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刀捅的一刹那

作者::damianlion

大四那年,在南京大街上遇见小偷偷包,我喊了一声,然后被他和同伙围殴,身中四刀。

当我捂着胸口躺在地上,看见自己的血流了一地,我唯一的念头,是妈妈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吃饭。命不该绝,有路人帮我打了 120 和 110,被救了回来。

医生说刀口不太深,没有扎到动脉,只是扎破了肺。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会死,也没有意识到当时离死亡多么接近。如今已经过去十一年,身上的伤疤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我生命的宝贵。

其实网上现在都能搜到的,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大可以去搜一下。有人问后续发展,有些细节媒体没有说的,我可以补充下:

1. 小偷被抓了,四小时就结案了(大致时间,因为从我被捅伤到送进医院抢救,然后又进了 ICU,没一会就有个派出所的民警告诉我爸爸说犯罪嫌疑人抓住了,期间大致在四个小时左右)

2. 第二天我伤情大体稳定后,有两位民警进入了 ICU,让我帮助指认犯罪嫌疑人,四张 A4 纸印了大概两百多个面部照片,基本都是少数民族,主犯是宁夏人,姓周,名字就略了。

3. 住院期间媒体记者一直络绎不绝,从未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以至于看见扛摄像机的就害怕,已经影响我的恢复了,那几天精神上其实很痛苦。

4. 几个月后,法院来过电话,问我要不要附带民事诉讼,就是让对方赔偿我。我放弃了,因为选择这样生活的人,不会有钱赔偿的,也不会有关心他的家人愿意替他赔偿。他实际和我一般大。

看到有人在评论里为了事情的真假争论,言语甚至开始不文明,我就放几张图,希望大家文明上网,不要为了这种小事争吵,没有意义。很多人都在网上搜到了我的名字,所以名字就不涂掉了。



5. 主犯因盗窃被抓,出来才一年不到,这次又进去了,判了四年,很多人都说判太少。这个还是要看法律的,我觉得无论判多判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否已经改过自新。不过我无从得知。

6. 在事发当天中午,我乘坐公交车,手机差点被偷走。对方是两个人协同作案,排队上公交的时候一个人挡前面扒着车门,后一个趁机摸你口袋,一旦得手,前一个就会假装不坐车而离开。

因为当时带着耳机听音乐,发现音乐声消失,立即追上扒门的那个人让他把手机还我。他同伙趁机把手机扔地上,说我自己把手机不小心弄掉了。

被我抓住的那人就发狠骂我,甚至把我推倒在地上。两个人大摇大摆走了,周围的人很冷漠,没有一个上前制止的。

7. 我是在上街买创可贴的路上遇见的盗窃,之所以买创可贴,是因为之前被偷手机的小偷推倒时摔破了手。真的是一环套一环,冥冥中自有定数。

8. 被偷的是一位女性,手里抱着一个纸箱,挎包就在身侧,小偷已经打开了拉链,手伸进去了。我看见后就大喊了一声。那位女士回头看到小偷的手伸在她包里,而小偷回头看着我,现场气氛一度很微妙。

然后那位女士吓得尖叫了一声,跑了。我看见她跑向了不远处的公交站台,上了一辆公交车。而车行驶的方向恰恰是我这边,当我倒地的时候,她应该正好能看见。

我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因为当时对方四个人,而我就一个人,收到惊吓后人正常的反应都是跑开。假如她不跑,或许受伤的就不止我一个人了。

9. 被捅的瞬间,真的,一点都不疼,我甚至没有意识到被捅了,直到对方跑了,我想去追,没两步就眼一黑,直接摔倒在地上,眼角的摔伤就是这时碰的。

我这才用手一摸,发现全是血,大脑瞬间短路了,没有像电影里描述的,将人生迅速过一遍,只想着一点,我妈还在家等我吃饭(在我上大学之后,爸妈也到南京找了工作,租了房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

10. 采访的记者很多很多,已经记不清所有的人了。第一个来的是新华日报的记者(名字忘了,抱歉),聊了很久,感触很多;

最不喜欢的是江苏卫视的记者,非要我顺着她的意思回答,完全不顾我自己的真实想法,所以和拍戏一样 cut 了好几遍,最后我礼貌的说要吃饭了,请他们离开;

最轻松的是南京十八频道,主持人同为南师大师哥,说话很有水准。

11. 我被送到了南京武警医院,设施设备相对比较老旧,但医生和护士都很专业,有个护士还是老乡,晚上我睡不着就陪我聊天,非常感谢他们的敬业。

当时南京公安局的某位领导来看望时,提出将我转到条件更好的鼓楼医院,我爸爸考虑到乘车颠簸,怕我疼(身上插着几根管子,能不疼么),就婉言谢绝了。

12. 在我还不能动的时候,需要去做 CT 检查,护士姐姐喊了好几个也是在住院的武警小哥哥,把我抬过去的,检查完了再抬回来,真的非常感动,他们自己也是病人那,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

下面写一点轻松点的东西吧,希望大家以和为贵。

13. 被偷的是美女,然后,你懂得 。可能电视里英雄救美的场景看多了,可惜自己没有主角光环哈哈。在医院我还心里嘀咕呢:卧槽,这怎么和电视里不一样呢。

14. 送进医院的时候,因为流血较多,医生是用剪刀把我衣服剪开脱掉的防止触碰伤口(全身的衣服,你懂得)后来一直到住进 ICU,也没人给我换衣服(后来了解到也不能穿衣服,夏天怕伤口感染发炎),仅仅盖着一床被子。

有一天,一个护士小姐姐说要换床单消毒,没等我反对,就把被子全掀走了,一下子全暴露了,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结果护士小姐姐说了句:有什么好脸红的,我啥玩意没见过啊

15. 我相信世界上还是好人多的,我住院期间不仅仅是学校和政府有人来看望,也有很多热心市民自发来的,也有人给我捐钱。

最难忘记的,是一个没有署名的红包,护士说有个人在护士站交给她让她转交的。

里面包了 1000 元现金,红包背面写着:善荣(嗯,她可能没见过我这个姓,这里写错了),你是好样的,希望你以后能平平安安。我一直认为她是那个被偷女子。

16. 当时的南京市委副书记好像叫杨植吧,带了四五个领导,就是平时一般都见不着的那种,来 ICU 看望我,几个领导嘘寒问暖。

结果我一句话都没憋出来,反而眼角的伤口有点疼,视野就感觉很模糊,又不敢乱动,就使劲眨眼睛。几个领导有点摸不着头脑,就说:小单,你别激动,先好好养伤。

17. 我爷爷是退伍军人,参加过抗日战争,听说我出事了,连夜从老家赶来看望我这个大孙子。

不顾舟车劳顿,大半夜进来,只和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没给我丢脸。(补充下,我爷爷早已不在,当时他已经两次中风,轻度老年痴呆,他和我说的这句话,是清醒时的最后一句话)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被刀捅的一刹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