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买通了洗浴中心的总经理,让他配合我偷部手机

阿鬼之前在深圳华强北有家监控器材铺,在店里认识了侦探老K。两人合力一起拆了个隐蔽的窃听器,这是“商业工兵”二人组的第一次合作。点击:遭遇商业间谍,朋友送来的礼物里装了窃听器,可以回顾上期故事。

继上次合作,很快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阿鬼店铺的生意依旧不好不坏。

趁这段时间,阿鬼上网好好琢磨了一下和“窃听”有关的新闻,随着电子设备越来越先进,器材也越做越“迷你”,有关“窃听”引发的新闻和故事简直铺天盖地,阿鬼也感觉这项业务有赚头,私下格外期待老K能再来找他合作。

机会很快就来了。

下午我收到老K的短信,约我在附近一家茶餐厅碰面。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关起店铺,背着包来到这家茶餐厅。

这是在华富路上一家餐厅,主营的是肠粉,味道很不错,是附近园区上班族解决午餐的首选,不过平时下午人不是很多。

店铺不大,我进去的时候,几乎没什么人,除了靠窗的位置有对小情侣在那你浓我浓喝着杯奶茶,只有面朝店铺玻璃门的斜角卡座上有位微微秃顶的中年阿伯,他穿着老头衫,拖沓双当地最常见夹角塑料拖鞋,鼻梁上耷拉着副老花眼镜,戴着一副耳机,捧着一份当天的《深圳特区报》,面前还有两份没有吃完的蛋挞和一杯热茶。那是老K,一个看上去和本地阿伯没什么区别的老头。

我好奇地坐下,老K四下张望,似乎格外留意远处的那对小情侣,从耳朵上摘下一个米色的耳机递给我,指了指那对小情侣,暗示我留意。

我接过耳机就塞进了自己的耳朵里,我有些好笑,也有些糊涂,不明白这个老K搞什么鬼?要我偷听人家情侣聊天?而且他又怎么偷听的呢,我们这桌距离那对小情侣起码有十多米,他们俩又是小声地窃窃私语,可我戴上耳机,听到这对小情侣的对话清晰就如他们在身边对话一般。

我摘下耳机,一脸茫然。老K不动声色地将自己面前吃了一半的蛋挞转了个面推向我,我这才注意到蛋挞里竟然有个黑色的球形拾音器。

这个小东西,我在网上看过,华强北也有人在偷偷卖。这是款国外生产的远距离监听设备,简单说就是个无线话筒,但是灵敏度要好于普通的麦克风,接受指向性也比普通麦克风好,接收距离也远远高于普通麦克风,可达几十乃至上百米范围,只是为了保证接收效果,一般必须在拾音头上加装聚音罩,好抑制其他方向上的杂音干扰。不过,老K因为所监听的对象不过才十多米,周围也没什么干扰源,可以直接用拾音探头监听,俗称“小龟头”。

老K找我来,难道就是为了偷听一对情侣聊天?听着听着,我逐渐听出点端倪:这对小情侣似乎不是在说什么甜言蜜语,男孩一个劲在安慰女孩,让她不要怕,好像说再熬一段时间就可以带着女孩远走高飞,女孩则不断表示自己“很害怕”、“希望停手”之类的话,我明白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那对小情侣似乎意识到有人在关注他们,很快男孩就买单,拉着女孩匆匆离去。我以为老K会起身跟随,抓起自己包,想跟着一起出去,却被老K给拦住。

“干嘛?”老K明知故问。

“跟着去啊,你不是在监听他们的谈话么?”我不解。

“没事,今天听到的这些信息就够了。”老K笑嘻嘻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连着监听话筒的录音机。

原来,这对情侣中的女孩在园区一家大型机械销售公司做老总的助理,深受信任。最近,公司在与客户谈判过程中,竞争对手每次都会比他们的报价低一点,好像对方对他们的价格总是提前获悉。公司怀疑可能有内鬼,但是没什么证据,于是通过介绍找到老K进行私下调查。

