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商业间谍,朋友送来的礼物里装了窃听器

我叫阿鬼,十多年前在深圳华强北开了一家监控器材铺。这地方类似我这个店铺多如牛毛,当年庄文强拍《窃听风云》系列,电影里的道具还是从我们这里购买的。

不过这几年,由于淘宝的冲击,店铺的生意越来越惨淡,好几次我都打算关门重新找个工作上班去。直到有一天,我碰到了个来买器材的老先生,暂时叫他老K吧,我被他带入了一个自己完全不知道的世界,也开始了一项新的业务——“商业工兵”。

认识老K,纯属偶然。那天店里来了个家伙,拿着套器材,口口声声说之前从我这里买的是假货,要退货。

这家伙是本地人,说之前从我这里买过一套迷你监控视频,自称家里防盗用,但是安装使用后,发现成像质量不好,看不清楚人影,叫嚷着我卖他的是假货。

我不想他影响生意,接过他手里的摄像头看了看底部的标签,确实是我自己店铺的产品。我仔细查看了摄像头罩,惊讶发现里面的整个镜头都被一层厚厚的水汽给模糊花了,我用镜头布擦拭了下,发现没什么效果,镜头是给某种热的雾气弄花了,就像人的眼睛长了一层“白内障”。

我很纳闷,一般摄像头户外使用时候,由于品质和气候问题,雾气导致镜头模糊很正常,但这大部分都是发生在北方,像深圳这种南方城市和气候,绝少会出现类似情况。这是怎么回事?我一时也困惑不已。

我好奇地询问他安装这个摄像头的位置,他支支吾吾地说就在家里。我很纳闷:普通人安装监控探头在家里,多是走廊或者客厅,多数是防止小偷和家里小孩出意外,可这么重的雾气,南方城市里如果不是长时间的水汽浸染,本不至于让镜头花得如此严重,那推测下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安装位置是个水蒸气很重的地方……

想到这,我故意岔开话题,和他聊点别的,忽然我冷不丁问他:“老板,你有几间出租房啊?”他有些得意随口回答道:“两间,都在南山区。”他话一出口,似乎意识到什么,紧张地盯着我。

我顿时明白了,冷冷地将手里的摄像头丢到他怀里,没好气地说:“偷看一些不该看的,你不怕眼睛瞎掉?要不你把监控的视频带来我帮你分析下看看?”这家伙有些心虚,知道我发现了他的秘密,有气无力扯着脖子嘟囔了几句,揣着摄像头就灰溜溜走了。

当时老K正在隔壁店铺选器材,见此情形,主动和我搭讪,询问情况。我也没太在意,心里还有些窝火,索性就告诉他:这家伙不是个好东西!南山区是深圳著名的大学区,有很多女大学生和毕业生租住当地人私房。他说在南山区有两套房子,必定是将房子出租给了哪位女孩,然后将其中某间的洗浴室安装了这个监视探头,因为时间久了,洗浴室里的水蒸气将暗藏的摄像头的镜头弄花了,所以拍出来的视频就不清楚。这家伙想浑水摸鱼,来我们这里讨便宜。

“妈的,贱骨头!”我恨恨地骂道,心里深深叹了口气。很多时候,监控设备原本是设计出来保卫人们的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的,可就是有这么多别有用心的人,将好好的东西不用在正途,不但窃取了别人的隐私,也触犯了法律,我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揪出这些藏在阴暗角度里的卑鄙家伙。

老K听完我的分析,又追问了很多有关监控器材的问题。我早年学的就是无线电,对监控器材和一些设备非常熟悉,也很爱和专业人士交流,见他问得专业,我也毫不谦虚和他卖弄起来。

