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最大问题:我们都想找一个自己配不上的人

01

4月12日凌晨,在杭州西湖边一幢楼里,一个22岁的女孩自杀了。

和她一同停止呼吸的,还有肚子里的胎儿。

她为什么要自杀呢?因为富二代男友劈腿了,不爱她了,提出了分手。

半年里,她为男友怀孕了两次,但依然留不住这个男人的心。

她死后,母亲悲痛欲绝:“我这辈子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啊!”

这几天,这个事情闹得很火。

很多人大骂富二代:“无耻渣男。”

也有人鄙视女孩:“拜金,活该。”

我不想就事论事来论断某男某女的是是非非,只想就这件事来说说爱情的三大问题,好为人师地给有些女人(或男人)开开脑。

02

问题1:我们都想找一个自己配不上的人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艾瑞里,做过一个“男女配对”实验:他找来100名青年,男女各半。

然后在他们后背贴上1到100的数字,男生贴单数,女生贴双数。

实验要求:找一个异性配对,配对成功后,你可以得到两人数字之和乘以10的奖金。

但有两个限制条件:

1、自己不能偷看自己的数字。

2、不能把对方数字告诉对方。

大家猜猜配对结果会是怎样?

结果1:数字越大的人,追TA的异性就越多。数字越小,就越遭人嫌弃。

结果2:本来已配对成功的人,看见更高数字的异性后,便舍弃现在对象去追求那个异性。

结果3:绝大多数人最后配对成功的对象,其数字都非常接近自己的数字。

根据这三个实验结果,

艾瑞里得出三个结论:

越是实力相当,男女关系越稳定。

只要实力出现大的差距,男女关系便开始走向不稳定。

稳定的关系,是强者对强者的欣赏,而不是强者对弱者的同情。

艾瑞里最后总结说:“爱情就是一场精确的匹配游戏,最最重要的就是要门当户对。”

前段时间,“路财主”也说过这个问题。

我觉得他说得特别到位。

他将男女择偶标准,简化为三方面:容貌;地位;能力。

每一方面满分为100分,最低分0分。

一个人的实力=容貌分+地位分+能力分。

当谈论别人的爱情时,我们都希望是公平的:“60分的人就配60分左右的人,

250分的人就配250分左右的人。”

但一轮到自己时,期望就变了:“我虽然只有60分,但我想找个200分的人。”

“凭什么我就不能成为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

“我爱的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大多数爱情悲剧就是这样诞生的,源于我们都想找一个自己配不上的人。

上面那个自杀身亡的姑娘,论实力,她其实是与富二代有很大差距的(抛开人品不谈)。

她以为自己可以成为灰姑娘,哪知道对方仅仅只是玩玩而已,他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她,他压根就觉得:“你哪里配得上我?”

奶茶妹妹章泽天嫁给刘强东后,很多人感叹:“真是走狗屎运了。”

我告诉你,这才不是“灰姑娘遇到了白马王子”,而是“强者对强者的欣赏”。

章泽天中学读的是南外,这可是江苏省最好的中学。

人家17岁就获得了全国健美操大赛亚军,全国练健美操的,没百万也有五十万吧。

这还不算,还有更牛叉的:人家18岁就考上了清华大学,人家大二时就被交换到哥伦比亚大学。

人家刚一毕业就进了微软。

…………

刘强东为什么会娶奶茶妹妹?这才是真相。

也就是说:你本身是一张王牌,才能和王凑成“炸”。

这就是我想对很多人说的第一句话:最好的爱情一定是势均力敌的。

所以择偶时请先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尽量少做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美梦,不然你会摔得很惨。

我不是说你不能有高目标,你当然可以有很高的目标,但是请记住查理·芒格的名言:要想得到某种东西,最可靠的办法是先让自己配得上它。

你想得到宋慧乔,请先成为宋仲基。

你想得到宋仲基,请先成为宋慧乔。

03

问题2:把爱情当作人生的全部意义

前几天,表妹找我给她介绍男友。我问她:“你喜欢什么类型?”

她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希望他特别在乎我,我也要特别特别在乎他,我们彼此都是对方生命的唯一,离开彼此人生就了无意义。”

生活中,很多人都跟我表妹一样,把爱情当作人生的最大意义或全部意义,

“爱情对我来说就是一切。”

“爱情在我心里永远排第一位。”“失去爱情,我就活不下去了。”这些把爱情当作人生最大意义的人,最后都活成什么样子了呢?

我先讲一个李宗盛的故事:1988年,李宗盛和朱卫茵结了婚。

朱卫茵就是一个视爱情如生命的人,天天就想着“希望他能陪陪我”,只要李宗盛不能陪她,她就心烦。

终于有一天,李宗盛提出了离婚。

离婚后,有一次采访。

主持人问李宗盛:“你现在还能接受比你小很多的女孩,并结婚吗?”

