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拆迁分了三套房,三个舅舅和妈妈产生了矛盾

我家里的一套房子,位于广安门内,面积三十平米

姥姥住了一辈子,妈妈住了半辈子,我住了三十年

在2015年的时候拆迁了。

也许您会以为,从此我过上有房,有车,有存款的日子,然而事实却远远超出您的想象!

老房子,是我的一辈子

从我记事儿起,姥姥的生活一直乐呵呵的,没事儿种种花,弄弄草,和自己的几个姐们儿菜市场买买菜,之后为一家子人做做饭。但是老房子拆迁的消息传来,一直到老房子真正拆的那天,姥姥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老房子,是我的一辈子,就这么没了,没了。”

姥姥的一辈子都和老房子绑在了一起。和姥爷结婚时候生活的点点滴滴;四个孩子在这里的出生,成长;还有附近和街坊姐们儿去过无数次的菜市场,副食店,合作社,小铺.....老太太总是说“老房子周围共有几块儿砖,路上有几口井,我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2015年,这套老房子,因为城市规划划入拆迁的范围内,姥姥知道了这个消息,找了无数次拆迁办,也哭了无数次,嘴里总是念叨着“老房子是我的一辈子,拆了老太太我怎么活?”但姥姥是一个明事理的老太太,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没有做钉子户,在规定日期之前搬了家。

姥姥以为老房子拆了,搬进了新家,靠着自己对老房子的回忆,这下半辈子就能安安稳稳的度过了。然而,老房子拆了,这一切都只是个开始。

拆掉的不只是房子,还有亲情

2015年11月份,老房子彻底被拆除。拆迁办根据老房子的地理位置,户口(老房子的户口上有五个人,姥姥以及她的四个子女。)以及其他诸多因素,最终给予了我们两套位于五环以外的两居室,一套一居室,以及一百多万的补偿款。

考虑到大舅二舅没有独立住房,三舅有两套房子,妈妈虽然没有住房但是个女孩儿,关于老房子的拆迁补偿,姥姥最终决定,两套两居室大舅二舅分别一人一套,一居室给予妈妈,而补偿款拿出六十万给予三舅,老房子拆迁之后,为了生活方便,姥姥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看起来很公平的分配决定,我们家的噩梦就此而来。这场噩梦的开始就在姥姥召集全家人,宣布自己关于拆迁分配决定的那个下午。

“妈,不是我说您,您就是偏疼儿闺女。她一个姑娘家家的,出嫁都这么多年了,并且人家婆家也给房子了,您还给她个一居室,这不是多余吗?您看看我,和媳妇结婚三十多年了,一直住在人家哥哥多出的房子里,人媳妇家里人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我要皮要脸啊。就算您不看着我的面子,您也得看着您孙子的面上吧?且不说他是您的长孙吧?他也老大不小的了,该娶媳妇了,您就给我个两居室打发了,怎么茬儿?让我儿子以后娶媳妇跟他爹一样,住人家媳妇家里面当倒插门?我今儿还就告诉您了,除了两居室,那个一居室您也得给我,还有补偿款,我也必须有份儿”

大舅与以往和蔼可亲的态度完全不同,听完姥姥关于拆迁补偿的决定,突然义愤填膺起来。

大舅刚说完 ,二舅也终于按捺不住了。“大哥啊,咱哥三小时候您就拔份儿,我和老三处处还让着您,这倒好,给您还惯出毛病来了。今儿呢,我也不让了。您那个长孙的说法都哪年的黄历了?我也没房,您媳妇家好歹还给您个地方住呢,我呢?我跟我媳妇,啊,两个北京人在外面租房都多少年了?这都不说,我那也是个儿子,也快娶媳妇了,我儿子也不能再遭他爹的罪,妈,我可跟您说啊,手心手背都是肉,除了我该得的那个两居室,那个一居室也要有我一份儿,还有补偿款啊,一分也不能少我的。”

一旁的三舅,脸色突然也变得阴下来了,接着二舅的话赶紧说道“老大,老二,当我不存在是吧?我是有两套房,但我那也是拼了老命累吐了血才置办的,这次拆迁我本来不想参与,咱妈记挂着我,还给我点儿补偿款,我本来打算呢,回去跟媳妇儿商量着,这补偿款我们不要了,毕竟咱们是一家子,给你们两个和妹妹分了。今儿竟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这个人情也不必做了,这补偿款该我的一分钱也不能少,妈该得多少也不能少,你们两个,两居室愿意要就要,不愿意直接说,我房子反正现在有两套了,再多点更好。”

妈妈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却被一旁气的不行的姥姥抢了先。“老太太我还活着呢,等我死了你们再闹着这么分家。得了啊,不是都不同意吗?行,老太太我活着都是我的,死之前一把火烧了,看你们谁还惦记。”

那天大家讨论的结果当然是不欢而散,也就是那天开始,大舅二舅再也不像之前那样频繁的来我家看望姥姥,即使来了,谈的还是关于房子的事儿,每次大家闹得都很不愉快。

原来拆迁有时候拆掉的不只是房子,还有经不起考验的亲情。

其实拆迁没有错

我家排行有种很好玩儿的事情,就是妈妈这一辈儿分别是三个哥哥以及一个这个女孩儿,而到了我们下一辈儿,也是三个哥哥以及一个女孩儿。大舅二舅三舅的都是小少爷,而我确实家里这一辈儿唯一一个丫头片子。姥姥以前经常开玩笑说“这就是一家人的缘分啊,抹不掉。”

在老房子没有拆迁的时候,我因为上学,所以和姥姥一起住在老房子里,妈妈隔三差五的会来看看,几个舅舅们平时工作太忙,所以顾不上姥姥这边。但是家里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每个周末,全家人必须来老房子聚一次,吃一顿姥姥亲手做的饭。所以每周,老房子总会热闹这么一天,那个时候的自己每周也最盼着这个时候。

我的三位哥哥虽然不是我的亲哥哥,但是我们的感情好的不得了。上学我被欺负了,告诉他们,他们一定会为我打抱不平;姥姥不让我吃零食,他们总是带我出去玩儿的时候,偷偷带我去吃喜欢的零食。

但是现在,我们之间却因为父辈的改变而变得越来越陌生,不仅联系越来越少,就算是见面了,说起话来都感觉很尴尬;老房子拆迁已经两年,我们一家子在一起吃饭的次数五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现在我比任何时候都希望姥姥能够长寿,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她老人家百年之后我家会乱成什么样子!

和瓷器们聊天,发现几乎经历过拆迁的每一个北京家庭,背后都有像这样那样“难念的经”。在外人眼里,我们都被冠以“拆二代”“拆三代”甚至“暴发户”的标签,但是我们的生活是不是真的像这些标签形容的那样醉生梦死,纸醉金迷!

来源:搜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姥姥拆迁分了三套房,三个舅舅和妈妈产生了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