等看热闹的人逐渐散去,老K漫不经心地问我店铺生意如何,我也没多想,一边整理店铺,一边和他诉苦。

他似乎早有预料,悄悄问我愿不愿意跟着他做点别的“装修”业务,我起初以为又是什么家庭布线、公司网络设计之类活,很开心地就答应了。

他和我约好,第二天上午,他在商场外等我,有一单“业务”需要我出活,报酬反正比我平时出活要高。

我不假思索就答应了,连续好几天店铺都没开张了,再这样下去,连店租都快交不起了。

第二天,我带着工具包坐上了老K开来的一部别克,车子估计也有点年数了,看着有些破旧,车的后座搁着一个类似摄影包的大包,也不知道都装了点什么东西。

路上我问他什么业务,他笑着不说话。

车载着我们穿过华富路,经皇岗路就到了会展中心,这里有很多大公司的办事机构,老K将车停到了一处大厦的地下车库,让我下车跟着他带来到一处大厦专用电梯旁。这个电梯比较特殊,所停靠的楼层必须有专用的员工证刷下,电梯才能停留和开关,老K显然很熟悉这里,揿下了“访客”呼叫器,和客户公司取得联系和许可,车库的电梯这才缓缓打开,将我们载往了这栋大厦的 22 层。

整个22层都是一家公司,迎宾的门口形象墙上刻着“HR集团深圳分公司”的企业名称。这是家央企,我之前听说过,在境外都有相当的影响力,没想到和老K合作的第一单业务就是给这家企业服务。

不多时,漂亮的秘书小姐已经迎在了门口,见我们进来,简单问询了几句,便领着我们穿过长长的回廊,往公司内部走去。

秘书将我们领到走廊尽头一处紧密着大门的房间门口,嘱咐我们退后等下,然后上前,轻轻敲了敲门。

等里面传来一声低声的“请进”后,这才推门进去报告我们的到来。

很快,漂亮的前台小姐微笑着请我们进去,然后很快泡好茶,就退了出去。

走进办公室,我觉得这间屋子实在大得离谱,感觉有小半个篮球场那么大。不过办公室里东西不算多,宽大的办公桌上排列有序地放着显示器、打印机、电话、笔筒以及一叠文件资料;高大的老板椅后,是幅书法作品,不出所料写着“难得糊涂”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椅子的右侧放着两面交织的国旗和党旗;靠墙的是整面墙的书橱,里面塞满了各类文史经济类的书籍,书架上还摆放着一些主人和各类名人的合影,以及真真假假的各类奖杯和奖牌;书橱的对面则是一组三人和单人的真皮组合沙发;沙发旁边是台深褐色的高档饮水机,看着就不便宜。

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艰难地从办公桌后面起身迎接我们,他冲着老K愉快地点了点头,笑着说:“你还真来了?这是你的助手?”

我听着有些疑问,瞥了眼老K,却见他竖起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个不要出声的动作。男子顿时收敛起笑容,有些紧张地看着我们。

老K径直走到男子桌前,从笔筒摸起纸笔,写下了一行字:从现在起,都不要多说话,一切听我安排,有什么话,写在纸上。

我和男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老K满意地笑了笑,从自己包里掏出一台步话机大小的无线电信号监测仪,这个仪器我在电子商城里见过,上面其实就是一个无线频率监测屏加个信号捕捉器,一般都是用来监测不明无线电信号侧向和定位用的。但是我不明白老K在这家企业里掏出这玩意想干嘛?

这无线电信号监测仪俗称“狗鼻子”,一般都是一些私家侦探或者做技术侦查的专业人士购买,无非都是找监听或者窃听仪器用。

我顿时明白了老K说的“业务”是什么了,这个老头原来是要帮主人找出隐藏在办公室里的窃听器!

可是我没做过这个业务啊,以前也只是听说过,为什么会拉上我?估计他是想拉我做助手,充充门面吧,我想。

我当时还是个菜鸟,虽然听过自己这个行业有人在从事类似业务,但还真从没见识过,这回有机会来亲自体验,实在是个难得机会。于是我一下来了兴趣,非常好奇老K 怎么把这个窃听器给找出来。

老K将“狗鼻子”打开,递给我,用眼神悄悄问我:会用么?

