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的爷爷有多厉害?

张爱玲的的爸爸叫张志沂,张志沂的妈妈叫李菊藕,爸爸叫张佩纶。

张爱玲说“成名要乘早”,张佩纶成名就很早。26岁的张佩纶在同治九年中举,一年后中进士,下笔千言,慷慨好论天下事,端的好生厉害。

那时节,他是张之洞那波清流党的主将,年少气盛,虽然常在京城坐地,却常觉得“哪个国家我没有去过”?世界大势都在眼中了!

1880年,法国开始侵占安南;三年后,清朝派军队入安南,虽不与法国人交战,却想捍卫自己宗主国的地位。李鸿章当时正组织中国海军建设和海防计划,懂点儿国际法,跟朝廷说了:

——中国无权干涉法国与安南的协议,这是理论。

——中国无力把法军赶出安南,这是实力。

——还是谈判为妙,不然,就是为了个越南,直接与法国开战啦。

张佩纶年少气盛,当然看不下李鸿章如此畏缩。虽然他自己没去过法国,没去过安南,但读圣贤书所为何事?张佩纶觉得,法国已是强弩之末,哼,就该给点颜色看看!

张佩纶文笔超卓,言辞便给。他与清流们认定战争的胜负,主要不靠兵器,而靠勇气与美德。以他的标准,李鸿章显然就既无勇气,又无美德,于是,“法国奸计妇孺皆知,唯李中堂一无所知”,又,“李中堂为法人所愚弄,朝堂又为李中堂所愚弄”。

一般认为,是张佩纶率先认定李鸿章是秦桧的——当然,张佩纶的弹劾功力极高,如侍郎贺寿慈,尚书万青藜、董恂,都是被他弹劾下去的;骂骂李鸿章,那是小菜一碟。

李鸿章那边则在利用自己欧洲的关系打探,基本确认法国人不想贸然投入大规模战争,只要河内与红河的贸易航行权罢了。于是李鸿章去谈判,1884年基本确定了:中国军队撤出越南,法国人自己与越南签订合约,法国允诺不侵犯中国,不要求赔款,而且绝不使用有损中国威望的字眼。到此为止,中国跟法国疑似是息事宁人了。

然而张佩纶愤怒了,觉得不能丢了越南,47封奏疏,大骂李鸿章卖国。

于是中法战争开始了。

于是张佩纶被派到福建,会办福建海防,抗击法国人。

文笔精美、慷慨激昂的弹劾大王张佩纶到了前线。福建马尾船政学堂23岁的天才詹天佑——嗯,就是我们熟悉的那位詹天佑——提醒他,要提防马尾港的法军战舰。

张佩纶不听,云集自家十一艘战舰扎堆;船长们跟他说这不好,张佩纶生气了:一帮兵油子,欺负我不懂行是吧?我骂!——把船长们骂跑了。

法国人下了战书,大家又请张佩纶准备交战,张佩纶生气了:一帮兵油子,吓唬我要打仗了?我骂!——又把大家骂跑了。

终于法国舰队升火过来了,张佩纶一看,大惊失色:哎呀?原来军舰是这么个玩意!毛骨悚然,胆战心惊,忙请学生魏瀚去,请求法国人等一等,先别打,“我们没准备好呢!”

——法国人大概想,我们之前战书都下了,等个屁!开炮!

一小时内,十一艘中国军舰全溃,法国人自己帮忙中国人建造的马尾船厂,被自己摧毁了。

张佩纶呢?

这时他在鼓山上,一看这情势不得了,撒腿就跑,找当地人敲门,求收留;当地人不理他:你谁呀?张佩纶急了:“我是会办大臣!”

——我很怀疑当地人听不懂这个职称,总之吧:不收不收!

张佩纶只好跑,一路逃到了彭田乡。

接下来,才是张佩纶一生最好玩的瞬间。

安顿下来了,手边有了纸笔,张佩纶当然得发挥他的才华。

身为主战派和前线督军,全军大溃,怎么办呢?

