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职场绿茶而已,我凭什么要感谢她

@我村的芝兰玉树:

蔡蔡姑娘被她妈托关系硬塞进一家国企上班的时候是崩溃的,但奈何母上大人以死相逼,蔡蔡姑娘不得不从。

钱虽然不多,也不至于到没法忍受的程度,加上部门事情也不多,蔡蔡姑娘也就安稳待了下来。后来部门招了个实习生,老大让蔡蔡姑娘带着她做事,蔡蔡笑嘻嘻说好。

蔡蔡姑娘有责任心,做事靠谱不拖拉,新来的实习生啥都不懂,她手把手教,教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这实习生有点怪。

说起来都是很小的事情,比如说交代实习生做一件什么事,实习生会十分积极地在部门会议上提出自己的发散脑洞,但大多难以实现,蔡蔡姑娘觉得她积极性很好,就先夸她,然后提出不合理之处,这样一来一回,事情就回到了蔡蔡自己手里,而实习生已经抱着巨大的热情投入到对下一个项目的脑洞发散中去了。

再比如说有次周末加班了一天,部门老大请大家吃饭,蔡蔡累得不想说话闷头吃饭,实习生精力充沛地跟部门老大讨论工作,老大问蔡蔡姑娘怎么不说话,蔡蔡笑笑说有点累,饿了。实习生大声笑起来说蔡姐我看你也没做什么事呀!

说完见大家气氛尴尬又赶紧道歉,对不起啊蔡姐,你今天没找我做事情我以为一点都不忙呢!

蔡蔡姑娘问我是不是她太敏感了,那实习生还没毕业,小孩子说话心直口快也是正常。

我说我初中的时候就不在老师面前说同桌没写作业了。

蔡蔡姑娘叹口气,说我好想辞职啊,我春节假的时候考到了潜水长证书,我想继续学潜水,当教练去。

我说你母上咋办,蔡蔡姑娘想了想,气得又下单了一款心仪的潜水装备。

又过了几个月,某天半夜,部门老大突然打电话给蔡蔡姑娘,问她对实习生怎么看,蔡蔡姑娘想了想说,挺积极一小孩,就是有点理想化,再磨练一段时间就好了。

老大说,她想辞职。

蔡蔡姑娘吓了一跳,说怎么回事啊,对工资不满意吗?

老大含含糊糊没说清楚,蔡蔡姑娘说可能她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一时冲动吧,小孩心性,她比较听x哥的话,你要不让x哥去劝劝?

x哥是部门老大哥,对每个人都很好,实习生喜欢和他聊天是大家都知道的。

实习生周五晚上提辞职,周一就走了,没有任何交接,蔡蔡姑娘认命收拾她留下来的烂摊子。

当晚加班,x哥突然找她,说你对实习生怎么看?

蔡蔡姑娘很奇怪,为什么突然每个人都问她这个问题,X哥犹豫了半天,说算了反正她都走了,我就跟你说了吧。

X哥说,她其实从很久前就一直跟我抱怨,说你故意打压她,故意否掉她提出的项目设想,说平常你都把事情丢给她,你自己其实没干什么事,她这次走,是因为上次老大提出的那个新项目,本来想让她独立负责的,但后来老大又决定让你来负责,她觉得是你背后给老大说了什么,她气不过就走了。

蔡蔡姑娘目瞪口呆。

蔡蔡姑娘又问,是不是她也跟老大说了这些,X哥说那天老大半夜打电话给他,问他蔡蔡是不是真故意打压实习生了。

蔡蔡想了想那天半夜自己给老大说的话,觉得自己宛如一个救了悍跳狼的蠢女巫。

你说我图什么啊?我他妈一个随时准备辞职走人的,我打压她一个实习生,你说我他妈到底图什么?

家教良好从不说脏话的蔡蔡那天跟我一连说了十来句他妈的,抱着新买的潜水装备哭花了妆。

我说你看X哥不是相信你么,大家心里都有数。

蔡蔡说我去找过老大了, 我问他他信那些事么,老大说,实习生已经走了,事情再怎么样也没有区别了,他只想留下来的人心里不要有芥蒂。

这话一听大家就知道什么意思。

蔡蔡哭着说我多冤枉啊,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打压她,我把她排挤走了,我连解释都不能解释,人走都走了,我说什么都是越描越黑。

但我没想到蔡蔡到底还是掰回了这一局。

那是两个月之后的事情,蔡蔡告诉我,她提了辞职,现在把工作交接完了,去一家潜水俱乐部当助教,等她把教练证考到手就可以当教练了。

我说那你妈呢?

蔡蔡说先瞒着,以后再说。

后来蔡蔡当了潜水教练,朋友圈里晒各种潜水美图,带着学生满世界跑,一年后的一天,我跟她聊天,对她现在的生活羡慕不已,聊到以前的事,我开玩笑说,你是不是得感谢那个实习生啊,要不是她,你还下不了狠心辞职吧?

蔡蔡冷笑了一声,说呸,一个职场绿茶而已,我凭什么要感谢她。

我咂摸了一下这个词,职场绿茶,忍不住叹为观止。

不得不说,其实很多人都遇到过这种人,自来熟,话多,擅长表现,可真让她做点什么事,总是不尽人意,你看她平常忙忙碌碌,可仔细一琢磨吧,好像什么都没干成。

偏偏咱们有句老话叫做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干了再多的逼事儿,腆着脸跟你道个歉卖个萌你就拉不下脸跟她生气,最后只能自己憋了一肚子气,还不知道背后人把你编排成了什么鬼样子。

我问蔡蔡,你现在的行业里有这种职场绿茶吗?

蔡蔡说也有,不过现在跟我玩套路没用,我只看能力,她真有能力把我摁地上摩擦都行,啥本事没有还要跟我搞幺蛾子就别怪我真打压新人,不就是看谁拉的下脸吗?

蔡蔡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笃定,跟一年多前在我面前委屈大哭的人判若两人。

@我村的芝兰玉树:蔡蔡又告诉我一件事,说X哥告诉她的,她走后实习生毕业没找到工作,跟老大商量想回原来公司,老大犹豫了一下征求部门意见,结果被X哥带头反对,遂未成行。 我和蔡蔡就着这个消息笑了半分钟,然后干掉了一瓶雪花纯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个职场绿茶而已,我凭什么要感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