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酒女死亡前,曾接到四通神秘电话|虚构故事

大家好,我是脸叔,今天的作者是我从真故挖墙脚来的,刘星辰,刘sir。

刘星辰毕业于中国刑警学院,参警十五年间,历经派出所、重案队、重大便衣侦查队、特警队等岗位,后来又做了三年缉毒工作。他侦破过诡异奇特的案件、抓捕过令人发指的罪犯,遍察人间百态。他说,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是想让大家了解真正在公安一线战斗的人,他们不仅仅是个标签,更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由于刑案涉及到机密和隐私,刘sir的故事都在事实基础上做了改编。

01

早上起来,看到手机里二十多个未接来电,才发现手机不小心调成了静音。我知道又出事了。

匆忙赶到单位,办公室里一片狼藉,烟灰都从烟缸里溢出来,桌子上到处是散落的纸和本子,还有一桶剩一半的泡面,上面有半根金锣王香肠,只是一个人也没有。

等我把办公室打扫干净,正准备烧水的时候,黄哥进来了。他一副睡脸惺忪的样子,头发也乱蓬蓬的,一看昨晚就没睡,看到我连话还没说先点了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他能坚持站在这,全靠烟在顶着。

“昨晚发案子了?”我问。

“对啊,抓了三个入室盗窃的,让咱们帮着审一审,现在基本完事了。”

“你怎么没回家休息?”

“睡不着,我先缓缓,等会再走。”

十点多黄哥走了,整个队里就剩我一个人。快到午饭的时候座机响了,我刚接起来那边声音就传过来:“你是哪位?”

“刘星辰。”对方声音含糊又低沉,我一听就知道是我们大队长。

“你们队里现在有几个人?”

“现在就我一个,昨晚大家干活忙了一夜,都去休息了。”

“你现在立刻去春和派出所,有个报失踪的,看看是怎么回事。”

失踪的案件比较特殊,我们接报的大多数都是走失或者离家出走,但也有真的出现意外而失踪的,虽然比例很小,但只要有报案,我们都要细细排查。

我直接来到春和派出所。报案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脸上厚厚的粉底,画着又深又宽的眼影,头发染成黄色,看起来岁数比我都大。这女孩穿得挺时尚,当下刚入春,北风时不时冷冷地吹过,我早上出门都套着羽绒服,可她下半身只穿了一双长筒靴和一条短裤,腿都露在外面。

“我的一个朋友不见了,叫小雪,我昨天就来报案了,警察告诉我没到四十八小时不能立案,所以我今天又来了。”

这时派出所的一名女民警走进来,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她立刻用双手捂住纸杯,看得出来她穿成这样还是挺冷的。

“怎么失踪了,你简单说一下?”

“今天是七号吧,小雪是四号傍晚出去的,第二天没回来,我给她打电话也不接,六号我再打就关机了,刚才打还是关机,我怕她出事。”

“她四号晚上干什么去了?和谁一起出去的?”

“她说去找一个朋友,我也不知道是谁。”

这个女孩回答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想了想才说,而且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看着别的地方,一下子就让人感觉有问题。

“小雪是做什么工作的?”

“服务员。”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也是服务员。”

“在哪儿当服务员?”

“在……金海岸。”

金海岸是我们这儿的一个KTV,带陪酒小姐的那种,这女孩说自己是服务员,很可能就是陪酒小姐。公安机关对于有偿性陪侍会给予处罚,所以很多KTV将陪酒小姐伪装成服务员。

我找过来一张纸,拿着笔开始记。由于失踪人员的特殊性,这件事可能要麻烦了,我心里想。陪酒小姐有时候也会私下里和来喝酒的客人达成卖淫的交易,有的犯罪分子就将她们作为作案目标,以高价诱惑KTV陪酒小姐去一些地点卖淫,伺机谋财害命。

“小雪叫什么名?”

“我不知道,只知道她叫小雪。”

“你连她叫什么名都不知道?”

“我是她带到金海岸干活的,平时我就喊她小雪,不知道她真名叫什么。”

“那带她的妈咪呢?你把妈咪喊来,我问问她。”

妈咪就是带小姐的老鸨,像这种大型的KTV里面一般会有上百名陪酒小姐,都是由几个老鸨分别带着的,老鸨肯定熟悉自己带的女孩的基本情况。

“妈咪上个星期被抓了,我和小雪现在没人带,自己找到金海岸干活的。”

她这一说我想起来了,前不久我们展开了一次行动,抓获了两个老鸨和几十名陪酒小姐。

“你们没妈咪带怎么能去KTV里干活?”

