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小米的调笑从来不加掩饰,但对这家公司的敬意同样半分不少

@阑夕: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2016年的小米,处于有史以来最焦虑的阶段,其实就是发展节奏没有控好,过早的摸到线上渠道的天花板,导致整体增速一下子撞上了一堵软墙,而蓝绿两厂的适时崛起,又给了小米很大的压力,甚至是自我怀疑。

在用市场成绩说话的逻辑体系里,强行辩解永远是苍白的,没打过就是没打过,你越是表示对手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哪怕的确真的没有——就越是显得吃相很酸,所以雷军在那一年也很郁闷,一年下来就见过一轮媒体,还是闭门形势,或多或少吐了一些苦衷。

接下来就是劳模从管理岗重回执行岗的飞奔,从网销到零售的模式切换、小米之家的遍布扩张、全面屏概念机的投放、高管系统的换血洗牌、极端调高供应链权重、抓紧时间出海释放产能⋯⋯每件事情都不是独此一家的创新和意想不到的壮举,但是每件事情都能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实现90%的完成度,这就是强执行力的结果。

我对小米的调笑从来不加掩饰,但对这家公司的敬意同样半分不少。

* 图为小米在印度市场一年以来的开挂结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对小米的调笑从来不加掩饰,但对这家公司的敬意同样半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