镇“东兴局”,张一鸣和马化腾之间只隔了雷军和王兴。

彼时,虽然头条号和腾讯企鹅号存在竞争关系,双方也有一些小的摩擦,但总的来说双方还可以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然而,仅仅半年,画风突变。

张一鸣和马化腾在朋友圈几番你来我往,你说我“封杀”,我说你“毁谤”,言辞越来越激烈。创始人如此,公关方面更是杀得不可开交,最近更是发展到对簿公堂的程度——腾讯先是起诉今日头条毁谤并索赔一元,紧接着今日头条反诉腾讯垄断并索赔9000万元。

有人说,这是因为头条空降了一个当年参与“3Q大战”的公关副总裁,想如法炮制一个“头疼大战”。这话我不赞同,毕竟公关是为企业利益服务的,不会为了好战而去作战,头条更不会傻到没事去找腾讯的茬,很显然,有什么事触及到头条的核心利益了,让其感受到了存亡危机。

这个事件,就是微信朋友圈对抖音的屏蔽。

梳理一下时间线,可以清晰地看到微信朋友圈屏蔽抖音事件的始末。

当然,腾讯会说,我屏蔽的又不是你抖音一家短视频,我可是连自家的微视等十多家短视频一并屏蔽的,但谁都知道抖音是当前风头正劲的短视频APP,可以说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

打个比方,假如国际奥委会突然宣布禁止乒乓球项目参加奥运会,并解释说所有国家的乒乓球选手都不得参赛,所以这个禁令并不是针对中国,你信吗?

腾讯对抖音大动干戈,想必也是感受到了来自抖音的威胁。

从春节前后开始,抖音就一路高歌猛进。据36氪透露,截止4月,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1亿,直逼快手,而到了5月底,这个数字已经涨到了1.5亿,这还没说抖音恐怖的用户停留时长。

为了避免用户刷抖音时间过久,抖音甚至发布了防沉迷系统。印象中,这还是除了除了游戏之外第一个需要防沉迷的产品。

@郭佳莹说,全中国共有10.8亿的4G用户,而这10.8亿用户每天除去睡觉之外的16小时,是各大科技公司、互联网公司分秒必争的“战场”,谁失去对用户时间的掌控权,谁就失去未来。

@潘乱认为,腾讯QQ每年以亿级用户往下掉之后,微信朋友圈的人均时长也从去年12月开始突然暴跌,而后者与抖音的崛起有直接关系。

于是,感受到抖音抢夺时间的腾讯来了一套组合拳:花30亿重启微视,同时,在微信朋友圈屏蔽了所有短视频的分享。

对于腾讯来说,这只是在某个赛道上的一次防守反击,但对于今日头条来说,却是一场生死之战。

在经历社会频道和内涵段子的关停之后,抖音让今日头条回了不少血,可以说,今年6亿日活、500亿营收的小目标,甚至是今后的IPO,抖音的作用都至关重要。

然而,抖音的增长,主要还是靠微博微信,尤其是后者。按照@魏武挥老师的说法,就是抖音没有微博、微信那种依附在社交链条上的传播链条,所以,掐断了传播出口的抖音,就相当于没有了水源的湖泊,虽然短时间里不会干涸,但终归成了一潭死水。

目前抖音的社交分享出口已经被全部掐断

近期,抖音连续发了两篇略显委屈的稿子《抖音的朋友们,对不起》《微信,辛苦了!朋友们,我们抖音见》,以及在抖音分享视频是展示这样的提示:

有人说这是在演戏,并把抖音叫做“戏精”,但我却只看到了心酸。

在我看来,头条还是那个头条,并没有因为某位公关副总裁的到来就变得好战,只是,在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行业激烈竞争之下,腾讯终于露出了防守反击的利刃,而头条为了挽救抖音,不得不战。当外部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求变适应,就只有被动挨打。

归根到底,都是抖音惹的祸。

来源:望月的博客 WeChat ID:wangyueblogg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都是抖音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