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这部电影真是狠毒啊!

前一个月看完《大佛普拉斯》后我就奇怪,如此佳作竟然没能拿下这一届的金马最佳影片,它在竞争中输给了《血观音》,那我就来聊聊这部极为狠毒的电影。

看《血观音》的整体观感不如《大佛普拉斯》,但我依然得承认,这是一部好作品,拿到金马的状元实至名归。

近几年香港金像奖逐渐边缘化,台湾的金马奖却越走越稳,没有固步自封,既容纳大陆、香港的作品,也暗暗的力捧本土新人,真是有点华语电影第一大奖的气象。

特别是今年,《大佛普拉斯》的导演黄信尧与《血观音》的导演杨雅喆,之前名气都不大,这次横空出世,让世人知道台湾不光有小清新,还有如此力度的杰作。两部作品都是表现当下台湾社会,但层次刚好相反,《大佛普拉斯》是下层的引车卖浆者,而《血观音》是上层的富家大户。

这是部非常怪的作品,看的我一愣一愣的,它的叙事、格调、节奏,都超脱于套路之上而自成一格,我看完第一遍后有很多地方没看明白,特别是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又马上刷了一遍,才算大致缕了个头绪。

下面我把这个故事大致说下,一些模糊的点着重解释,会涉及到关键情节剧透,但我觉得你先听我讲讲,会更好的欣赏这个故事,电影的妙处也并不止在真相大白的那一刻。

上来先出场的是一位叫棠真的女企业家,在某大型项目的启动仪式上,她接到一个电话,就急匆匆地离开,媒体通过唇语解读,看出她在电话中说了一句:“请救救她”。

这时画面转到一对说书人身上,导演安排由他们俩来讲述整个故事,正所谓“挥一挥金戈铁马,表一表古往今来”。他们时不时会出来吹拉弹唱一段儿,就像《红楼梦》中的判词,提领接下来的情节与人物命运。

这里可注意的是色调,《血观音》里大量的运用“紫色”,这是一种高贵又带神秘的颜色,同时也是权力的象征,比如“紫禁城”,这是在暗示电影讲述了一个关于权力的故事。

时间回溯到许多年前,情节集中在棠夫人、女儿棠宁和棠真身上。(一水儿的紫衣)

棠夫人是名将遗孀,人脉广播,她名为古董商,实际是政商两界的掮客,其核心业务是把钱换成权,或者把权变现成钱,这个人物具有多重血脉,她港人出身,母语是粤语,跟着军人丈夫来到台湾,无论是文化修养还是政治智慧,都是人尖尖。

女儿棠宁浑身散发着性魅力,天生吸异性体质,她每天浸泡在性与酒精里,是个很野的角色。电影开头就是她与两个所谓的远方堂兄搞3P(其实是棠夫人豢养的家奴)。

小女儿棠真正上初中,她一开始就像是家里的使唤丫头,端茶倒水儿,沟通内外,她名为棠夫人的女儿,其实是棠宁的私生女,这一点导演并没有交代太清楚,可以推测应该是棠夫人不想爆出家族丑闻,如果棠宁人设崩塌,就不能再为其所用,所以隐瞒了事实。

其实她才是故事里那个最狠的女王。

故事的主线是一个政商勾结的阴谋,人物关系极其复杂,我下面先简要一说,阴谋主要分成两层。

首先是可见的。中央构想了一个叫弥陀的商业开发计划,有两个地方是备选:秀山与丽水,棠夫人作为中间人,联络了议长、县长、农会主席、王院长夫人等多方力量,共同来挖中央墙脚,先买下地,等计划公布,地价涨了倒手就是几倍的利润。

钱从哪里来呢,大头就是农会的林主席挪用出来的30亿。棠夫人使了一系列花招,让众人都认为中央会选秀山为开发地,她让棠宁用财色去贿赂了营建署的官员,也就是那个“淫海小清流”。

这个谈贿赂的过程很有意思,两个人自始至终都是顾左右而言他,用水迹在桌子上写钱的数目,棠宁写了个100万,小清流加了一撇,变成了200万。

于是,小清流放出消息,说弥陀计划会落地到秀山,所有人都把钱投进去,但这时候,棠夫人却让一个报社记者爆料说项目有违规问题,舆论大哗,项目的地点遂改在了丽水,棠夫人之前已经挪用了30亿暗自在丽水买了大片土地,由此获得了丰厚利润。

以上是阴谋的第一层,其实更重要的是在第二层,棠夫人的终极目标不是钱,而是权力。她精心策划这盘大棋是要扳倒王院长,让自己的情夫冯秘书长上位。所以才会制造出了农会林主席的灭门惨案,非法炒地皮加上撇不清的灭门丑闻,王院长果然被绊倒,一向低调的冯秘书长摆了摆姿态,自然就接了班。

