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痔疮手术是怎样一种体验?

1

纽太普,我老公,一个每周一都会幻想由由大厦突然倒下来把公司砸得稀巴烂的 32 岁中年男性,此前从来没有想过,当不用去上班的那个周一真的到来时,自己会穿着蓝白竖条的病号服,坐在住院部的床上垂泪。

春节前,纽太普请了两周病假,在系统里申请时,说自己节后要去接受一个“内扎外剥手术”。老板看不懂,在年会上虚心发问。他只能当着全公司 1000 多号人的面承认,自己是去做痔疮切除手术。据纽太普描述,当时公司里所有人虎躯一震,“还能听到 1000 朵菊花同时颤抖产生的微妙共鸣”。

“太可怜了,很痛苦的哎。”老板同情地说。为了表达人文关怀,公司派人给他送了一大捧菊花。那段时间,纽太普白天强笑着安排工作,晚上回家后闷被痛哭,说自己已经社会性死亡了。

“别人的漂亮女下属都在对生病的领导嘘寒问暖,我的漂亮女下属见到我就问:领导,你屁眼还在飙血吗?”他哭着说。

纽太普,他完全不能接受,身为一个注定要去驾驶 EVA 的少年,竟然患上了如此难以启齿的疾病。

现在,他成了龙华医院肛肠科 702 病房的第 4 个病人。我们住进来的时候,1 床正在昏睡,2 床正在呻吟,只有 3 床的病人清醒着,那个爷叔还特意拉开帘子欢迎我们。

“哟!是个小伙子!”3 床激动地挥手,叫他老婆来看,“现在屁眼不好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

纽太普听了脸色阴沉,嘴唇变厚,像一只即将发怒的猩猩。

3 床指了指身后,介绍道:“1 床是痔疮,2 床是肛瘘,我是肛周脓肿。小伙子,你是为啥进来的?”

“我、我贫血。”纽太普文质彬彬地回答。

“艾玛!我草草草草草!早知道申请病假的时候这么说了!”纽太普突然醒悟过来,拍着大腿,懊悔不迭。

2

在肛肠科,男人们惺惺相惜,男人们同仇敌忾。

1 床是外痔严重脱出,像荡了个灯泡在外面。3 床是肛周脓肿,疼得根本坐不下来,脓肿还影响到膀胱,出现了严重的尿血症状。2 床更厉害,肛门处有 3 根瘘管,一共要动 3 次手术,现在是第二次。

他们问纽太普:“那你呢?”

纽太普说:“我是贫血。正常人血色素 130,我 68,什么概念呢?血色素低于 60 就要输血了。我这个病很严重的,从房间走到客厅都喘,从床上爬起来眼前会发花,总之一个大男人完全没用了。”

大家点点头:“哦,你是内痔。”

进手术室之前,纽太普叮嘱我:“一会儿我做完手术被推出来,你一定要给我拍一张照片,把我苍白憔悴的面容拍得刚勇坚毅,然后告诉大家,这是一个遭受过世间最大的痛苦但仍然笑对生活的男人应有的样子。”

一个小时后,手术完成了。我在大学群里说:“纽太普和痔疮一起被推出来了。”

大家纷纷表示“恭喜恭喜,终于卸货了”,还有人说“不要一直围着痔疮,忽略了纽太普的感受”。

3

回到病房,3 床的肛周脓肿爷叔又第一时间过来传授经验:“今天就不要想着爬起来了,做完手术头两天都很难受的。哦对了,给你们打个预防针,接下来一个礼拜都不能吃肉。”

说时迟那时快,他老婆进来了,手里丁零当啷地提着两个铁饭盒,打开一看是两只酱香蹄髈。

“我今天是第 8 天,开荤了,你们还有得好受呢。”3 床一边啃蹄髈,一边把味道往我们这里扇扇。

我心想男人啊,一段时间不吃肉,确实会变态。

饭点到了,除了纽太普,大家都准备爬起来吃饭。2 床是个单身的眼镜肛瘘小哥,一直没见到人来陪他,小哥请求其他病人的家属帮他打份饭。

“小伙子,你生这个病没人陪啊?”3 床一边啃蹄髈一边问。

“家里人都不在上海。”2 床笑笑说。

“你一个人在上海打拼啊?那肯定辛苦的。上海现在的房价不得了,我市中心的两套房子最近又涨了一百万。”

“之后还要涨呢。”1 床的灯泡外痔大爷突然插嘴。

3 床:“哦,真的啊?我也觉得还要涨。”

1 床:“要涨的,是我市政府里的朋友跟我讲的。就是昨天下午来看我的那个人,戴金丝边眼镜的。”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3 床说:“其实我这次生病都没告诉同事,也没请假,跟领导讲了一声就来住院了,所以也没什么人来看我。这种病么,你们知道的呀,有什么好到处说的。”

1 床:“是这个道理,我也没跟同事讲,这两天来看我的都是社会上的朋友。我女儿说,爸爸,你不是一直喜欢热闹吗?大家来看看你,聊聊天,屁股就不疼了。对了,你前两天说,你女儿好像和我女儿差不多大?怎么一直没见她来看你?”

3 床:“她在银行里工作,忙得不得了。最近还在考证,其实这个证也没啥用,考出来以后也就一年多赚 10 万吧。”

听到这里,纽太普虚弱地睁开一只眼睛,悄悄对我说:“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病只影响下面的口不影响上面的口。不管什么场合,男人一多,就会变成大型装 X 现场。“

“所以我们不能输!”他坚定地表示。然后嘱咐我拉开帘子,用气若游丝的声音打断了 3 床滔滔不绝的划胖:“我,复旦毕业,出过书,大 V,了解一下?”

可惜别人还没来得及理他,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病房外面突然走进来两个西装革履的人,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一套西装,他们走到 2 床的眼镜肛瘘小哥面前,恭恭敬敬地说:“潘总,今天这个单子一定要你去签,只好辛苦你了,车已经停在楼下了。”

这下陷入了真·尴尬的沉默。直到 2 床离开半小时后,3 床才结结巴巴地开口说:“他那么牛逼,咋还肛瘘了呢?”

4

住院的生活其实是很无聊的。

上午换一次药,随后在“要不要拉屎”的纠结中到了饭点,吃完饭再换一次药,继续纠结“要不要拉屎”。换药的医生有好几个,其中一个男医生口碑很差,病人都说他换药时喜欢往死里怼,“比利海灵顿怼得都没那么狠”。

有一天,纽太普换完药回来,满面春风,说他发现了一个女医生,“殿堂级的换药手法,会随着菊花的呼吸塞栓剂,一点都不疼”。

可惜他只享受了一次殿堂级的服务,第二天就出院了。

出院一周后,纽太普的菊花完全愈合了。他也彻底爱上了拉屎的感觉:“你知不知道,每次用力的时候,喷出来的是屎而不是血,这种感觉有多爽?”

我说: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你不可能知道!”他大声说。

那天我打开手机,发现他把签名改成了:没有在深夜染红过马桶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经历痔疮手术是怎样一种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