我接过“狗鼻子”,踌躇了一会,这玩意确实没用过,不过基本原理我倒是清楚。通常监听器其实就是一个声音捕捉器和发射频头,监听器里的发射机咪头将声音转换为音频电信号,经过内部电路的处理后,再将包含音频信息的无线电波发射到周围的空间,由远处的接收机来进行接收信号,所以无线电信号监测仪其实就是监测空间内有无可疑的无线电波,并定位其位置。

我知道一般民用的无线频率多是在50HZ,房间内只要有超过这个频率的无线信号都属于可疑信号。

于是,我点点头,让男子悄悄将房间里所有能关闭的信号源暂时都关闭掉,老K 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端着“狗鼻子”在房间里绕来绕去。

此时,接下来的检测原理也很简单,就是看手里这个“狗鼻子”是否会有高强度的无线信号源提示和报警。

果然,虽说男子确认将房间里的遥控器、打印机等电器都关闭了电源,甚至遥控器里的电池也被拆下,但是“狗鼻子”依旧提示此房间有不明若隐若现的无线频率出现!

问题出现在哪呢?我吃不准,因为这个“狗鼻子”只能找出有信号源,靠近信号源,频率指针就闪动厉害,但并不能直接指向可疑的信号源位置,只能人工排查。

我当时对怎么排查可疑监听器安装位置并不在行,无从下手,单是从仪器反应来看,可疑信号源应该是沙发位置,难道真的有什么窃听器被偷偷放在了沙发里?我捏着仪器,望着那组真皮沙发有些犹豫。

老K盯着沙发若有所思,就连房间的主人也脸色一变,发现了问题,有些紧张地指着沙发,用眼神问我:这组沙发有问题?

我不敢肯定,迟疑地望着老K,他接过我手里的“狗鼻子”,自己转悠了一圈,果然又回到了沙发旁边。

男子明白过来,按耐不住愤怒,从桌上摸起一把美工刀就要将沙发“开膛破肚”,却忽然被老K拦住。

老K让我将沙发从靠墙位置挪动出来,他慢慢蹲下,前后仔细检查了下沙发表面,似乎有些怀疑,起身,端着“狗鼻子”再次环视四周。

忽然,老K的目光注视到沙发旁已经关闭了电源的高档饮水器,指了指这个饮水器。男子急忙写下:这个是半年多前,一个朋友送的,日本货,说是可以净化水质,还有好多功能都不会用。

老K接过纸笔:什么样朋友?买来就在这里?一直通着电在用?

男子回复:是我生意上的一个伙伴,合作过很多年了,送来就用上了,也没觉得这净化水和平时喝的水有啥不一样。

老K让我把饮水器上面的桶装水挪下来,然后他从工具包掏出一套工具,小心地拆开饮水器的后盖,不愧是日本货,做工精细,内部线路主板做工非常精致专业。老K先摸到机器电源线的位置,然后顺着电源线找到了机器的电源盒,然后他嘴叼着一只“口红电筒”仔细地在机器里找寻着什么。

现场一片寂静,我和男子都傻傻地看着老K,不知道这家伙到底会发现什么。

大约十分钟后,只听“啪”的一声,老K似乎从饮水器的内部扯下来个什么物件,然后丢进了之前给我们泡好茶的茶杯里。

“好了!”老K捏着从茶杯里拆除的还在滴水的窃听器,轻松地笑了。

男子紧张地指了指自己嘴,老K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了,现在可以放心说话了,你这里我刚检查过了,就这一个!”

