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贫困人口就是为大城市而生的

佛系表情包的余温尚未完全冷却,被同龄人抛弃的第一批90后又忙不迭地认领了一个新标签:隐形贫困人口。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身为隐形贫困人口的90后,钱都去哪了?

“别看这个人表面光鲜亮丽,其实船袜已经滑至脚底。”

这句令人捧腹的段子是隐形贫困人口的真实写照。他们大多生活在一二线城市,以年轻的90后为主,坚持着“人生得意须尽欢”与“千金散去还复来”的行为准则,将朋友圈经营得有声有色,拍下自己吃过的精致料理,去过的旋转餐厅,照过的健身房立镜以及远远见过的偶像组合。在夜深人静时数着点赞数欣慰入眠。但是月底查询余额时,卡上消失的数字就成为了恐怖都市传说的一部分。“每月月底回想起来,自己觉得什么都没买,但是卡上的钱莫名其妙就没了,一定是蚂蚁花呗搞的鬼。”

这种隐形贫困困境不仅仅是一个供人自嘲调侃的载体,透过这个热词,我们能看见中国由储蓄型社会到消费型社会的转变,消费文化的爆炸式发展及贫困线背后的心灵曲线。

透过隐形贫困人口,我们能看见中国由储蓄型社会到消费型社会的转变,消费文化的爆炸式发展及贫困线背后的心灵曲线。(视觉中国/图)

消费文化的影响

千禧年之前,中国人咬紧牙关,精打细算过日子。随着经济全球化带动了文化的全球流动,发端于西方的消费文化慢慢进入中国,影响着年轻一代的价值观与消费观。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电影旅游,享乐主义至上的消费观促使他们成为新一代“月光族”。

《经济研究》中指出,消费文化最显著的特点是欲望消费与炫耀性消费。欲望消费很好理解,如“饱暖思淫欲” 。已经解决了基本生存需求的我们,会产生更高的精神需求,不单是指你侬我侬,爱情至上的性需求,更多的是一种凸显阶层,寻求社群认同和实现生活价值的需求。

身为都市丽人,没有一块随时可以拉起Burberry风衣袖子查看时间的卡地亚手表,怎么在朋友圈彰显自己不俗的品味?不去给独立电影捧场,将那些年欠过的电影票补上,就不好意思和热爱电影的人聊天。生活在快节奏的城市里,手上的星巴克咖啡,也许就是我们成功融入这个城市的标志性符号。

然而,买咖啡要钱,看电影要钱,买奢侈品需要更多的钱,做到以上这些或许只掏空了一部分人的账户,那些三天两头晒照,天南海北地旅行的人,才是哭穷哭得最厉害的——炫耀性消费,以追求个性,自由为目标,这十分符合90后的性格体系,动不动甩出的辞职信,对世界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是我们见到九宫格里笑得最肆意的那些面孔。

90后身处生产社会向消费社会转型的阶段,强烈的消费欲望同时也有利于个人积累财富的欲望增强。不过,假如收支能够保持相对平衡,尚且属于隐形贫困人口范畴。假如支出已经超过了自己所能负担的,那就要小心了,搞不好直接显形为贫困人口。消费文化中存在着种种声望经济,这诱导人们去选择不同层次的消费品来维持他所属的社会阶层,或者是努力进入所期望的社会阶层。许多大学生频频陷入裸贷风波,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冲动消费。

向健身房祈愿,办卡一定能瘦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学研究》一书中最有名的论述是:当个人是一个孤立的个体时,他有着鲜明的个性化特征。当这个人融入群体后,他就有着情绪化,无异议,低智商的群体特征。而群体往往呈现出的是“盲目,冲动,狂热,轻信”的面貌特点。

消费文化是城市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无孔不入。所以我们的目光可及之处,皆是广告。如果我们没有办法拒绝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没有办法拒绝消费升级带来的洗脑营销。

根据《2018生活消费趋势报告》,90后逐渐开始成为重要的消费群体,尤其是在健身与养生方面,消费更是逐年稳步提升,比较直观的数据是2017年的沙拉订单量比2016年高出整整24%,单笔订单价格也一直在上升,2017年,均价51元,所以如果网红或者明星还在不断健身或者晒养生餐,很快,身为隐形贫困人口的我们,就要连草都吃不起了。

健身成为了丑小鸭蜕变白天鹅的热门方式,也成为了国内外各路网红用励志女神人设涨粉的套路。各种咪蒙体“享乐主义”文章被人认领并转发,狂欢的公众号用一篇又一篇的十万加收割流量,以至于健身房就是精致男女的神坛,养生餐就是他们愉悦自己的标配,而冲动的90后,则是一心想要融入这场群体的狂欢,提升生活质量并愉悦自己。

佛系不是无欲无求,而是高攀不起

消费观念的变化及过度商业化是隐形贫困人口消费的主要原因,但是造成贫穷属性的根本原因是,物价高,工资低。根据《2018年北京薪资水平报告》,北京的人均工资为6906元,是全国平均工资最高的地区。但是北京的生活成本呢?房租,水电,伙食开支,大概就占去了大半的工资。很多人背井离乡来到大城市奋斗,最终目标都不外乎是拥有一个自己的家。但是一二线城市房价是一骑绝尘,再看自己的工资,所以大部分90后,都会延伸出一个想法:与其节衣缩食地过一辈子苦日子也攒不下一套房,不如肆意潇洒,将钱用在自己能消费得起的地方。而金融创新和父辈晚年较好的社会保障则为这种消费观提供了现实土壤。

90后自嘲为隐形贫困人口,也是寻求认同主流社会认同的一种方式。在这个时代,一个人的成长,往往靠他消费水平的爬升来体现,一个人的成功,也是靠消费能力推理出来的。法国后现代主义理论家鲍德里亚阐释的“消费社会”理念中,指出人在消费型社会中,消费的不再是物,而是一个符号。同时,社会依靠符号区分阶层。在以成功作为单一价值尺度的大城市,年轻人只能选择融入或者逃离。选择精致生活的90后,也将精致生活制成符号,用来模糊消费收入与阶层的对应关系。

融入城市的高昂成本,使得显性奢侈成为了必要,隐形贫困成为了结果。

来源:南周知道 WeChat ID:nz_zhid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隐形贫困人口就是为大城市而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