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民科”罗永浩

文|财经无忌

46岁还“易燃易爆炸”的罗永浩正在失去自己的“中间派”。他的“狂妄”变得越来越不可爱,焦虑吞噬了六年前的那个老罗,他现在是一个IT界野心勃勃的“民科”。

1、

发布会迎来了大雨,这让这场露天的活动显得有些尴尬,不过老罗并不在意,这对一场“见证历史”的发布会而言,又能算的了什么。

发布会之前老罗早在社交平台上高调宣称将发布革命性的产品,这吊足了那些支持和反对他的人,他们都想知道这个带刺的家伙是否能给自己这一方带去足够多的弹药。他们都知道,发布会后之后,一场论战不可避免。

客观来说,这场发布会几乎等同于“糟糕”一词。

面对一台安卓优化版的大PC,很多人的心情就像被高喊“狼来了”的小孩骗上山的壮汉——他们可能想打人。至于售价8848元的坚果R1,我们甚至都可以不去提起,毕竟连老罗自己都对手机开始不耐烦了。

老罗的重心在那台“重新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上,他津津乐道于自创的那套“革命性交互”,虽然现场的演示基本靠“理解万岁”来掩盖,但老罗依然信誓旦旦地表示:“这三个系统性的交互解决方案,将会知道未来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人类计算平台设计。即便十年内过渡到AR/VR时代,它的交互依然会成为基础的交互。”

老罗的忠粉们群情激动,他们像教徒一样为老罗欢呼,但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难免会想一想,这种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微创新价值到底几许?——站在“巨人的肩膀”是指老罗演示的那些创新,基本都是在现有系统或者供应商产品的基础上,进行的个性化定制。

所谓的TNT(Touch&Talk)系统,由科大讯飞和三角兽提供技术支持,基于Crystal·Ball功能的Office办公套件背后是永中Office,整个系统也是基于安卓平台。事实上,在核心技术上,老罗和他的锤子科技并没有多少突破和优势。

再回到“重新定义”上,老罗将语音输入作为人机交互的首要入口,这几乎是一个拍脑袋的设想。

很难想象,未来的办公室将会成为一个话务室——人们都需要用语音指令来办公或者娱乐。不可否认,从现在来看,语音输入比键盘打字会有更高的效率,我们甚至可以设想在未来,语音的识别率可以达到100%,但你会在办公室对着Office喊“给我复制第三段”,“给我粘贴那张图”。

如果真要畅想未来,是不是通过“脑波”来操作电脑会更让人感到兴奋和惊喜呢?

2、

40年前,诗人徐迟写了一篇给他带去足够知名度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在这篇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一万六千多字的长文中,数学家陈景润被塑造成不食人间烟火、孤军奋战的奇人。

文章本意是“全国科学大会即将召开之际,动员和鼓舞科学家投入到四个现代化的建设中”,但这篇文笔优美,通俗易懂,流传甚广的长文,也同样鼓舞了很多普通人“勇攀科学高峰”的激情。

初中学历的装卸工庄严、只有小学文化的曾凡成,都相信自己有能力摘下“哥德巴赫猜想”这颗“数学皇冠上的明珠”。据说陈景润和数学研究所每天都要收到几麻袋的信——除了一部分是浪漫的女青年给陈景润的情书,大部分都是宣称自己破解了哥德巴赫猜想之谜。

那段时间估计中国“民科”涌出最多的一个时期,而现在,最为知名的“民科”是那位“有实力争夺诺贝尔物理学奖”的郭英森。

六年前,当英语老师,网站站长罗永浩准备去制造手机时,社会给予了这位表演欲极强的年轻人足够的宽容——至少在资本市场上,罗永浩拿到了让他可以请得起足够大牌帮手的真金白银。

罗永浩是打着“挑战权威”的旗号冲进手机市场的,虽然带着那点狂妄,但大多数心地善良的人们还是认为要给这个“理想主义者”一次机会,为“情怀买单”是一件道德高尚的事情。

只是任性从来都不是一个成功商人身上的品质,残酷的市场竞争最终教育了这头闯进瓷器店的公牛,也让很多人失去了耐心了——而这个时候,如果你还是继续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态度,只会失去更多的支持者。

曾经人们会认为,手机毕竟是一个高度集成式的工业品,品牌商找对合作伙伴或许并不需要太多的专业门槛——当然,后来事实也证明这是一个幼稚的想法。但现在,做手机的锤子团队,要转身去做一台“面向未来”的PC,这样的难度无异是在挑战大众的常识。

3、

罗永浩的非正式同行郭德纲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

“内行要是与外行去辩论那是外行。比如我和火箭科学家说,你那火箭不行,燃料不好,我认为得烧柴,最好是煤,煤最好选精煤,水洗煤不好。如果那个科学家拿正眼看我一眼,那他就输了。”

现在,罗永浩向全世界的电脑界宣战了。说实话,老罗如果像做手机一样,也只是找找供应商,做个品牌PC,也未尝不可,但现在老罗要做的是“定义了下一个十年”的产品。

只是他的这番野心,几万公里以外位于华盛顿州西雅图的数万名微软工程师们可能并没有接收到相关的信息。

就在15号当天,微软发布了Surface Hub 2。Surface Hub 2运行Windows 10系统,内置Office 365、Microsoft Teams、Power BI、WhiteBoard等生产力工具。微软称,这款设备最大的亮点是支持多人同时登陆,允许多人同时访问他们的文档,提高生产力和创造性。

另一家明星巨头谷歌则是在去年推了自己的平板电脑Jamboard——这款产品被谷歌用来帮助提升办公室工作的协同效率。

不过这两家在产品推介中,都未提及是否具有足够的先进性乃至能“定义下一个十年”——在这一点上,他们的中国新晋对手“锤子科技”已经领先了。

一年多前,当锤子M1发布时,我曾写过一篇文章,称“罗永浩似乎已经明白过来了——情怀终究不能成为现金流”(点击可查看“罗永浩”)。甚至我自己也还入手了一台M1L只是一年后这台皮革褪色,卡顿严重的安卓机最终沦为了备用机。

但是,你还是得承认,在罗永浩的周围,依然围绕着一大批的粉丝——他们不是纯粹的用户,这些人喜欢老罗的“幽默”、“真诚”、“死磕”、“特立独行”,他们考虑的是,老罗会不会辜负这个时代或者这个时代会不会辜负老罗。

拜托,“民科”是真的拿不到诺贝尔奖的。

来源:财经无忌 WeChat ID:caijingwuj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IT“民科”罗永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