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开年度股东会,谈了跟投资科技业有关的五件事

上周末,总人口还不到 45 万的美国东部城市奥马哈一下子多了五万人。这些人从全球各地赶来,为了听两个老人给他们上课。

其中一位是今年 8 月就满 88 岁的沃伦·巴菲特,他曾说更希望自己死后以老师的身份为人所铭记。另一位是他多年搭档、比他大 6 岁的查理·芒格。他们分别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董事长和副董事长。

美国东部时间 5 月 5 日早上九点半,两人在奥马哈 CentryLink 体育馆主持第 53 届伯克希尔公司的年度股东大会,介绍公司业绩、回答股东和媒体的提问。《华尔街日报》称这是场资本家们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

据负责股东大会现场直播的雅虎财经介绍,由于体育馆客容量有限,只有约 1.7 万人能在馆内听巴菲特和芒格谈论金融、政治或者人生观,其他人只能分流到城内的酒店收看电视直播。

自从巴菲特买了 IBM 和苹果的股票后,投资人就在关心他到底对什么样的科技公司感兴趣,因为之前巴菲特一个广为人知的投资理念就是不买看不懂的公司,科技业曾一度被他全盘否定。今年,投资人在这件事上的好奇心依然存在。

巴菲特和芒格再次反思错过一些高科技股票,如亚马逊和 Google。

巴菲特说亚马逊完全改变了零售业的运作方式,它的发展速度和经营效率无与伦比,并对贝索斯“非常尊敬”,认为贝索斯做的这些工作堪称奇迹。

“不过我想,既然都是奇迹了,我就不在上面下注了。”巴菲特说。去年他曾说“从未见过像贝索斯这样能够几乎同时在两个业务领域(云计算和零售)取得成功的人,这两项业务在客户分布和运营上真的有很大差异”。

巴菲特觉得自己和芒格对科技公司发展过程中的很多事情不了解,或者说了解的不够透彻。比如 Google 2004 年上市时有三个最高决策人,创始人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以及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三个人决定着 Google 大约 85% 的收入,这让巴菲特觉得不可思议和神秘。

后来比尔·盖茨作为伯克希尔的董事,也建议巴菲特要不要投一下 Google(Google 长期是微软的死敌),但巴菲特那时候没办法下一个结论,因为他不了解 Google 那些经营指标,没有办法测算 Google 现有以及未来价值。

“我们两个对高科技股都不太了解,在我们这么老的年纪,有几个人可以马上就了解 Google 的运作状况呢?我到过 Google 的总部,对我来讲好像进了幼儿园一样,”芒格说。“一个非常富有的幼儿园?”巴菲特补了一句。

伯克希尔买了价值 407 亿美元的苹果股票,是第二大股东,以后可能还会接着买。

巴菲特和芒格表扬了两位各掌管约 200 亿美元资产的投资经理 Todd Combs 和 Ted Weschler,认为他们的到来给伯克希尔带来更多科技领域的专业知识。

事实上伯克希尔 2016 年首次购入苹果股票正是由这两位投资经理完成的,之后才是巴菲特看到苹果强大的品牌价值,再决定增持苹果股票。

他在 2017 年接受 CNBC 采访的时候说,iPhone 是用户粘性非常高的产品,这是打动他的地方。今年他补充说自己投资的产品,是希望把它当礼物送出去的时候,人们想吻你一下而不是扇你一巴掌。

伯克希尔现在拥有大约 5%、价值 407 亿美元的苹果股票,是苹果第二大股东。今年一季度,伯克希尔刚增持 7500 万股苹果股票。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许我们买的更多,(持股比例)达到 6%、7%。”巴菲特说,“苹果的产品已经渗入到整个生态的方方面面。以我们的视角看,希望苹果的股价跌下来。”

在被问及伯克希尔为何连续减持 IBM,同时却继续增持苹果时,巴菲特说它们是两家区别很大的公司,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投资决策,“而我在前者的投资上犯了错。至于后者,未来我们将会见证我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

不买微软股票是为了避嫌。

“早期我们有一点很清楚,投资科技股就是一个愚蠢行为,”巴菲特说。这是他最初不投资微软的理由。

之后巴菲特跟盖茨成了密友、盖茨也加入了伯克希尔董事会,巴菲特觉得哪怕买一股微软股票都是个错误。他还担心假设入股微软一周后,后者就完成某笔收购,他跟盖茨都有可能成为被指控的对象。

马斯克说“护城河是一个愚蠢的概念”,巴菲特回应称自己仍然喜欢护城河。

巴菲特以其企业拥有宽广的“护城河”而闻名。他 1994 年接受《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采访时说,“我喜欢的企业都像坚固的城堡,四周被宽大的护城河包围,河里还有凶猛的鳄鱼。”

这里说的护城河是指有企业在面对竞争时有超强防御能力,可能是品牌价值,也可能企业已经建立行业门槛。

而在上周的特斯拉电话会议上,马斯克说护城河是一个愚蠢的概念。对此巴菲特说现在竞争节奏越来越快,许多护城河可能正受到攻击。

“马斯克可能会带来某些行业的颠覆,但我不想他在糖果方面和我们展开竞争,我觉得他不是我们这方面的对手。我们的其它产业也许不会那么顺心,但在糖果业,我们是老大。”巴菲特说。他们拥有喜诗糖果公司。

马斯克随后在 Twitter 上调侃说自己要成立一家糖果公司,挖一条护城河,在里面填满糖果。

比特币不产出任何东西,买它就是赌博。

巴菲特很早就在不同场合表示对包括比特币在内的一切加密数字货币不感兴趣。

股东大会上,他说加密货币最后结局会很糟糕,投资它们不会产出任何价值。巴菲特拿投资农场做类比,说付出之后总会有所收获,这片土地上实实在在的会生产出有价值的作物,产生了经济效益。

“比特币根本不会产出任何东西,你只希望下一个接盘人付更高的钱。有人问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买比特币?我觉得这就是赌博。”巴菲特说。

芒格补充,“我甚至比你还讨厌加密货币。对我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片混乱。很多交易加密货币的投资人简直太恶心了,一群人像是在交易完全没有意义的东西,然后另一个人说我也不能落于其后,我也要加入其中,这是什么逻辑?”

在去年 11 月的一次访谈中,芒格还谈到比特币和金本位间的对比。

芒格称,人们认为黄金极具存储价值是有根据的,因为你无法凭空造出更多黄金或轻易增加它们的产量,所以它具有稀缺性。

比特币理论上也具有稀缺性 —— 数量上限被设置为 2100 万枚。

“但是相信我,人是有能力创造更多的比特币。他们说不会这么做只是他们不想。如果有人告诉你比特币的各种规则使他们不能随意扩大产量,请不要相信他们。当有足够的激励出现时,就会有坏事发生。”芒格说。

科技业之外,巴菲特还谈了接班人、投资中国等话题。

他说自己跟芒格已经半退休很多年了,现在主要任务是配置资本。伯克希尔集团各子公司的 61 位高级经理都不会向他汇报工作,而是向伯克希尔保险业务副董事长 Ajit Jain,和伯克希尔非保险业务副董事长 Gregory Abel 汇报。但巴菲特仍旧没有提接班人人选。

至于中国,巴菲特说有很多投资机会,而且“芒格已经在中国找到‘猎物’了”。截至 2017 年年底,伯克希尔持有约 20 亿美元比亚迪股票。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巴菲特开年度股东会,谈了跟投资科技业有关的五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