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TNT

作者:花总丢了金箍棒

1. 2009年,英特尔CEO欧德宁提出:世界正从个人电脑时代(Personal Computer Era)演进到个人计算时代(Personal Computing Era)。这位英年早逝的企业家重新定义了PC,在他去世前数月,杨元庆在联想2017全球誓师大会上也谈到:PC的定义正从个人电脑延展到个人计算与个性化计算。狭义PC已如明日黄花,未来十年的个人计算中心一定是移动设备,不可能开倒车回到桌面(Desktop)。当老罗喊出要“重新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时,我心想这胖子的意思是不是要“重新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计算交互方式……或操作系统”?

2. 随着不同平台性能差距变小(就像老罗说的,骁龙845都性能溢出了),融合与统一OS成为所有巨头与科技文青的野望。其中最自信、最接近成功的无疑是微软,他们基于OneCore核心重构了Windows 10,试图借助Continuum实现UWP的跨平台运行。这本来是一桩用户和应用开发者都乐见其成的大好事,然而就在欧德宁辞世后几天,微软以宣布停止更新Win10 Mobile的方式认怂了。

3. 谷歌虽然也蠢蠢欲动,但直到今天依然用Android OS+Native App来驱动手机和平板,用Chrome OS+Web App跑上网本(近两年也通过在浏览器上跑 Android Runtime的方式变相支持Native App),另外再研发全新的Fuchsia OS来对付逐步崛起的IoT平台。把Android暴改成能同时兼容移动端与桌面端的系统不乏先例,比如在GitHub上一度很火的Remix OS,但最后还是夭折了。Moto、HP、三星和华为也接连推出基于Dock/OTG的方案,但始终没有获得用户的普遍接受。要实现融合,技术从来不是障碍,应用场景才是。

4. 不同于可以搭配任意显示器的三星DeX与华为Mate 10,坚果R1只有绑定TNT工作站才能实现扩展。也就是说坚果R1仅仅提供了操作系统、数据存储与运算能力,而语音、触摸和红外眼球追踪等交互还要靠特别定制的桌面显示器和外设才能实现。这就把应用场景给锁死了。如果这就是未来十年个人计算平台的形态,如果体验革命需要付出这样的代价,该多么令人绝望。

5. 哪怕鸟巢发布会上推出的是一个便携大屏外设,都会让人宽慰得多。TNT工作站在交互上的所有亮点完全湮没在那台臃肿笨拙的“老板机”躯壳里了。如果这是一台概念机,或许还能让人接受;可这居然是一台量产设备,我只能说看到了老罗的执拗;对于接下来要推出的AlO一体机,我完全无法理解。

6. Smartisan OS对语音与触摸交互的探索是有深远意义的,但应用在TNT工作站上完全是点错了进化树。如果老罗急于撕掉“手机厂商”标签,进军更广阔的个人计算领域,类似的语音与触摸交互也更适合应用在车载系统上。等你去解放的不是办公室里被压榨生产力的白领,而是即将被拜腾(BYTON)电动车的人车交互折腾至死的驾乘者。采用Android底层的车载系统已经不少,但鲜有交互做得好的,而且不像传统PC那样需要大量应用支撑。相比生产力领域,智能汽车与智能家庭是更适合Smartisan OS去开辟的第二战场,这也是让坚果手机成为个人计算中心的合理路径。

7. 在一个月前,我曾建议老罗设立Smartisan Design Studio,因为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一直觉得锤子科技的核心竞争力是工业设计、交互设计乃至背后的逻辑设计,坚果手机和周边上最令人称道的正是这些闪光点。如果能专注地将交互与优化做到极致,为全行业乃至各行各业提供解决方案,同样能成就伟大的企业和企业家。即便要继续研发自有品牌手机,也是像谷歌做Pixel,微软做Surface那样为行业树立标杆。TNT工作站这样的概念性产品,交给Smartisan Lab就好,而不是在刚实现盈利的节点上出来与核心业务争夺资源。鸟巢之后,锤子科技和罗永浩都再次站在了进化树的分叉上,无论成败,他们都值得成为每个商学院的教研案例。希望下一次发布会上,不再听到疲惫而黯然的叹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谈谈T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