李宗盛回答:“女孩?恐怕不行。”

这话什么意思?

“如果再谈恋爱,我一定会跟这个女生讲,如果我有快乐,我愿意跟你分享,但我没法给你快乐。一个人应该学会自己寻找快乐,而不是一味地等待别人给与。自己找到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如果只是把自己的快乐寄托在别人身上,寄托越深,得到的伤害就会越重。”

那些把爱情当作人生最大意义的人,最后都活成什么样了?

几乎毫不例外都活成了朱卫茵的样子。

作家李筱懿做过一个女性调查,

调查后,她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女人,一旦把爱情当成主打歌,最后的结果就是沦为配乐。

特别喜欢李筱懿的一句话:“真正把生命活明白的女人,会像大多数男人一样,把生活活成多项选择,就像四条腿的椅子,少了一条腿依旧能够站立。

而不是活成一道单选题,好像一把伞,只有一个主心骨,还得指望别人撑着,断了便散成一摊,再也支不起来。”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爱情,不应该成为一个女人的最大意义。

“不要天天都只绕着爱情转,一个健康的爱情的模式,爱情比重应该只占到30%-60%,不要太多,也不要太少。因为你还要给事业留空间,还要给爱好和兴趣留空间,还要给父母、孩子、朋友留空间,所有的这些空间都存在着,你的人生才会快乐和丰满。”

所以,我有两句话想送给大家:

不要把爱情当作生活的全部。把爱情当作一切的人,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离那种把爱情当成人生全部意义的人远一点,这种人一不小心就会出大事。

做到了这两点,你才能——在拥有爱情的时候不失去自己,在没有人爱的时候不失去生活。

04

问题3:失去他,我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人

那个22岁的姑娘自杀后,我很是惋惜。

为什么非得选择自杀呢?

有人说:或许她觉得自己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人了。

关于爱情,我们一直有个误区——认为对方是自己人生的唯一佳侣,与自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所以一旦得不到对方,或者失去对方,就会痛不欲生。

其实,关于伴侣,我很喜欢作家毕淑敏的一句话:“有成千上万的男人,可以成为我们的丈夫。”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没有唯一,唯一是骗人的,你往周围看看,什么是唯一?

太阳么?宇宙有无数个太阳,比它大的,比它亮的,恒河沙数。

婚姻是一般人的普通问题,不要人为地把它搞复杂。

合适做你丈夫的人,绝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异数,就像我们是早已存在的普通……”所谓爱情,不过就是从我们喜欢的那种类型里面,挑一个出来一起生活而已。

他不是独一无二的,只是这种类型中的普通一员。

这个普通一员是如何成为我们唯一的呢?

我讲讲经典童话《小王子》的故事:小王子的星球上有一朵玫瑰花,他一心一意地照料它爱着它。

可是有一天,小王子来到了地球,在地球的花园里,他发现了五千朵跟他的花一模一样的玫瑰花,小王子顿时伤心地哭了:“原来我的花只是一朵平平常常的花。”

这时候,想跟他交朋友的狐狸来了,给他讲了一个关于“驯服”的道理:“人的感情建立在驯服的基础上,驯服就是建立纽带、建立责任。

在驯服之前,大家和成千上万的同类并无区别,也不互相需要。

但是驯服后,就会彼此需要,而且对于各自来说,对方都是整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小王子听话后,立马就懂了:“因为驯服,我们才成了彼此的唯一。”

我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呢?其实我就是想说:世上从来没有天造地设的唯一,我们完全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如果注定要失去这个人,那我们就从这种类型中再挑选一个,通过驯服来再次成为“唯一”。

喜欢刘若英的爱情状态。

刘若英经历过好几次失败恋情,但她和很多女人不一样,很多女人一旦恋爱或婚姻失败,就会变得胆怯,不敢再轻易恋爱。

但刘若英不,她永远不怕受伤。

“我坚持做一头爱情的小蛮牛,永远使出浑身的力气去爱,从不给自己留后路。我不害怕失恋,更不害怕恋爱,因为你只有勇敢去爱了,才有可能遇到那个真命天子。”

2006年,这个不怕受伤的小蛮牛,终于“撞”见了生命中的真命天子——钟石。

结婚时,刘若英说:“相信爱情的人,迟早会和爱情相遇。”

之所以讲刘若英这个故事,其实就是想强调两句话:有成千上万的男人,可以成为我们的丈夫。有成千上万的女人,可以成为我们的妻子。

如果在某个时刻,我们注定要失去某个男人或女人,请千万不要为TA而伤害自己。

我们要做的,就是像小蛮牛刘若英一样,从无数个钟石里面再挑一个钟石,彼此相互驯服,成为对方的唯一。

来源:“拾遗”(ID:shiyi20163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爱情的最大问题:我们都想找一个自己配不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