他告诉我们,这个“小家伙”是一家军工企业的产品,一款迷你型的无线窃听器,大约火柴盒大小,其尾部带有一根0.5米长细软拖线作为发射天线,窃听器是由袖珍窃听器、调频接收机两大部分组成,相当于一个微大内的声音接收转换为音频信号,经放大后,再通过倍频放大,将调制后的超高频信号由发射天线向空间传递……而这个窃听器加装了一组高频发射头,可以让监听的人在很远的地方都能监听到信号。

男子此时面色有些难看,他表情阴郁地盯着这个窃听器,似乎在琢磨着什么。过了会,有些难以置信地问:“你说,这玩意可能是我那朋友安装的?”

老K不置可否,斟酌着说:“也未必,他或许只是个经手人,什么都不知道也可能的……你们这个行业秘密那么多,社会关系复杂,什么样的人都会有。”

此刻,房间里空气有些尴尬。

男子接过湿漉漉的窃听器放在自己手里,翻来覆去地看,神色凝重。我和老K 互相对视了一眼,静静候在一边。

过了好一会,男子似乎醒过神,勉强笑着说:“哎呀,真的抱歉,你看,本来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你这里真的还……实在是要好好谢谢你啊!不过,后面我还有个重要的会,就不留你们吃饭了,你放心,规矩我懂,回头我会把钱转你账户,有事我们再联系。”

老K也跟着客套了几句,收拾好自己东西,带着我走出了男子的办公室。我出门前,悄悄回身,看见那个男子依旧盯着那窃听器发呆。

回到车里,老K递给我一根烟,又自己点上根,长长叹了口气。

我有些忍不住,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老K告诉我,这个男子也是个生意朋友,某次偶然知道老K专门帮人查找监听设备,半开玩笑地邀请老K也来他公司帮忙看看,老K就答应了。

我又问老K怎么就断定窃听器在饮水器里,不是沙发?

老K笑着告诉我,凡事都要动脑子!这些安装窃听器的人肯定是希望能长期偷听到什么信息,但是电子物品首先要有供电,虽然有些窃听器也自带电池,但是如果一直使用,耗电极大。那个沙发并没有连接什么电源,长期窃听肯定不合适;而且这个公司,里面的家具一般都是装修好就直接配置的,进去时也看到了,一般人很难有机会进入到那男子办公室,还要支开秘书,再想办法安装窃听器进去,危险系数和供电都是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中途送个什么实用的物品给对方,等对方使用上,就随时可以监听了。

而这台饮水器最为可疑的原因:一来它是外人送的,二来机器又正好随时通着电源,不存在断电问题,更重要的是我们几次检测无线电信号都发现信号源就在沙发和饮水器附近,这样判断下来,自然饮水器最值得怀疑了。

我听了心服口服,看来,这样的业务不光靠的是专业技术,也考验人的观察力,分析能力,我和老K还真的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

我又多嘴问道:“那么这个窃听器真的会是他的什么朋友安装的吗?不是生意合作伙伴么?为什么还要搞这些动作?”

老K将烟掐灭丢到了车窗外,一边启动车,一边说:“自古商场如战场,合作伙伴转眼也会成为竞争对手,不是有那什么话么,‘没有什么永恒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究竟为什么装,我不想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对我们来说,只要帮人家解决问题就行了,很多事情知道越少越好。”

我还有个疑问,问他为什么会找到我来合作?

老K半真半假地说,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以后要想办法避一避,但是他希望培养个接班人,必要时候可能会帮上他的忙。选上我,是因为之前我在店铺怒斥那个龌龊的偷拍者,说的话有理有节有据,感觉我是“可造就之才”。

我知道他这话不能全信,也懒得再深想。这个业务在当时的我看来,充满挑战和刺激,自己很愿意试试。特别是事后,老K居然给了我一笔钱,足够我交半年的店租了,我也头一次意识到原来做这个“活”这么赚钱,开始期待老K下次找我,心里对老K的背景更充满了疑惑和好奇。

来源:故事研究室 WeChat ID:gushiyanjiush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遭遇商业间谍,朋友送来的礼物里装了窃听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