老K不负众望,很快就查到女孩的男朋友,他虽然无业,但是经常有大笔资金进账,可调查发现他既不炒股,也不做什么理财……更奇怪的是,这些钱款入账的时间大多是在机械公司招投标期间,这就引起了老K的怀疑。

老K顺藤摸瓜,很快就查到两人的小计俩。女孩是公司招标的主理人,男孩自作聪明,充当了竞争公司的“包打听”,通过女孩将相关公司报价信息泄露给对方,从中赚取一笔不菲的信息费。

老K需要做的是确认这个信息的可靠性。

我刚听到的正是女孩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很害怕,希望就此收手,但是男孩不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苦劝女友坚持下去。

虽然我觉得这个女孩有点傻,但毕竟是他人的事情,我也不想再多问。老K把监听到的录音提交给那家机械公司后,等待女孩的恐怕就是牢狱之灾。

我问老K是不是有新的任务交给我,老K依然不慌不忙地笑着问我,对这行是不是有点兴趣了?我当时很轻巧地回答他,只要能多赚钱,也是帮人消灾,是做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不料我这话让老K沉默了许久,他才开口:“做我们这行,有时,你认为自己在做对的事情,其实对或者不对,谁都说不清楚。”

这句话的含义,我后来才明白。

★★★

老K交给我一个新的任务,一家国有贸易公司分管销售的老何,他在公司有个竞争对手,是另一个组的销售经理,老丁。

让老何不安的是,每次他这个组一开完会,老丁那组就知道了他们的销售策略,这让老何又惊又怕。也曾考虑过是不是手下人泄密,但是试探过几次,许多老何还没来得及公布的信息,对方居然也能知晓,这就不是原先想得那么简单了。

老何托中间人找到了老K,希望能找出问题所在。

两人碰面后,仔细核实了一些细节,老K断定老何被监听了。老K曾带着设备前前后后在老何的办公室、家里,甚至车里检查过很多次,也没发现可疑之处。

这下最可疑的就只剩一个——老何公司配的某国产品牌的工作手机,按照公司要求,这台手机必须时刻不离身,也不得关机。

让老K哭笑不得的是,他询问了老何一些手机可能被监听的细节,如手机话费激增,经常容易没电,是不是通话时候经常有回声……老何说这些问题,这台国产手机一直都有,而且似乎公司每个人都有类似情况。

老K关闭了老何手机的全部功能,用自己随身的“狗鼻子”(无线频率侦测仪)对老何手机进行了扫描。在手机功能关闭状况下,“狗鼻子”依然提示手机有很强的信号活动,老K断定这个手机被人动了手脚,被监听了,而对方很有可能就是老何的竞争对手,老丁。

老K让老何先不要声张,机密事情不要再用工作手机说,也不要把手机带在身上。下一步就是想办法弄到对方的手机查验一下。因为这类手机窃听,最有效的办法的就是向对方手机里植入窃听软件,然后通过另一部手机随时监听。

但是,想拿到老丁手机并不容易,对方非常警惕,手机不离身,也不能将他的手机偷走,那样很容易打草惊蛇。

老K找我就是希望能和我商量出一条既不让老丁察觉,又能获取到老丁手机的办法,我们在那里苦思冥想很久,也没想出一条两全其美的计策。

就在我们有些束手无策时,忽然听见隔壁有客人在哇啦哇啦打电话,似乎是在约客户吃饭按摩,我和老K相视一笑,顿时有了主意。

★★★

一番商量后,我们决定让老何找机会请客户吃饭洗澡,想办法把老丁一起捎上。因为他们俩都是负责销售的,只要有个合适理由,老丁就必须作陪且不能推辞,等他们下池子泡澡,就是我们动手的时候。

老何欣然采纳我俩的计划,他找机会邀请到了辖区负责税务方面的领导,然后拖着老丁作陪,因为是重要的工作关系,老丁推辞不得,推杯换盏后,他们非常自然地就来到一处酒店浴场,按摩洗浴。

