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买房记

从北京回到东京刚过了一个月,我就买了套房。

这话听起来好像显得我挺阔气,其实不然。大学毕业已经二十多年了,我对钱一直没什么概念。20岁到30岁期间,我的工资相当部分进贡给了世界各地的葡萄酒园(葡萄园的地我可买不起,只不过喝喝红酒罢了)。30岁到40岁期间我把相当部分工资扔进了世界各地的美术馆(藏品虽然买不起,逛逛还是可以的)。

不惑以后我移居北京,中国朋友们都不停地劝我要“嗜钱如命”,可我为了听他们的宝贵劝言,请他们喝着鱼翅汤等,结果自然是分文未攒。然而当我从北京回到东京,发现日本经济连续17年通货紧缩,物价越来越便宜,房价也一样。听说日本的房贷年利率仅为0.7%,而且申请房贷首付近乎为零,我立马决定,“还等什么,买房!”

初次看房,我特意新制了西装,扮成个款爷走到了东京的正中心——皇居附近一座价格3亿日元(约合2500万人民币)的新建公寓。其实我的身家哪有3亿,连300万都没有,但“不见珍品不知个中玄机”是我一贯的做法。

踏进公寓的走廊,工作人员向我深鞠一躬说,“酷暑莅临,惶恐之至”,并递上了毛巾跟新榨的橙汁。巨幅屏幕上播放着宣传影片,工作人员介绍说,对于东京的公寓最重要的是如何应对地震,以前流行的是震不倒的“抗震结构”,如今的最新科技是减震防晃的“免震结构”。不仅如此,在公寓的入口,高科技可以感应住户所携带的钥匙由此自动摁下所住楼层的按钮,并且导入了从外部控制房间内的所有电源、煤气的系统,因此十分钟后到家的住户可以提前将空调制动。

参观样板房时,我更听说厨房的垃圾可以通过下水道里的“厨余垃圾自动分解装置”将垃圾瞬间粉碎冲入下水道。窗帘什么的也是全自动的,房间里也有自动清扫机完成清洁工作。在阳台俯瞰皇居的胜景,我说了句“容我考虑考虑”就匆匆退了出 来。

这样的次数多了,我也就放弃了购买高档新建公寓的想法,将目光转向了二手房市场。东京的二手房,根据所在地、楼层、面积、奠基年份、内部装修等因素确定市场价值。东京都中心地段的价格大概比北京城中心的房价要贵三成左右,以50~60平米的小户型为主。

看了20多套房后我发现,当今东京买房的主力是富二代的年轻人。我参观样板房时问过他们:“你们这么年轻,怎么赚钱的呢?”他们微笑地说:“都是父母掏出来的啊。”

受经济萧条的影响,哪怕他们自身没有职业,但父母在泡沫经济时代积攒的财富也绰绰有余。而其他人早就放弃买房了,大都租房度日,不禁让人感叹日本的格差社会趋势正在迅速扩大。

其间我看中了一套房,要价5000万日元(约合420万人民币)。与房主交涉价格时我采用了中国式讨价还价的方法:“3000万卖给我吧!”结果房主大怒:“开什么玩笑!”交涉告吹。据说在东京,“二手房的价格交易浮动在5%以内”是业界的常识。

后来我又陆续看了20来套房,发现了一套价格出奇便宜的房。一问才知道,这是一位中国女性的房产,但由于投资失败,被银行作为担保给没收了,也就是所谓的“问题房”。我听说“之前的房主是中国人”,便当场决定:“买下了!”我更是认为“这间房子一定是‘中国之神’赐予我的福祉”。我面朝西边双手合十拜了拜,再次感谢与中国结缘。(文 / 近藤大介 )

(摘自《看天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东京买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