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龄废柴到月薪一万摄影师,我打了一场好艰苦的战役

2016年,女儿降生了。家里却愁云密布。父亲摔坏了腰,内退在家,从此手不能提。母亲照顾着宝宝,起早贪黑支撑着这个家。压力太大,时而落泪。妻子为了养家,早早回到工作岗位,哪怕收入微薄。

而我,此时此刻,是个被辞退在家无所事事半年有余的废柴,经常喝酒,看看球。因为好吃懒做,除了会拍点照片,别无他长。就这么堕落着,消沉着。直到小小的生命出现在我面前。

我拿小包被裹着她。心里难受。我想,我到底算个什么东西,家里人没白没夜的操劳着,为了什么?我想要改变,想去承担,可是身无傍身之技,又颓废了半年,哪里会要我这样一个三十岁的渣渣?

就在这时,我多年前曾经学摄影认识的一位老师,找我吃饭,席间抱怨说现在的年轻摄影师好难招,我突然萌生一个想法:对啊,我懂点摄影啊。虽然是半瓶子水平,但我还可以练哪,我就跟师傅说了,我想干摄影。
师傅犹豫了片刻,跟我说,你这个年龄,想做职业摄影师,有点困难(业内有很多二十出头就游刃有余的年轻人)。但只要努力没什么不可以。

我回到家,把自己蒙在枕头里,想了一下午。晚上我跟妈妈说起。
妈妈说,我只希望你能稳定一点。我就知足了。养老保险,我可以暂时帮你交,你的饭钱,我给你出。你是我的儿,就是等你老了,我如果还在,我还管你。但你这次既然选择了,就要干出个样来啊。你耗不起了。

我躲出家门,走进小区外的停车场里哇哇哭。我也不知道到底在哭什么,我就觉得,不能再让爱我的人失望了。
第三天,我掏出我的老兄弟,佳能550d,去了老师的工作室。
工作室很小,只是拍摄一些全家福和一些活动现场。因为他的工作室经营的也不太好,老师给我的待遇是800块一个月,没有提成,觉得技术练好了随时可以走。我知道,此时的我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人家愿意收留我,我感激不尽。

每天清晨六点,我会坐20站公交车去上班,面对不同的顾客,做着基本的工作,老师知道我喜欢拍小孩,所有的儿童照都让我参与进来,因为有理论基础,没多久,我就可以拍摄一些百岁照和周岁照了。闲暇之余,老师会给我补课,曾经学到的理论知识如今又重新过了一遍,就这样一天天进步着。钱包依然干瘪,但整个人却焕然一新。我开始学会吃苦了。

有时候,妻子会不理解我干嘛要做这么低回报的工作,她问我做个月薪三四千的职员不好吗?我总是沉默不语,我知道,只要我真的用心做了,上天会看得到。在老师这里做了两个月,脱胎换骨的两个月。

第三个月里,我说老师,我想出去走走,看看。老师说好,但送你一句话,摄影,是为了记录这世界的美好和遗憾。谨记。

7月份,酷暑难耐。我离开了老师,寻找新的目的地,我因为年龄偏大而吃了闭门羹,最终一个很庞大的连锁儿童摄影机构雇佣了我,说先拍拍看。一周后,因为拍的不好引起客怨,我被骂着滚蛋了。这时我才知道,老师对我真的算客气了(老师不太教我东西,但我也不怪他,人无完人,我也没有权利去指使人家教我,只能是偷偷学),我还有太多不足。我还不够格。

我不甘心。开始买书,下载网课,学习新的东西。我拍自己闺女,拍朋友家的宝宝,不断的练,每天看书到半夜一两点。闺女尿炕了,我去哄她,抱着她,心里想的是刚才温习的功课,第二天七点起床,继续看书,朋友有空了,我就拍朋友家的宝宝练习,
每天下午出去扫街,有时会遇到路过的摄影发烧友,他们有的人装备高端,镜头昂贵,有时会有老法师笑我,说我挂着个狗头(18-55很便宜的镜头)也能拍啊。我笑笑,说,是,练呗。就这样一点点进步着。终于我又找到一份工作。

第二家店,是一家小店,我拍的也还算凑合,什么都干,小到打扫卫生,给老板买饭买烟,大到开车,出外景,我一个人扛着机器,举着灯。拿着反光板,拎着道具,当司机。当保洁员,当佣人,活脱脱累瘦二十斤。。。。但两个月后,老板说,店要盘出去,这两个月给你七百快钱,就这么多,爱要不要。
我低着头,咬着牙说,我家里等着吃饭呢。老板耍横,说认识社会人,不服来战。我打了一架,电脑让我碰到地上。显示屏摔了。
敬茶同志来了,让我陪老板的电脑。我说我的工资怎么办。敬茶说,那我管不着,这是个人纠纷。