写封奏章吧!

张佩纶的文笔实在是太好了,奏章写得实在是太华丽,朝廷一看:好!看来是赢了!赶紧开国帑,发犒劳,还下令了,以后张佩纶兼船政!

——船都被轰沉了,兼什么船政呢?

又过了几天,朝廷听说了真相,气坏了:明明输了,怎么奏章花团锦簇,写得好像赢了?

福建本地人民也不高兴。总之,这事一追查,张佩纶倒了霉,戍边去吧。

当时人都说:张佩纶身为好战分子,没事骂李鸿章;真领兵打仗,弃阵潜逃,真是个马谡啊!

袁世凯后来说,“天下翰林真能通的,我眼里只有三个半,张幼樵、徐菊人、杨莲府,算三个全人,张季直算半个。”张幼樵就是张佩纶了。

按说张佩纶着实有才华,有学问,弹劾李鸿章、败战吹成胜仗,都了不得。

但终究文章翰林与现代战争,那是两回事。

很遗憾的是,虽然张佩纶才华横溢,但他不懂啥叫现代国际外交。他当然恨不能四夷宾服、万国来朝,但国际外交和国际政治事务,早已发展为一门高度发达、极其细致、法令琐碎的科学,是双方戴着镣铐跳舞,而非各自举着拳头撒泼。

就在此事十六年后,老佛爷发神经向全世界宣战,围了使馆要杀各国公使;八国联军占据北京,本来要就此瓜分中国,被张佩纶当汉奸的李鸿章开始做事了:

——先是东南互保,不奉朝廷的命,免得给列强入侵东南的借口。

——对俄秘密交涉;对美法请求调解;对德国道歉;对日本动以种族情感相召;对英以长江商业利益之保护为词。

——欧洲列强想瓜分,美国却不想让远东利益受损,于是大呼门户开放。李鸿章借着美国这一点,要求保证中国领土完整、主权独立。用循环照会(circular note)方式通知各国。按国际法规,这个有临时协定的效果,如不适时提出异议,则被视为默许。

——李鸿章在国际公法里,说中国是受害国:强调义和团是叛逆,慈禧们是被挟持的,宣战诏书是矫诏。如此免去朝廷的责任,不用割地,只用赔款。

虽然是委曲求全,虽然《辛丑条约》让北京人民吃了大亏,让中国人民赔了许多白银,但中国没有割地,连让慈禧归政都没有。这本来是老佛爷闯的祸,李鸿章搞各色谋略、手段、利用法规与矛盾、榨取利益,弄回来的。

自然,在许多人眼里,这依然是“李二先生卖国”罢了。

至于现代战争,那更已经远非张佩纶们所想象的,靠勇气靠人多就能解决问题的了。诸葛亮、王猛、王阳明这类资兼文武的本就是千古奇人,大多数没有过行伍生活的,完全无法想象战争的复杂,何况现代军事又非古代军事可比,装备、补给、动员、征调、训练、交通、编组,哪一样不是大学问?那更不是嚷嚷几句“我捐一条命,我们跟他们拼”就能解决的。

张佩纶们总以为战争如下棋,就像现代许多少年,打了点游戏,就以为战争跟游戏里差不多了似的。可惜啊,战争一点都不浪漫,现代战争尤其不浪漫:枯燥、漫长、残忍、人命如草芥。

一切煽动情绪轻言战争的,要么是知道自己不会上战场,要么是根本不知道战场是怎样的。

哦对了,刚才说到张佩纶的太太——也就是张爱玲的奶奶——叫李菊藕。是,姓李,李鸿章的李。

在弹劾完李鸿章、去前线督军、大败而归、遭遇流放四年后,张佩纶回京。

李鸿章不计旧恶,拉他当了自己的幕僚,还把时年22岁的女儿李菊藕嫁给了40岁的张佩纶。

所以,没错:张爱玲的爷爷是骂着张爱玲奶奶他爹李鸿章,骂着骂着,就娶到张爱玲奶奶的。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张爱玲的爷爷有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