要将手机离身,老丁有些不情愿,但毕竟是泡澡,总不能揣着手机进去,只好跟着大家将衣服和手机寄存在了更衣柜中。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负责这个区域的服务经理早就被老K买通,他们都有把万能感应钥匙,可以随意打开任何一组更衣柜。

就在我听到老丁的更衣柜“滴”地一声,兴冲冲地想打开柜门时,老K忽然拦住我,让我先别动手,仔细观察下。我恍然大悟,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功能,顺着衣柜上上下下仔细检查起来,果然不出所料,老丁的更衣柜缝隙里不经意插着几根细细长长的灰白头发,正是老丁头发的颜色,如果不细致看,根本不会发现。我顿时佩服老K的细心,也咒骂了一顿老丁的“鸡贼”。

我轻轻将头发收集到老K递过来的一枚封口袋,然后又细细查看了一番,才让经理打开柜门,取出了老丁的手机。

我将老丁的手机接入提前备好的电脑,打开一个搜索程序,果然发现在他的手机里储存了很多未知的录音文件,随机播放一个,听得出并不是打电话,而是日常的说话场景,里面都是老何的声音,很明显对方完全监听了老何的日常生活,这也难怪老丁对老何的言行了如指掌。

这个软件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只要老何将工作手机接入到自己的电脑,就等于给对方打开了“后门”,对方可以通过程序神不知鬼不觉地直接盗取电脑里的WORD文件和EXCELL文件。这简直太可怕了。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掌握证据,再将这些文件全部删除掉。我拍下视频,将这些资料都备份了一份,利用一个反木马程序侵入老丁手机,将他手机里的窃听软件破坏,然后再将手机悄悄放了回去,关上柜门的时候,还没忘记将之前的几根花白头发悄悄放回原位。

★★★

老K将这些资料交给老何后,老何无比震惊。在老K的建议下,老何找了律师,研究一番后,决定去找大老板和老丁当面摊牌。

面对确凿证据,老丁只好供认不讳,承认自己收买了老何的一个手下,利用日常工作机会,在老何手机置入了某款“手机卧底”软件。

大老板知晓后,非常吃惊愤怒,狠狠怒斥老丁一番后,让其写下保证书,保证之后不再进行这样卑劣的行径。

有意思的是,大老板迅速开除了老丁收买的员工。好言抚慰老何一番后,又给他涨了工资,此事就不了了之。

私下,大老板悄悄让老何介绍老K认识,这又引发了另一段故事。

★★★

老K后来再找我,我想起了之前的那对小情侣,随口问起情况。老K情绪有些复杂,机械公司老总知晓女孩是“内鬼”后,不动声色,将计就计,故意在随后的几次报价里做了手脚,导致竞争公司数次报价失误,白白损失了几百万。对方迁怒于男生,派人将男生毒打一顿,至今卧床不起。而女孩也很快被老总开除,并被公司起诉到法院,面临牢狱之灾。

最让老K事后唏嘘的是:女孩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报恩。她是单亲家庭,母亲早逝。几年前,女孩来深圳不久,家里父亲重病。为了不耽误女孩的前程,男孩就辞了工作全心伺候女孩的父亲直至去世,这才来到深圳打工。但是男孩缺乏必要的技能,又一心希望出人头地不输于女孩,才动起了歪脑筋。

那一瞬间,我突然想起老K之前和我说过的那句话,“做我们这行,有时,你认为自己在做对的事情,其实对或者不对,谁都说不清楚。”

当然,我并不同情这些企图利用非法手段获取不义之财的人,很多时候,因为贪婪,人们往往会在获取了某些意外资源后就忘乎所以,最终也让自己沦落到无法挽回的境地。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仅用作说明,与内容无关。

来源:故事研究室 WeChat ID:gushiyanjiush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买通了洗浴中心的总经理,让他配合我偷部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