我猜有同学可能对叙事细节有些疑惑,你只要时刻记住,棠夫人的终极目标是“扳倒王院长”,并让火烧不到自己身上,很多事情就能讲通了,她甚至对于钱上的损失也不是很在意。

电影中处处有伏笔,一开始其实棠夫人的终极目的就暗示给了观众,他对农会林主席说:

这个阴谋机关算尽,无论大小细节都在棠夫人的掌控之下,逻辑上也基本讲的通,但有几个地方还是有些牵强,比如林家女儿翩翩怎么会没死,杀手不应该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我觉得这部电影最好的地方不在于诡诈阴谋,而是三个女性角色的塑造,让人感叹人性的深渊,竟可以如此黑不见底。

棠夫人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收敛低调,在一开头送王院长夫人菩萨像的时候还挺狼狈,菩萨被意外弄坏,险些就下不来台,她似乎有些搞不定女儿棠宁,有时候还显得挺委屈。

当她跟死去官员的妻子对话时,自称是“底下人,上面人的事我们不清楚”,姿态放的非常低。

棠夫人的獠牙是慢慢呲出来的。

当得知有一个警察可能会查出点什么的时候,她专门买了套性感内衣给棠宁,暗示她去色诱警察。

当电视新闻上播报,大难不死的林翩翩可能会醒过来时,她正在教棠真画画,面对这个非常不利的消息,棠真显得很慌张,但棠夫人的脸上却稳如泰山,继续画画,说出了一段隐喻与意境兼备的台词,尽显毒辣,这段导演的把握极为出色,就像在无声的杀人,是全片中我最喜欢的一段。


棠夫人说这段台词的时候,用的是粤语,这等于是对棠真的精神培训,林翩翩可能会醒,但孩子你不要怕,你越怕什么,就越要迎头而上,这让我想起罗斯福在大萧条时期鼓励国民的一句话:“让我们恐惧的,其实只是恐惧本身”。

这同时也是在暗示棠真,你要杀死林翩翩,因为她是最容易接近病床,而且绝不会被怀疑的那个人。

到了最后半个小时,棠夫人才真正走到了前台,当议长特助在KTV中威胁她时,她点了一首《上海滩》,唱的霸气十足。

接着拿出议长灭口官员的视频,干净利落的完成反杀,轻描淡写的说你道行太浅,找个高级一点的来跟我谈,这个残影镜头尽显女王本色。

但棠夫人的形象还不止于此,她的终极目标看似是帮助冯秘书长上位,嘴上小鸟依人地说“有你就够了”,但她绝不仅仅是这个政客背后的女人。

有一个细节,当冯秘书长成功后,两人在幽会,冯秘书长在桌子下握住棠夫人的手,棠夫人却马上把手抽出来,反过来从上面握住了冯。

这是在说:虽然表面上我是个皇后,以你为尊,但其实,我才是真正的幕后玩家。是我,让你获得这样的地位,同样,我也可以毁掉你。“万里长城今尚在,不见当年秦始皇”。我才是基业长存的万里长城,而你们这些政客,只是我的兵器与棋子。

细思恐极啊!惠英红演的真是太出色了,金马影后,舍我其谁!

第二个人物是女儿棠宁,她是个分裂的人物,她是恶的帮凶,同时也是个受害者。

棠宁一开始的形象很负面,跟两个家奴3P,场面上八面玲珑,媚态十足,在淫海小清流到宴席上闹事的时候,她抛几个媚眼就把人给勾走了。

但也正是在那场宴席上,还有挺长的一段戏,是她拿着那个小记者送给棠夫人的金吊坠暗自神伤,同时背景响起一首歌,歌词里有这么几句:“我还有几句话,想对你解释,但是藏在心肝底卡的实在”。(后面那两个形象应该也有意图,可能是代表着她带着面具画着浓妆做人)

她是母亲棠夫人的白手套、防火墙,开发项目的计划,都是以棠宁的名义展开,30亿的款也是汇到她的户头,如果出了纰漏,可以随时撇清。

我看的有的同学说不理解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坑自己的女儿,其实我觉得说的通。有一些最重要的事,不能交给血亲以外的人,她必须信任女儿,同时,当家族的利益受到威胁,棠宁是可以“弃”掉的,因为棠夫人自信,只要自己没有倒,就永远可以庇护棠宁,即使她看起来“倒”了,也可以让她不至于翻不了身。

棠宁对母亲是又爱又恨,她渴望得到母爱,电影中多次出现她躺在母亲的膝前,有点撒娇的意思在里面,所以虽然很不满,也会忠实的执行棠夫人的指令。

但同时,她的自我意识也很强。她恨母亲控制自己的人生,也恨母亲把棠真据为己有,亲生女儿活活变成了妹妹,她后来的一系列举动,比如酗酒、吃安眠药,都有种自残的成分,就是要残给母亲棠夫人看,时刻提醒她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

那棠夫人对棠宁呢?我觉得是有爱的,她并不想真的杀死棠宁,但棠宁触及到了底线,她带走了棠真,这个自己一手培养的接班人外孙女,为了家族的利益,棠宁必须死。在船爆炸的同时,棠夫人在屋子里念心经,留下的泪水,我相信并不是哭给谁看的。

棠夫人后来对冯秘书长说:“我们这个年龄,什么都看淡了,但如果心里没有狠过一回,哪来的淡呢”?


