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神仙下凡,被我碰上了

这事还真有点魔幻。

我家附近有一妇女平常体弱多病,孤家寡人,一人生活。

一天,她突然正襟危坐,嘴里叽叽咕咕,说自己被龙神附体,自称龙女。

这破事我听到了只是笑哈哈,这邻里乡亲的彼此都知根知底,就你还龙女,先把自己一身病给看好了行不行。

但是没过几天,这事越传越神奇了,这女的说自己很有法力,要附近的居民都给她进贡。你猜怎么着,还真有人给她来进贡了。

给钱倒不至于,一开始就给一些米面,送鱼肉鸡鸭的就顶天了。

但这女的自己也不怎么吃,喊了几个女伴,在家煮面做菜,免费送给附近的人品尝。

虽然将信将疑,但白吃米面,也顺带看个奇怪,于是去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人一多,嘴就杂,留言就越来越多,龙女的法力就越来越神奇了。

后来我发现自己家人也在谈论这个龙女,说起来眉飞色舞,有鼻子有眼,什么她法力显灵了,说谁谁谁看到她说了几句就痛哭流涕,然后跪拜不起了。

她家里也焕然一新,家具换了一下,虽然不算豪华,但也比之前好了许多。

香烛摆起来,神仙画挂起来,烟雾弥漫,她整日坐在屋里,周围围着一群大爷大妈,倒也有点得道成仙的模样。

我听到这些传言,自然是十分厌恶,一看我厌恶,家里人也对我厌恶起来,说:你当我们迷信,现在谁还迷信?不就图个新鲜吗?

都是至爱亲朋,难听的话我也说不出口,所以他们聊天的时候,有新闻联播我就放新闻联播,声音开得老大。

然后,事情就开始逐渐的荒诞了。

真的有人去找她问事。

什么事业不顺、情感受挫,甚至是家长里短,都去找她。

她的阵仗越来越大,法力在传说中似乎也越来越大。

后来,她家的米面都收钱了。

一天下班,我老娘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我去讨碗神仙面回来给小宝吃。

我听了一肚子恶心,想对我老娘翻一个白眼,但最后我也只能去放新闻了。

晚饭前,我老娘从外面进来,端了一碗面给我女儿吃。

我知道这面哪来的,但也说不出话。

老娘一边喂小宝,一边说:奶奶花了 20 块给你买的神仙面,你要好好吃,吃了身体好。

我当时叹了一口气,这还能说是自己“图个新鲜”吗?

“神仙面”事件之后,我对家里人谈论这个采取了脑内自动屏蔽的策略,耳不见为净。

但龙女可没打算放过我。

传说她定了一个日子,把信徒召集在一起,说是要展示法力。

这事顿时炸开了锅,一个个信徒说起来唾沫星子横飞。

我听了以后感觉太他妈的魔幻了!

各位,我这里是南京啊!!!

南京啊!!!

虽然是二线城市,但还不算落后、贫瘠、愚昧吧!

但眼前的一切让我怀疑我是不是活在梦里。

到了龙女施法那天,我严肃地对我老娘说:你最好别去,万一人多,告你们是非法集会,当心警察把你们逮起来。别自己往枪口上撞。

我老娘一听就不开心了,数落了我一顿。

我气呼呼地上班去了。

后来下班回来了,我看见一群大妈在路口聊天,聊的自然就是这个龙女的事情。

回到家,看见老娘正在做饭。

我说:今天你没讨碗面回来?

她翻了我一个白眼:骗子!

我问:怎么讲?

她就说了,今天确实去了很多人,屋里屋外满满当当,一个个等着龙女展现法力。

这龙女也挥手晃脑地舞了半日,正要施法的时候,外面来了一辆车,下来一个小青年,冲进来坐在龙女旁边,臭骂了她一顿。

小青年说自己是龙宫太子,骂这龙女太过招摇,道行不够还敢当众施法,老龙王不开心,要她赶快回去。

这女的被骂得痛哭流涕,然后一阵抽搐,似乎失去了神采,又变得和以前那样病态萎靡。

信徒们一看,纷纷鸟兽散。

后来他们的谈话内容就是:我说吧,早就觉得这女的招摇撞骗,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鬼话。

我老娘自然也在我耳边这样唠叨,但我也不想顶她。

20 块钱的神仙面谁买的?

我个人当然认为这是一个局,一开始往这龙女家跑的人,包括送米面的,肯定是演的。

那个运作的团队还是挺厉害的,前前后后,从女的自称龙女附身到最后龙女回去,前后也就十几天的样子,但是,牟利多少,我就不知道了,还有最后一天到底去了多少人,我也不知道。

这事没过去多久,应该是 16 年的事情,但自己一直没有参与,所以细节上的事情我就了解不多了,也不能够再提供给各位,但我倒是想问问大家,还有没有地方有过这种类似的事情。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事 · 神仙下凡,被我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