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过或经历过的最神奇的工伤是什么?

性功能鉴定。

这个是我作为泌尿外科医生见过最神奇的工伤鉴定。

起因是小伙子机械工,在工厂干活时候不甚从高处摔倒,地上有物料正好坐到了会阴部,引起了医学叫做会阴部骑跨伤,就是尿道的前面损伤,当时阴茎肿胀,尿道滴血。紧急送医院急诊,我们也给予了保留导尿,消炎止血等处理。应该来说小伙子伤的还幸运,不是那种尿道损伤,特别严重需要手术的,应该说只是需要休养就会改善。

本来受伤程度不重,应该是不幸中的万幸,但是转折来了。小伙子年轻,刚找了对象结婚,这伤可捅了马蜂窝。女方家开始不依不饶,跟男的家里说这要保证男的功能肯定要可以,而且必须保证以后也没问题。我们家女儿觉得最近不行了,必须要求男的厂方不光是受伤赔偿,还要保证性功能上没问题,不然也是要多赔偿的。

小伙子的厂里听到这个就火了。按照你受伤的赔偿我都给你了,该休息也休息,该治疗也治疗。我们厂里怎么能保证你以后性生活和不和谐。难不成你以后生不出儿子也要厂里给你赔偿?你老婆性生活不满意我还有责任了?别废话,工伤鉴定吧。

我见过的神奇的工伤鉴定就来了。小伙子家里人开始说自己儿子那方面不行了需要经济赔偿,厂方说你性能力不行我没办法验证,你总得给我证据,口说无凭啊。

两方都跑到医院来问这个怎么鉴定,专家也觉得为难。这个性功能非常主观的,很难有鉴定的标准。你说什么是行的标准,原来多久,现在多久,老婆满不满意。这个实在无法描述。因为不是受伤严重引起了没有功能,只是当事人觉得没有原来好,这个怎么评价鉴定很难。

我觉得其实那个小伙子才是最难受的。本来受了伤就很意外,女方家还要质疑自己那方面以后有没有问题。问了赔偿和以后的保障,还要说自己跟原来比好像是不行了。每次面对医学专家都要说自己不行。男人最怕的就是说不行,自己还要很积极的去表达。厂里么还要说你行的,不可能给你保证你以后行不行。

这个工伤鉴定过去好多年了。我还是记得那个小伙子过来鉴定时候无奈的眼神。旁边家里人在说他不行了,要赔偿。厂里的人他行的,这个伤不会影响性功能,只是外伤,不肯给赔偿。然后自己还要说自己不行。当时的情况,就算小伙子自己行,可能也要说不行,家里人还是希望能要些赔偿款。

这个工伤鉴定是我见过最神奇的。自己性功能可以,还是要硬说自己不行。别人还硬要说你行。这个真的没办法解释啊。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听过或经历过的最神奇的工伤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