“我们不陪酒,真的是去做服务员,没妈咪带人家也不能让我们去坐台陪酒。”

“那小雪晚上和什么人出去了?这个你知不知道?”

“小雪没和我说,那天晚上她还让我帮忙请假,说不来公司了。”

“我问你,你要和我说实话,小雪之前做陪酒小姐的时候,是不是出台的?”

所谓的出台就是卖淫。

女孩默默点了点头。

一个从事卖淫的女孩如果突然失联只有两种可能,在卖淫时被公安机关抓获,和遇害。

02

我和派出所的民警立刻前往金海岸。

在金海岸的员工登记表里我找到了小雪,上面写着她叫赵雪,24岁。身份证照片上的赵雪是短头发,面颊红扑扑的,地包天脸型,嘴还有点翘。

“你别看身份证照片,真人和身份证差太多,再加上她们平时都化妆,拿着身份证对比根本认不出来。”经理在一旁对我说。

“她来这上班多久了?”

“没多久,刚上过一天班,第二天就请假了,然后再没来。你看,员工证办好了还在我这没给她呢。”经理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员工证,上面是赵雪的照片,这张照片和身份证上真是千差万别,化过妆后根本不是一个人。

“这张照片我拿走了。”我把赵雪的员工证取过来,心里想幸亏有个员工证,不然用她身份证的照片根本和她现在的长相不一样。

初春的阳光就像在和你躲迷藏,上车的时候还能看到蓝天,等下车的时候就彻底黑了,两栋高楼之间露出来的最后一丝晚霞渐渐被黑云遮蔽。我拿着赵雪的照片看着黑暗彻底笼罩大地,亮起的路灯射在照片上,透过塑料膜的反射,赵雪的脸变得好像僵尸般的苍白。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黄哥来到看守所提审曾经带过赵雪的妈咪,想通过她了解失踪的赵雪。这个女人四十多岁,面容憔悴,精神萎靡,从进了提审室之后便一直低着头,看也不看我们。

“今天来问你一些事情,希望你能如实回答,你是不是曾经带过一个叫赵雪的女孩?”我举起赵雪的照片拿给妈咪看。

妈咪抬头看了一眼照片,反复打量我和黄哥,摇头晃脑想了能有三分钟,没说话,只是慢慢点了点头。

“赵雪现在失踪了,很可能出事了。”

妈咪听了这话面无表情,没有任何反应,好像她根本不认识赵雪一样。

“现在我们想知道,赵雪都和谁有联系,或者说,她在陪酒的时候,和谁比较熟。”

“不知道。”妈咪几乎没做思考,立刻脱口而出。

“她是不是你带过的人?”

妈咪沉默了能有一分钟,才缓缓点了点头。

“那她有没有熟客你能不知道吗?客人不都是你介绍的吗?”

“不知道。”妈咪连语速都和刚才一模一样。

“蒋晓玲,我们现在调查的是赵雪失踪的案件,你好好配合下,和你介绍卖淫的事没什么关系,你别有顾虑。”黄哥在一旁说道。

“我没介绍卖淫,那都是女孩自己和客人联系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好啦,好啦,没问你介绍卖淫的事,我们是来问赵雪的事,你把经常找她的熟客的情况和我们说一下。”

“我不知道。”

“X,蒋晓玲,赵雪人现在恐怕都被害死了,你他妈的还在这不知道,你有没有点良心,我们都说了这次不是追查你介绍卖淫的事!”

我急得一下子站起来,黄哥在一旁拉了拉我的衣服,示意我坐下,别激动。而妈咪蒋晓玲依旧是一脸平静,对于我说的赵雪遇害一点反应都没有。

蒋晓玲应该是以为我们在诈她,为了能套出她更多的关于介绍卖淫的犯罪事实。

一上午的讯问就在反反复复的我不知道和沉默中结束,妈咪没有提供出任何有关赵雪的信息,最有可能的一条侦破线索变成了最不可能成功的死胡同。从早上兴致满满到中午的垂头丧气,我的心情经历了巨大的落差。

我和黄哥从看守所往回走的时候又来电话了,通知我们直接去湾里,又出事了。

湾里是我们这比较偏僻的一个地方,有一座山,一条河在山脚拐个弯,所以叫湾里。现在山还在,河早已经填平了,山脚下那片地建成了住宅小区,山上也修建了徒步木栈道,成为了一个周末登山健身的地方。

