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维奇:生活高于篮球

@北方公园NorthPark:

波波维奇有100种方式能把一切场合变成脱口秀表演。

季后赛首轮已经0:2落后了,他还是会在车上替对手喊一句Go Warriors;科尔的儿子是马刺队的录像分析师,波波维奇就说要把他开除出队内会议;记者问该如何限制杜兰特,他就说让丹尼格林长高几寸,跳得高点跑得快点,还得告诉杜兰特别打得那么好。

但在他的嬉皮笑脸底下,是一种超越一个篮球教练应有的、对身边每一个个体的深刻关怀。当初博班想要留在马刺队,但波波维奇劝他去底特律,因为他去那里能挣2100万美元,留在马刺只有300万,但本来很暖心的劝告,他是用”从这滚出去,滚,去拿那2100万“的方式说出来的。

圣安东尼奥所在的德州是共和党大本营,川普票仓,但波波维奇并不避讳,在过去两年里长枪短炮轰击川普。他还组织球队一起观看《芝拉克》、《一个国家的诞生》这些电影,在黑人历史月时呼吁关注种族平等问题,把詹姆斯比作黑豹一样激励人心的超级英雄。

他从不好好回答记者关于比赛的问题,但在公共议题上却不怯于发声。以至于从前年开始,真的有大批网友和《华尔街日报》等媒体的专栏作家,在认真讨论“波波维奇竞选2020总统”的愿景。

竞技体育是以胜负论英雄的。但整个联盟对他的尊重,很大程度建立在胜负之外的东西。

实际上波波维奇自己可能都没那么在乎胜负。他最得意的弟子科尔说很多年轻的教练是出于恐惧而执教,好像觉得一场都不能输,但波波维奇并不会。

2013年总决赛,马刺对热火第六场,雷阿伦投进了那个历史性的底角三分球。以那样的方式输掉比赛,丢掉已经到手的总冠军,换作谁可能心态都崩了,但波波维奇在更衣室里对球员们说:“如果这就是发生在你们身上最糟糕的事,那你们很幸运。这证明你们有家庭,有妻儿,有工作,所以真的没什么。把这次记下来,它是一道坎,但如果这是你人生中最艰难的一道坎,那你是幸运的。”

前几天马刺输了系列赛第二场之后,杨毅写了公众号,说他一开始觉得马刺是来享受比赛的,波波维奇可能没有这么在意胜负;但 game 2 末段看到波波维奇和吉诺比利坐在板凳席上的脸,又觉得波波维奇就算再幽默再逗趣,可能骨子里还是不能接受失败的,这是任何一个竞技体育人的天性。

但今天的新闻出来,波波维奇相伴40年的妻子去世了。我宁愿相信杨毅看到的那个那么难过的波波维奇,心里牵挂的是他的妻子而不是比赛。因为这是波波维奇自己告诉我们的——

前年年底 NBA 金牌记者 Craig Sager 去世,波波维奇说,在这样的日子里,“Basketball has to take a backseat as we all think about somebody who was very unique, very special.”

今天也一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波波维奇:生活高于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