接着同机位变焦到棠宁的遗照,冯秘书长礼貌的一笑,他哪里知道棠女士做出了怎样的“狠心”。

最后一个人物是棠真,文琪靠这个角色拿下了金马最佳女配桂冠,这个小演员真是前途无量。

你可以把棠真看作是棠夫人的一个化身,这部片子妙就妙在,用祖孙两代人来诠释了同一个形象,棠真就是少年时代的棠夫人,棠夫人就是长大后的棠真。

棠真并不是生下来就狠毒的,她对“姐姐”棠宁也有关心的时候,表现就是她给棠宁买过很多颜料,只是没有给她。她一开始就本能得觉得这个姐姐和自己的关系很奇怪,等到大了一点,知道这个家谁做主,就自然的倒向棠夫人一边,成为她的小跟班,眼看耳闻,学习权谋之术。

棠夫人告诉她:“端茶递水的人是没有眼睛和嘴巴的”。

这句话就是棠夫人告诉她的隐忍之道,意思是,你可以听可以看,但不要轻易的说,要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回报。

她是个天生的权谋家,不自觉地就运用了这个秘籍。她嫉妒林翩翩与Marco在一起,当林夫人问她Marco怎么没去,她说:

这句看似无心的话,直接就把翩翩和Marco给卖了,我倾向于认为,她是故意的,其后还有一系列的镜头闪回到此场景,但并不是表现她的悔恨,而是解释仇恨从何而来,其中有组镜头是在雨中,她重复着这段话,这段气氛非常惊悚。

因为之前林翩翩和Marco取笑她,说她偷看自己的妈妈和别人做爱,这个秘密所有人都知道,只有棠真不知,从此她就滋生了仇恨,那个镜头接着的是棠真在学日文的画面,她说:


接着她听从棠夫人的暗示,去杀林翩翩,这个桥段是电影最后才揭示出来的,当棠夫人目睹她对林翩翩见死不救,内心就认定,她可以成为继承者,自己的家族,在这条毒龙手上,会基业长青。

那棠真对棠夫人,也就是她外祖母是什么态度呢?我觉得是无穷无尽的恨,恨她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恨她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剥夺了自己的童年。

所有这些,都汇聚成一个看似是爱的举动:我要让你活着,痛苦的活着。

所以她才会在电影一开头说:请救救她。才会在棠夫人的病榻前说出下面这段话:


注意这时候棠夫人的手猛烈的抽动了一下,她知道了,这是棠真对自己最后的复仇。

所以电影最后一个镜头导演才会放了这么一句话:

卧槽,这部片子真是太狠毒了,人性之恶啊!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还有两个小问题我解答一下。

很多同学可能没看明白Marco到底是个什么角色,他可以说是权贵手上的玩物,在火车上他准备强奸棠真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口中的老板娘,就是林夫人(两人通奸),所以棠真说Marco在与林翩翩约会时,林夫人才会如此的生气。Marco可能和林翩翩之间是真感情,但是与权贵的名声比起来,就像只小蚂蚁一样,可以随时碾碎。棠真后来把他救了,也不是出于什么爱,而是一种占有欲,把他当作一只宠物狗罢了。

二就是反复在片中出现的那个苹果是什么意思。

我看到有人说是指《圣经》里亚当夏娃偷吃的禁果,这个我觉得不太对,因为《圣经》中只说是“果子”,根据《圣经》中水果的出现的频率,更可能是无花果。

我认为这个说法比较成立:苹果在拉丁语中是“malum”,这个词的另一个意思是“罪恶”,所以这个镜头应该就是暗指“恶”的生生不息。(我并不懂拉丁文,只是之前凑巧看过一篇考证的文章)

写完以上的文字,我突然想起了一首歌,老牌爵士歌手Billie Holiday演唱过的一首老歌《Strange Fruit》(奇异的果实),原本是控诉黑奴制度的,但我觉得氛围、歌词与《血观音》简直太搭了,我放在这儿,大家品一下:

Southern trees bear a strange fruit

南方的树上结着奇异的果实

Blood on the leaves and blood at the root

血红的叶 血红的根

Black bodies swinging in the southern breeze

黑色的尸体随风摆荡

Strange fruit hanging from the popular trees

奇异的果实悬挂在白杨树上

这一家子啊,就是带血的根茎上,催生出的三粒带血的果实。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也许人性中的恶与善一样,都会长命百岁,万年富贵。

来源:电影最TOP WeChat ID:film_top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血观音》这部电影真是狠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