我来到湾里小区的时候,门口停了一辆警车和一辆现场勘验车。案发现场在后山坡,是山半腰有一个凹进去的地方,在这里发现了一个人躺在地上,满头是血。现在人已经被送到医院了,目前是昏迷状态。

真是漏屋又逢连夜雨,赵雪失踪还没有头绪,这又来了一起案件。俗话说虱子多了不压身,这下案子排成排,着急也没用,眼前这两个全是毫无头绪,我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用黄哥的话说,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下午我和黄哥一起去了趟医院,透过玻璃,能看见被害人的头部包得跟木乃伊似的,只露出鼻子,嘴插着管子,连长什么样都看不出来。大夫说这个人目前生命体征还比较稳定,但什么时候能清醒就没准了。

等技术中队的人来采完DNA,我们一起离开了医院。

我拿出手机,打算给父母发条短信告诉他们我这周末加班,就不回家了。点开短信我才发现,屏幕上已发送给父母的十几条短信都是同一句话,“这周末得加班,我就不回家了。”

我又重新点击了发送,拉上羽绒服的拉链,匆匆消失在夜色中。

03

一大早我就得到情报技术队的消息,从赵雪的电话单中筛选出了四个可疑号码。

第一个可疑电话是赵雪最后的一个通话记录,在此之后赵雪没有接任何电话,这个通话持续了三分钟,和赵雪上一次的通话记录是在一个月前。

第二个电话是失踪当天拨打的电话,赵雪那天一共与这个电话联系了五次,每次通话都是几十秒,但是这个号码只是赵雪主动打给他,从来没有联系过赵雪。

第三个电话是赵雪这一个月联系最密切的,每天早上和凌晨都和赵雪有联系,很有可能是她的男朋友。

第四个电话很奇怪,在赵雪失踪前连续给她打了两个,但通话时间都是零秒,刚接就被挂掉了。

我打算从这四个最可疑的电话开始查。

我正打算和黄哥一起去移动公司查号码的机主信息,队里就接到通知,说湾里被害人的DNA比对出结果了,这个消息确实振奋人心,这样被害人的身份就能落实,接下来围绕他的身份慢慢排查,抓获凶手指日可待。

可是接到报告的时候我们心里一凉,原来通知错了,出来的结果不是DNA比对,而是指纹比对了,但是比对出的是一起盗窃案,显示被害人指纹曾经在被盗现场出现过,有重大犯罪嫌疑,而对于这个人的身份,信息上面写的是未知。

这下必须查清比对出的信息。

被盗的案件是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大队要求立刻去落实情况,这样黄哥必须带一组人内蒙古出差,失踪的案件就得我自己想办法了。好在我也不是孤身作战,队里还有一个警校刚毕业参警的新人。

第一个电话的机主是一名国企的科长。见到我们他很慌乱,经过询问我知道原来他是赵雪的老客。案发那天他要去KTV,于是给赵雪打电话想让赵雪陪他,但是在赵雪说有事。

原来只是一名嫖客,简单地教育了一下我们就走了。

第二个电话不是实名,连登记信息都没有,我试着用自己的手机拨过去,显示对方已经关机。

第三个号码也不是实名登记,没办法我只好再次用手机拨过去,不过接通了,对方接起电话后没说话,连一个喂的招呼都不打,电话另一头静悄悄地好像没人一样,只有手机上的通话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跳动。

“喂,你好,有人吗?”我首先说话。

“你找谁?”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赶忙随机应变回答。

“我想找小雪。”

“噢,小雪这几天不知道哪去了,别人行不行?”

他这一句回答让我顿时猜出了对方的身份,是一个招嫖的鸡头,从刚开始的不说话沉默,再到我说出小雪的名之后提出别人,对方肯定把我当做要找小雪的熟客了。

“也行,你安排一个吧。”我随便编了一句话想先稳住他,再找机会看看能不能和他见个面。

“你去老地方等着,我安排人过去。”

“等会,我现在在酒店,不想出去,你直接把人送酒店行不行。”

“……好吧,哪个酒店?”那边沉默了一会才回答。

“丽园酒店,301。”我看着马路对面的一个酒店说道。

挂了电话,我几乎是以飞奔的速度冲过马路跑进丽园酒店,亮出警官证让大堂经理和我一块去301房间把门打开。我走到301房间门口就听见里面的电话响,我急忙刷房卡推开门冲进屋内,看见响着铃声的电话座机在床头柜上。直接一个守门员救球的姿势朝床上扑过去,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

“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啊?”

