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如果是这个世界错了

两年前的某天晚上,我们学校的领导和老师们陆陆续续在自己的邮箱里发现了同样的一封匿名邮件,内容令人震惊。它举报了我们学院一向受人尊敬的老院长,断言他品格败坏,凭借手上的权力侵犯多名女研究生,还曾多次抄袭他人的学术成果来发表著作等等。可是在大家的印象里,院长眉目慈祥,语气和蔼,少闻他参与人际间的是是非非,这种匿名举报简直是无中生有,恶意抹黑院长。

几天后,匿名者的身份就被查出来了,是我们学院里的一名老师。

说到这名老师,他的为人的确有些特别。虽然一些学生对他崇敬有加,但有不少跟他一起工作的教师都对他心存不满,甚至嗤之以鼻。例如,学院规定每节课必须点名,他偏偏只点七八次,理由是不愿强迫学生来听自己的课;毕业答辩时,有个学生表现不好,这名老师却有意“照顾”了他,惹得其他老师不满,甚至讽刺其他老师“自己写的论文都是狗屎,还好意思为难学生”;院里开会时,他还曾“出言不逊”,直指问题所在,没有照顾大多数人的情绪。时间久了,自然就得罪了一部分教师和校领导。

这名老师教书十几年,出过一些专著和作品,在学术界有些名气,但或许就是因为他在为人处世中太不懂得变通,个性太执拗,所以到现在却依然只停留在副教授的职衔上。

既然身份被查出来了,他也就无可辩驳。好在院长一向宽容大度,不愿和同事们闹矛盾,对于这位青年教师也没有太为难。院长表示,只要这位老师肯承认错误,做个检讨,事情就可以不再追究。

可是,老师竟然毫不领情,拒绝认错。

他很快被迫停职,接受审查。这时候,网上已经有人开始为院长澄清,并且对这名老师进行严厉的批斗。一些言论称这老师一贯自视颇高、热衷制造话题,常常在课堂上发一些惊世骇俗之语来吸引学生们的目光;他的论文大多使用通俗语言,少有高端学术性的语言;而这次的举报事件,也必然是一场恶意诽谤、敲诈领导的政治阴谋,目的是陷害老院长,并为自己谋求高位。

此后两年里,这名老师没再登上讲台,教师职位岌岌可危,曾经的名誉也随时可能毁于一旦。但他从始至终没有改变想法和态度,在家赋闲就当休假。

两年后,事情彻底查清,老院长因强奸女学生和抄袭他人学术成果被革职。这名教师终于重回岗位,继续在我们这个非重点学校的非热门专业里授课。这股风波很快被压下去,大多数学生只知道学院里换了新院长,一名教师停职两年又复职,但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少有人知。

后来呢?

曾经支持和巴结过老院长的教师开始忙着巴结新院长,曾经保持中立态度的教师依然洁身自好不沾世俗,浪潮平复之后,仿佛一切如故。

经过了这些事情,再上课时,这位老师言语之间也并没有悔改或收敛的意思,反而仍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像是没有任何事能打倒他,改变他。他讲鲁迅,讲民魂,讲儒道之学,讲墨家侠义,讲那些在乱世中挺直了脊梁的文学家。他还是习惯穿自己做的那件朴素的麻布衫,那双干净又简单的休闲鞋,课间给班里的同学拉一段二胡,让大家在忙碌的学业中放松心情。当然,在他那份平凡的书生气质里,依旧藏着一道炫目的锋芒。

我想,这样的“死不认错”,大概就是文人风骨吧。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事 · 如果是这个世界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