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在北京有五套房,我还是选择租房》

评《在北京有五套房,我还是选择租房

@老消道息:

在我看来租房幸福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自己事业有成、有钱的中年人,可以不用太顾及房租的价格,完全按照自己的要求和喜好选择好的房源;还有一种是家里有钱,后方有保障,可以无所顾忌的选择自在生活的人。

我认识一对30多岁的年轻夫妻,在北京有两套房,成都两套,杭州一套,青岛两套,他们的房子都出租出去,光房租钱就有不少,夫妻俩工资收入小100万,他们自己租房住,房子随时换,风格随时变,没事就世界各地旅游,完全看心情。

但大多数是像我这样在一线打拼的赤贫青年,对租房的态度实在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轻松。

最近,《2018一季度人才吸引力报告》显示,北京、上海、深圳持续领跑工资榜。北京白领平均月薪10521元,上海则为10001元,这部分处在一线平均工资线上所谓的“白领”群体,在这个工资线上的只能勉强徘徊在赤贫线上。除了吃吃喝喝,合租个小单间就得三千多,聚会都不敢频繁,而且没法活的太自我,大钱给不了父母,偶尔一两千的发个小红包,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意,生活确实过的紧巴巴。房子到期就得继续广撒网,到处找实惠的房源,然后拖着行李搬进另一个合租屋。在有限的条件下,每天努力把生活过的更好一点。

看到这些关于租房的小故事,突然又想起了三月初我和碟叔一起看完房后在朋友圈发的一条说说:

我们这些北漂的底层贫苦人民,挣钱的速度永远赶不上北京房价上涨的速度。我和小霍俩人在元宵节的晚上去看房,去的时候坐的顺风车,小霍特地加了5块钱的感谢费才有人接单。

司机是一对30岁左右的北京夫妇,一路上他们在聊高档聚会,谈论再买双Testoni鞋,周末去哪里野炊……坐我旁边的小霍已经睡意昏沉,说不羡慕北京土著的话是假,但我在心里默默的想象着给小霍看的这个新房子咋样?小霍是不可以很快搬离知春路的地下室了?我们现在的愿望只是租个合心的小屋,努力工作。

房子比我们想象的好,一居室,宽敞明亮,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虽然不在市中心,但是这房子的品相已经让我们打定注意要租它了。

回去的路上,风有些大,我拉着习惯慢走的小霍一路狂走去赶地铁,小霍有些喘不上气,她好久都没有这么快速的走路了。圆月挂在头顶,我替小霍计划着搬来这里的新生活。

今天早晨,我和小霍准备去签合同,还没出发,小霍发来信息说中介说房租每个月涨了400块,我又打电话去协商,毫无结果。住有阳光的一居室的梦想破灭了,我劝小霍别难过,说实话,我心里有些悲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评《在北京有五套房,我还是选择租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