电话那头的声音和我刚才拨打过去接电话的人一模一样。

“我刚才去厕所了。”

“好啦,好啦,我就是确认一下,你在房间里等着吧。”

挂上电话我才松了一口气。这个人果然打酒店的房间电话来确认我是不是真的在这里住,如果刚才没接到电话,他就会警觉。

04

我们在酒店附近开始布置,过了很长时间,一辆面包车停在酒店门前不远处,从车上下来一名浓妆艳抹的女人,这个女人直接走到酒店的电梯口等电梯,我们队一个人跟在她后面。这个女人上了三楼,然后按301门铃,直接被我们跟上去的人控制住。

与此同时我们在一楼也开始行动,我走到面包车驾驶位一把将车门拉开,大喊一声警察,开车的是一个男的,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就把他从车上拖了下来。同一时间,队里其他人将面包车的侧门一把拉开,冲上车去。

车子里有三个女的,一个个战战兢兢地看着我们。我将司机的手机拿出来一看,不出所料,开车的司机就是接我电话的人,他自称叫阿豪,是一个专业的鸡头,而车里的三个女的都是卖淫女。

我们把这一车人带回了单位,开始对鸡头阿豪进行审讯,阿豪说自己与小雪最近一次联系就是小雪失踪的那天,那天正是阿豪给小雪介绍客人,然后把小雪送到宾馆,收完钱后就离开了。

最近这几天阿豪也给小雪打过电话,但是一直关机。阿豪提供的这个消息太关键了,可是阿豪并不清楚他帮助介绍对象的信息,那是一个陌生电话。阿豪说他做这行经常有经别人介绍来找他,为了避讳他一般不多问,所以当电话里提出要找小雪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认识小雪的熟客,也没太在意。他把赵雪送到宾馆后,还是赵雪上去收的钱,然后交给他,阿豪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不过阿豪提出了一个重要线索,就是送小雪去的地方,留香宾馆。

这个宾馆在市内一所大学附近,建得很早,里面设施陈旧,价格定位却很高,去住的人很少。唯一的好处是宾馆比较正规,所有入住的都需要登记。

阿豪告诉我们当时让小雪去的是404房间,他也打电话确认了,404房间的人就是给他打电话的人。

我让前台服务员把当时404房间住客的身份证信息拿出来,是一个一代身份证,很模糊,叫王明,经过复印机复印,脸上全是黑的,根本看不清长相。

通过调取监控我们找到了这个人,他穿着一件皮夹克和牛仔裤,头发挺长,监控里显示来到前台登记,服务员递给他一张房卡,可是他没接,服务员把房卡收回去,过了会又递出来一张,这名男子接到房卡后便离开大堂转进电梯间,再就看不到了。

“服务员,你刚开始给他那张房卡他怎么没拿?”

“我开始给他拿的是二楼的房卡,他非要住四楼的,所以又给他换了一间。”

“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四楼一般没人住,平时也不打扫,他非要去四楼住。”

我感觉这里有问题,这个男人特意挑选的房间就是为了能远离宾馆住宿的人群,那么很可能他就是要在房间里做什么事情怕被别人发现,难道他能在宾馆房间里对赵雪下手?我急忙让服务员拿着404房间的门卡和我们一起上楼。

推开404房间的门,我看到里面已经被打扫过了,床面铺的平平的没有褶皱,洗漱台上也没有水迹,毛巾都叠成了方块状摆在洗手间里。

“你这厕所味怎么这么大?”

黄哥问,我有些鼻炎,春秋的时候尤其严重,听他这么一说我特意地吸了一口气,确实屋子里有股怪怪的味道。

“四楼的房间没人住,加上是背阴面,可能有点潮。”

服务员也闻到了味,走到窗户边把窗打开。我跟在服务员身后也走进了屋子,这一瞬间我俩同时发现情况不对劲,这股味道刚吸入鼻子感觉有些酸,还带点厕所的臭臭的感觉,可是我走进屋子之后,气味发生了变化,这可不是厕所下水道溢出来的味道,而是酸溜溜的东西发酵的味道,整个屋子都被这股怪异的气味充满,我和黄哥相互看了一眼,这股味道我们俩都很熟悉。

这个房间只有十几平,一个电视柜,上面放着电视,一张双人床,两个床头柜,一个写字桌和椅子,再没有其他东西了。我和黄哥把床板子掀起来。

床板下面有一个人,已经开始肿胀,双手和双脚被反绑着,蜷成一团,身上全是胶带,把她捆得像粽子一样,脖子上还有一小段绳子,看样子是被勒死的。

“服务员,你把打扫卫生的……咦?服务员?人呢?”

