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坐在前台的时候,我就是这里的上帝

当我坐在前台的时候,我就是这里的上帝。

我家在珞珈山下经营着一家小酒店。为什么叫“小”呢,因为不是加盟,规格不大,三层的小楼,三十来间房。而装修也还算精致,比招待所,旅社的逼格高一些。所以还是用酒店称呼比较妥。

小楼是父亲早年经商时用比较划算的价格买来的,这里现在也算是比较繁华的地段。

我一到放假空闲的时候也会经常去帮忙,坐在前台收银。

酒店的房间基本每天都是满的,来开房的大部分是情侣。同性入住一般都是出差办事的人,而公事出差的人却很少订我们这种规模的酒店。

有一个光头男是我们这里的常客,每次都会带不一样的女孩来。我每次看到身份证上女孩的年龄都会感叹,那可是199开头的,而光头男确是197开头的。光头男的着装看起来也不像特别有钱的人。好几次,阿姨收拾房间的时候都会在床单上发现血渍。我一直认为他有特别的撩妹技巧。我甚至决定找个好的机会给他搭讪,希望得到一点真传。

外号“老嫂子”的大妈每次来开房,我们前台的几个小妹都会一阵激动。因为她们知道几分钟后就会有一个帅小伙子进来。大妈五十来岁了,身体臃肿的厉害。小伙子高高帅帅的,具体年龄不清楚,因为我没看过他身份证,估摸可能就20出头。他们不但分开进来,每次也会分开出去。为什么我知道他们是一起的?因为前台有监控啊...每一层楼我都看的清清楚楚。我说过,在这里我就是上帝。

珞珈山旁,有一所著名的高校。这所学校的情侣也是我们酒店的常客。有带着不同女孩来的渣男同学,也有和不同男孩来的渣女同学。

总之,这种事情太多了。

有一个和我同龄的女孩子,清水芙蓉,满脸秀气。每周都会和她的高富帅男朋友来。而那个高富帅我一个星期可以看到很多次。

有一次她们来前台退房,我歌单里的一首《牡丹亭外》在大厅响了起来。对讲机里传来阿姨检查完房间的消息,我退了押金。女孩却迟迟不肯离开,依偎着男孩说,听完再走。

有时,我觉得我已经爱上这个女孩,我想找个机会偷偷告诉她残酷的事实...

最难缠的人是那种来抓奸的,他们有男有女。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站在我面前,逼迫我说出房间号。我的原则是打死不说。如果你看过方方的《万箭穿心》,你一定会懂我的心情。我不希望,有类似的悲剧。

酒店旁边有一条酒吧街,晚上12点后,捡尸才是最有趣的。总有神色极其猥琐的男人会背着性感靓丽的夜店女来开房,女的已经不省人事,我看着那些猥琐男心急如焚的在女孩挎包里寻找身份证的时候。我想笑却又笑不出来,我暗暗的祈祷女孩没有带身份证出门。当猥琐男掏出女孩身份证的时候我的心会一沉。

我看见过各种差异的gay,也发现过躲在房间溜麻古的客人,留下一套sm工具在房间的客人,帮警察叔叔抓过逃犯。给没钱的小情侣打过折。

有一个朋友要结婚了,问我要不要查一下未婚妻的开房记录。

我一直在想小平头是怎么骗到的处女?小伙子为什么对老嫂子情有独钟?夜店女醒来后知道那一夜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吗?还有那些大学生们真正了解自己的另一半吗?

我告诉他,如果你真的爱她,就不要试图去了解对方的过去。

他们的故事还在上演,而我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什么都知道,但我却什么都不会说。

因为在这里我就是上帝,在这里,我俯视众生。

只不过,每次她来了。我还是放那首她爱听的歌。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当我坐在前台的时候,我就是这里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