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彤:是先有靠谱的制片人还是先有靠谱的剧本

最近我在玩一个配音软件,我把我喜欢的著名电影的著名台词都配了一遍。像《卡萨布兰卡》、《肖申克的救赎》,我发现一个事实:同样的台词,从我嘴里说出来,特别刺耳,令人难以忍受。这让我深刻地认识到,不管多好的剧本,演员都非常重要。这一点毋庸置疑。

正因为演员重要,所以很多制片人判断剧本好坏的唯一标准,是大咖愿不愿意接你的剧本。有制片人亲口跟我说过,如果大咖不接你的剧本,那就说明你的剧本不好。但是后来我了解到,大咖通常都有经纪团队,多数剧本通常都是先递给经纪团队,而经纪团队接不接一个剧本,也有很多因素,比如这个制片人靠谱不靠谱,这家制作公司靠谱不靠谱。剧本就像施工图,如果施工单位偷工减料,最后楼塌了楼歪了这种事也是有的。一般对自己和对观众负责的演员以及经纪团队,是不愿意和这类公司合作的。

编剧在写剧本的过程中,是需要经常和制片公司沟通的,而我是一个内心羞涩、缺乏自信的人。因此我非常仰仗靠谱的制片人和制片团队,如果不幸遇到拿剧本当“敲门砖”的制片人或影视公司,我这种编剧就可能死无葬身之地。所谓“敲门砖”,就是一些制片人或影视公司,他们想要和平台或者著名导演或者各种大咖“谈事儿”,他们总得有一个由头,这个由头通常是“我有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就是编剧的剧本。如果制片人或制片团队,对剧本既没有认知,也没有感情,对他们来说,剧本就是一个敲门的工具,那么门没开,他们就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一定是手里这块砖不好,这样他们就会理直气壮的让编剧无条件给他修改,直至他能敲开为止;但是,如果编剧以为门被敲开了,就会有好日子,也还是太天真。因为既然门已经开了,那干嘛还要对你好呢?

我半路出家,起初是写专栏和小说,后来前辈王海鸰老师把我领进门,那时候我只需要专心写剧本就好。剧本写了,王老师认可就过了,但是独立编剧后,我才知道,不是这样的。往往你一个人写剧本,有无数人给你拍砖头。甚至找你写剧本的时候,把你夸上天,到该付款的时候,把你的剧本骂得体无完肤,全额退款都不行,恨不能让你双倍返还。

看过一期《演员的诞生》,吴秀波老师说过一段话:“演员的一种不可磨灭的天性就是自信,在演员拍出最理想的那一条之前,可能他会有十几条不太理想,那你就得多夸夸他、引导他。最后一句话你即使知道也不能说出来,要让他自己想到,不然就失去了表演的乐趣和其中的成长”。这段话特别好,特别让我感动。因为编剧也是一样,在写出特别光彩的那句台词、那个桥段之前,可能也有十几条不够理想,不够完美。这时候也需要鼓励和引导。

剧本的修改完善过程,本来就是不断去粗取精,沙里淘金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靠谱的制片人会给编剧很多帮助,就像优秀的教练,能带着运动员找到最好的状态;但不靠谱的制片人,则一方面不停地打击你,一方面让你抄袭借鉴各种已经成功的桥段。总之,如果把正常的剧本比喻为一场足球比赛,那么不靠谱的制片人,通常希望你给他的剧本是一个射门集锦,每分钟都在进球。而你即使按照他的要求改了,如果敲不到演员,还是你的错——因为你是编剧,你的剧本没有敲到大咖,就是不合格!

磕不到大牌,你的剧本就是一钱不值,编剧活该被羞辱;但是磕到大牌呢,编剧还是要被羞辱,拿着你的剧本去磕大牌的制片人会告诉你,大牌是我凭本事凭关系磕下来的,跟你的本子毫无关系。你得听我的,我让你怎么写你就怎么写,我让你给谁加戏你就给谁加,你不听我的,我就把你换掉,反正大咖已经磕下,就像房子已经盖好,找谁装修都可以了。

那些口口声声说剧本重要,没有好剧本好编剧的制片人,我很想跟他们诚恳地说一句话:每年都有爆款,每年都有好戏,为什么这些爆款剧本没有落到你手里呢?

我们常听到内容为王,但什么样的内容为王?如何识别出来那些日后称王的内容?

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而不能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曰:“天下无马!”呜呼!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

有些制片人是“不知马”的,他们无法识别出剧本的好坏,而他们偏偏是制片人,这对编剧而言是非常可怕的。就像一支乐队碰到一个不识谱的指挥,他拿着乐谱根本不知道是《欢乐颂》还是《命运交响曲》,乐谱在他眼里就是一堆符号而已,可他却是指挥!

参加过一些公司的剧本讨论会,给剧本提意见的恨不能全是新人,没有做过编剧,没有做过导演,甚至也不是专业院校毕业的,一来就指点江山,提的意见多是:主人公性格再鲜明一些;台词再精彩一点;情节密度再大一点。这些意见就像球迷指导专业球员踢球一样:再跑快一点,射门再准一点,再多进几个球!

怎么再跑快一点?怎么提高射门命中率?怎么多进几个球?问制片人,为什么找没有任何经验的责编指导编剧的剧本创作?结果被告知他们是未来的观众。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为什么不请球迷当教练呢?提意见是很专业的事,就像教练一样。刘国梁做教练,中国男乒所向无敌!

还有另一种制片人,判断剧本的标准听上去像一种科学——号称要听“市场”的。市场是皇上,但编剧是见不到皇上的,只能见到管御膳房的太监,处于严重信息不对称之中。

太监跟编剧说皇上不喜欢你做的菜,你要提高厨艺,做点新鲜的。你绞尽脑汁做呀做呀,最后还是不被皇上待见。直到有一天太监拿一碗“珍珠翡翠白玉汤”,墩在你面前,说:皇上好这口!这不是馊饭加剩菜汤吗?太监说:会做不会做?会做赶紧做,不会做赶紧学。

如果你是一个厨师,你服气吗?你觉得这个太监懂吃的吗?听他指挥,按他要求做饭烧菜,你会不会觉得是在侮辱自己的手艺?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祇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先生有一句名言:我做的剧,如果成功,那一定是导演的成功,编剧的成功,演员的成功;如果失败,那就是我个人的失败,因为我是决策者,我请的导演,我找的编剧,我定的演员。

希望那些天天各种抱怨“没好剧本”的制片人,先别满世界嚷嚷没有好编剧没有好剧本,人家曹华益、侯鸿亮为什么可以做出《白鹿原》《欢乐颂》呢?

来源:编剧帮 WeChat ID:bianjuba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陈彤:是先有靠谱的制片人还是先有靠谱的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