我回头一看,服务员已经在墙角缩成一团,闭着眼浑身发抖。

05

经过对衣物的核实,死者正是赵雪,这下案件的线索清晰起来,那个穿皮夹克和牛仔裤的长发男有重大嫌疑。

赵雪的尸体找到了,这时传来一个更令人震惊的消息,在湾里山上被打昏的被害人身份查出端倪了,他的DNA出现在内蒙古的一起入室盗窃案里,身份是嫌疑人,而入室盗窃案的被害人就叫王明,身份证号码与赵雪被害案开房使用的身份证一样。

黄哥带人连夜赶往内蒙古,而我则是去技术室找仍然在医院昏迷的人的现场物品,果然,在技术室里我找到了牛仔裤,但是没发现皮夹克。技术中队出现场的人告诉我,这个人在现场没有外衣,而牛仔裤与赵雪被害的监控里面那人穿的是同一款。

第二天中午,黄哥打来电话,告诉我他找到了王明,当时王明家里被盗,身份证也一齐丢失了,王明本人一直在内蒙古,从来没去过我们市。几乎同时,技术中队通过比对,在被害人赵雪身上发现了医院躺着的那个男人的DNA。

现在几乎可以确定医院躺着的人肯定与赵雪被害案有直接关系,我又来到医院,委托医生将他头上的纱布揭开,想让宾馆的前台来辨认下案发当天是不是他来开房。结果打开纱布后我吓了一跳,这个人的头上有一个大坑,在缝的时候把他侧脸的面皮都拉到头上去了,现在这个人脸上的面皮都变形了,别说是让宾馆服务员来辨认,我估计就算让他亲妈来都认不出来。

案件到现在已经峰回路转,虽然还有很多没弄清楚的地方,但是好歹有个交待,我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看了下时间到点下班了,我收拾了下东西就回家去了。临走前我看到单位还剩一个人,谭小胖,是刚毕业分配到这的。

“还不走啊?”我问。

“刘哥,我再看会监控。”小谭坐在电脑前,看从宾馆拷贝回来的录像。

“那我先走了,记得锁门。”

“好。”

晚上八点半,我洗完澡躺在床上,小胖来电话了,电话那头声音颇为兴奋。

“刘哥,我发现新情况了!”

说实话我躺在床上实在不想起来,但是想到一个刚毕业,对着这份工作充满热情的新人,和我刚工作的时候一样,我仿佛看到年轻时的自己,想到这我重新从床上下来。

“你还在单位吗?好,你别走,等着我,我马上过去。”

宾馆监控拷贝的视频文件只能以二倍速播放,再快的话就变成图片了,谭小胖从下午一直坐在这六个小时,把案发一整天的监控看了一遍。

看到我来了,他兴奋地拿出一张纸,上面记的都是“红衣服背包,四点十分进,第二天走”、“蓝色外套头发有点长,七点进,第二天出”他把视频里出现的所有人都记录下来。这时他手指着纸上标注的一个重点符号,上写着“四名男子,晚上九点十分进,再没出现。”

点开视频播放,时间段已经调好,视频中出现了四名男子走进宾馆大堂,但是没去前台,既没做登记也没取房卡,而是径直地走进了电梯间。

“刘哥,我今天打电话又让留香宾馆的前台服务员查了一下,案发那天他们没有四名一同登记住宿的客人,这几个人都没登记。我一直看到第二天上午的监控,凡是在监控里出现的人我都找到了,唯独这四个人没在监控里出现,这里肯定有问题。”

“能不能查到他们进宾馆后去哪了?”

