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曾经被神经病性骚扰

2010年那会老婆还在上班,我们住北二环,她上班的地方在东四环,有点远,所以平时都是开车通勤,单程40分钟左右。

但后来北京实行了限行,每周会有一天不能开车,那一天只能乘坐公共交通。结果有一天晚上她公司加班到10点半,赶上地铁的末班车,刚上二号线就碰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以下是她的回忆:

“我当时坐在那里玩IPAD的植物大战僵尸,结果有个人就过来摸我的手,说想要和我交往。我说我根本不认识,你别碰我。当时一节车厢里只有5-6个人,人很少,我就想往别的车厢走,结果越往里走人越少。这时那个人想抱我,我赶紧躲开,那个时候已经很害怕了。当时北京地铁里还没有手机信号,想报警也打不出去电话。只有快到站的时候有信号,我一看手机有信号马上就给你打电话了,让你一定要到地铁站来接我”

我当时一听情况也很着急,问对方是个什么人,老婆说穿着打扮特别普通,但感觉脑子有点不正常。

我说你别慌,地铁公共场合,他不敢的,我去地铁站口接你。

于是我就立刻穿好衣服,跑到积水潭站地铁口打算往下走,结果看到老婆慌慌张张的从下面跑上来,一下子抱住我胳膊,声音都有些颤抖,说那个人就在后面。

我回头看了过去,对方挺瘦小的,身高不到170,年龄23-26左右,面相真的很普通,路人脸,如果不是老婆指认,我根本想不到这样的人敢性骚扰。

我当时就站在那里,全身戒备,随时可能打一架,毕竟块头上我比他大了一圈,我177,我寻思应该不会吃亏。

结果他上来后递了个纸条过来,说想和我老婆交朋友,我当时也懵了,没见过这种操作,等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了他的手,心里面应该想说滚你妈的,但不知咋的临到嘴边说的好像是你离我们远点,哈哈哈哈,气势上怂了起码3个跌停。

然后拉着老婆快步离开,走一段回头看一下,那人也没一直跟着,大概转了七八个路口后确定甩掉对方,才小心翼翼走地库坐电梯回家。

这件事发生以后,老婆就再也不坐地铁了,限行日就早起晚归,避开限行时段也要开车上下班。

……

很多人听到这种事的反应通常是你怎么不揍丫的,我其实当时已经做好了准备,就是对方是个地痞小混混,凑过来挑衅我,或者出言不逊,那就打一架。但对方面无表情,不冷不热的递个纸条过来,是我完全没想到的状况。那一瞬间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人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下意识的判断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平安回家就好。

万一争执起来,对方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刀来就傻逼了。

……

后来我在网上看到几则新闻,都是红极一时的社会焦点,你们应该都有印象。

1、有个母亲和一男子争执,结果男子一时暴怒,就冲上去把婴儿车里的孩子举起来,用力摔在地上致死。这个男的后来被判死刑,但又有什么用呢,孩子还是死了。

2、武汉车站边上有家面馆,凶手上门求职,被店主拒绝了,双方发生口角,结果凶手一时暴怒就拿起菜刀把店主的脑袋都砍了,扔到垃圾桶。凶手后来也被判了死刑。

这几件事都反应了一个客观情况,就是这个社会上存在一个小比例的不正常的危险人群,他们的行事风格有很强的随机性和突发性,很难事先预料,也许就是机缘巧合触发了,就做出完全没逻辑没道理的事情。

就比如这次滴滴行凶案,凶手开着父亲注册的账号,见半夜拉到个美女,就色胆包天,劫色杀人。这事也完全属于没脑子的行为,因为警察只要调取打车的匹配信息,分分钟就能锁定嫌疑人,这种犯罪行为等同作死。就算空姐美若天仙,值得搭上一条性命吗?

完全无法用理智解释,但就是这种没法用理智解释的犯罪,才是最让人害怕的。

对此我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唯一有效的预防就是在社会生活中尽量回避与陌生人产生矛盾,怂就怂一点好了,因为谁知道你是不是正在激怒一个危险的疯子。

上次看到一个视频,起亚因为斗气车,别停了一辆大公共,结果公交车司机发飙,疯了一样的撞轿车。轿车司机吓得弃车而逃,公交车还不依不饶的沿街追杀,最后把人撞倒轧断腿,轿车司机躺地上杀猪般的嚎叫。这件事就是一个耍横的正巧碰上个不要命的。IOS链接

现在社会到处都有戾气,听我一劝,苟一苟,活的久。

来源:招财大牛猫 WeChat ID:gushequ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老婆曾经被神经病性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