好的。社会,你赢了。谁让我三十一岁之前不上进呢。我那个傻媳妇还跟着我,吃了这么多苦还给我生了孩子,你丫的不知道我是费物吗,当初不知道给哥们发张好人卡吗?。。。

重新选择摄影真的错了吗?是不是三十一岁了,这辈子就这么废了?真的不甘心呢。
十一月的寒雨淋湿了我。都没脸回家了。

就在消沉的这两天,一个电话响起来,是一家儿童摄影机构打来的,说我在网上留过资料(滑稽脸,我都忘了),要我去他们那周末兼职拍儿童写真,是个团购活儿,有很多孩子。

生活还要继续,有钱就得挣啊,收拾好心情,我背着相机去了。进屋一看,妈呀,十七八个孩子在那等着呢,店长说,他们最近谈下几家幼儿园,价格低廉,但人数众多,今天是第一天拍摄,希望我开个好头。他们店里的摄影师最近刚辞职,你过来先顶一下。
我小声说,店长啊,我是个实在人,实在跟你说,我以前拍摄经验一般般,一下子来这么多我怕。。。
店长打断我说,你来都来了,放心吧,我派个人辅助你行不?
得,接了人家的活儿。就得干好。我深吸一口气,搓了搓脸,开始了这场改变人生的较量。

从上午八点半到晚上七点多,棚外的家长们,工作人员们,吃饭的吃饭,谈业务的谈业务,因为很忙碌,也没人管我,我就像一个机器,不停的重复着,重复着。我享受着拍摄的乐趣,尽情的逗孩子们笑。我知道我真正爱上摄影了。
从来没有这么爽过,那种记录人世间美好画面的使命感,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我把孩子们当作自己的女儿去面对,我发自内心的和他们说话。很累。没有吃一口饭。但是我懂了,这就是我应该走的路,我没有好的天赋,所以我就要走最艰难的路。这是我自己选的,而此刻的我,也爱上了这个选择。

结束后,店长给我拿了一份盒饭。笑着问我,辛苦你了,你觉得你今天拍的怎么样?
我说我感觉可能有一些不足,构图和灯光都需要好好琢磨。
店长说,其实,你已经很好了。之前我们也聘请过几个兼职,开口都吹的自己很厉害,但照片一出来,真叫人失望。
你不一样,是很真诚的人,也处处为别人着想,你拍的不错。以后只要你想来,我们就继续合作。

(嗯。。。说起来,那天我背着相机,回家的路上,穿过家乐福那条商业街,人流涌动,年轻的男男女女说着笑着从我身边滑过,那一刻我真的像当幸福来敲门的威尔史密斯,我好想喊出声,告诉周围的人,我是能靠摄影混口饭吃的,我能行。但我不能喊,就一路笑么呵呵的,傻乎乎的回了家。)

后来,我成为了这家店的正式摄影师。我每天的任务除了拍摄店里的客片(客片舒服并且能有时间研究技术),还负责带着大包小包出去拍摄团购(不得不佩服老板销售能力很强,每周都这种高强度团购活儿都排的满满的,每次都是一天拍最少拍几十人,这是一个很辛苦的工作,技术含量不算高,但累得每天腰都要贴膏药)在2017年,我扭过腰,我伤过膝盖,我没看过一场NBA,但会在夜晚看一下赛后回顾。平日里,我负责全店的修图,拍摄,每个周末,我从清晨开始准备,拍到至少晚上七点。

这种自虐式的工作方式,让我的技术不断提高,这一年里,我遇见过志趣相投的同事,遇见过倾囊相授的高手,遇见过无法想象的疲劳,也遇见过因为我拍摄的照片而感动落泪的顾客。
2018年,我跳槽了,我成为了一名大店的儿童摄影主管。依然会很劳累,团购模式继续做着,但活得很充实,很感恩。

我感恩当初那个拉了我一把的老师,我感恩那个让我知道社会险恶的小老板,我感恩给我机会并培养我的店长。

每天很晚回到家,看着熟睡的女儿,伤情渐好的老爸,身心不再那么疲惫的妈妈,和对我不离不弃的妻子,都是笑着入睡。
偶尔休息一天,我会带着女儿,去海边转一转,交给她儿歌,和做人的道理。
5月8号晚,我写下这裹脚布一般漫长的一段话,不是因为别的,我只是想把这段经历分享给jrs,生命是一次奇遇。不论好的,坏的。
只要遇到了,就要珍惜今天,不问明天,只要你珍惜今天了,就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晚安!

来源:步行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从大龄废柴到月薪一万摄影师,我打了一场好艰苦的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