“不行,宾馆只有前台的监控好用,楼道里的全不好用,连他们去几楼都不知道。”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当时去404房间的时候我发现旁边有一个安全通道。拿起电话打给留香宾馆,前台服务员告诉我安全通道都是关着呢,我让她去四楼看一看,不一会她回来告诉我安全通道不知道被谁打开了,门锁被弄坏了。

一夜无眠,我知道这是一个重大的线索,案件的谜团正在被慢慢地揭开。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与谭小胖一起前往留香宾馆,在将附近的监控查看一圈后,终于发现了那四个人的身影。第二天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四个人一起从快餐店的门口经过。

我们顺藤摸瓜,沿着监控一路查找过去,最后发现他们四个人来到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小旅社。

小旅社开在火车站道对面的街里,是一个老式楼改建的,大门就是普通临街住户那种,里面地方也不大,一共十几个房间,每个房间小到人在里面只能勉强转身,躺在床上抬脚就能关电视机。

旅社老板告诉我们,他对这四个人有印象,因为他这里有一个大屋,是个三人间,有三张床,这四个人要求在这个屋子里加一张床,他们四个人住一个屋子,为了这张床老板还多收了三十块钱床费。旅社老板说他们一共在这住了三天,当天还来了一个人找他们。我拿出宾馆的监控视频照片,指着404的客人向旅社老板求证,老板看了看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虽然照片有点模糊,但皮夹克和牛仔裤很显眼。

事实就在眼前,这四个人肯定参与了作案,旅店老板还告诉我们,穿皮夹克和牛仔裤的人来找他们,五个人一起出去,过了很久后是四个人回来,然后就去火车站买票离开了。

06

我们在火车站的监控视频里发现了这几个人,但是四个人却变成了五个人,和旅店老板说的人数不一样。而且多出来的那个人明显和穿皮夹克牛仔裤不是一个人。这是怎么回事?虽然罪犯在作案后可能做一些伪装,但是总不能把体型都换了吧。

正在我们琢磨的时候,旅社的老板给我打电话。

“刘警官,刘警官,我这有情况要报告。”

“什么情况?”

“当时他们没登记,我怕出事,就留了其中一个人的电话,是手机号码。”

“你怎么不早说?”

“当时害怕,把这件事忘了,刚想起来。”

我急忙回到单位,对手机号码的机主进行核查,结果显示,马林,内蒙古人,33岁。我们马不停蹄赶去移动公司对手机号码的漫游情况进行分析,该号码在我们市待了七天,和案发时间段吻合,目前漫游到了湖北。

第二天我们就坐上了去湖北的火车,一行十三人,都是精兵强将,这次去只有一个目的,将马林抓获。

有了身份信息接下来的工作就好办了,武汉的警方也很配合我们工作,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查出马林在武汉有住宿登记。这些人在我们城市住宿特意不登记,而到了武汉却没避讳,说明他们没打算在武汉作案。事实和我们预料的一样,他们打算先来玩几天。

我们在宾馆的楼下进行守候,晚上他们五个人打车返回宾馆,走进宾馆的大堂时我们开始抓捕,对方有一个胖子极其警觉,在我们动手的一瞬间推开旋转门往外跑,我和其他同事在后面紧紧地追。

不过我们已经设下天罗地网,胖子没跑多远就被在外围蹲守的警察抓获。

07

五个人的审讯持续了一天一夜,我们也终于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是一个四人团伙,胖子是主犯,也是这个团伙核心,胖子和另外三个人不但是老乡,还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四个人在内蒙古认识了一个没有户口的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在户籍上不存在的人。胖子这时想出一个主意,他们带着这个没有户口的人一起去盗窃,然后故意留下这个人的指纹。

他们一共盗窃了三起,这群人很谨慎,作案前都踩好点摸好路线算好时间,然后一齐进屋,进去后趁黑户不注意,其他四个人都戴上手套,这样现场只留下了那个黑户的指纹。

之后胖子按照计划打算做大买卖,决定开始抢劫,目标就是卖淫女,他们来到我们这,物色了一个适合作案的宾馆,让黑户用盗窃来的身份证开房,等小姐先进屋后,他们四个人随后进去。

他们先把赵雪绑起来,问她银行卡密码,在确定密码正确后再把赵雪勒死,之后他们从安全通道离开。

医院里躺着的正是黑户,也就是和他们一起作案的皮夹克。抢劫杀人成功后胖子决定施行下一步计划,他们把黑户骗到山上,用石头猛击他的头部,这四个人以为已经将他杀死了,没想到只是昏迷不醒。

四个人在火车站物色了一个人选,他们打算故技重施,让这个人加入他们的团伙,先干几起盗窃,得到一点好处,然后再如法炮制,做一起抢劫杀人,把案件最后扣在新来的那个人身上,在像对待黑户一样把他杀死。所以他们走的时候还是五个人,只不过第五个人是新来的。

来源:故事研究室 WeChat ID:gushiyanjiush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陪酒女死亡前,曾接到四通神秘电话|虚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