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的恶俗

作者:留几手

现在互联网已经俨然是小奶狗和小姐姐们的天下了,只要我们80后一有镜头,不是老狗逼,就是油腻中年男人。

互联网上80后中年人的标签:油腻,大肚子,秃顶,手串,爱讲黄色笑话……

但是年轻的网友们可以仔细想象,油腻恶俗是中年人的专属吗?年轻人就都是个性十足,气质优雅吗?也不一定吧?今天,哥就给大家展示一下,在我们中年老狗逼眼中,年轻人十大恶俗的代表:

top10:小奶狗

过去总说男人物化女性,把女性分为“白富美”、“土肥圆”什么的。现在,女性终于也可以大胆的消费男性了,从过去的“帅哥”到后来的“小鲜肉”,越来越露骨了,到限制直接把好看的小男生叫“小奶狗”了。试想一下,一群男屌丝对着电视上的女孩意淫,叫她们“小母狗”是什么形象?反之,换成女性,就可以明目张胆的意淫男人,一口一个小奶狗,恶不恶心?当然,男明星和其经纪公司也乐于接受这种设定,你消费男色,别人消费你的智商。“长得好看是一种错误吗?”这种自问自答式的装逼套路从哪学的?谁说你错了呢?你在跟谁争论呢?你长得好看,没错;但总装逼觉得有人要迫害你,就有问题了。

恶俗指数:5分

top9:锦鲤

转发这个“锦鲤”,这个月/这周/马上就有好事发生。把性格交给星座,把努力交给鸡汤,把命运交给锦鲤。然后对自己说:我听过很多道理,但仍然过不好这一生。那么你为啥过不好呢?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我以后孩子要是天天在网上转发锦鲤撞大运,真的,我觉得我这个爹算是白当了,羞愧到死。同理还有:水逆。遇到啥不顺心的事,就是“我水逆了?”,你不是水逆,你是大脑溺水。锦鲤水逆之流,老头老太太信情有可原,毕竟半截身子入土,无力回天了;30岁以下的转发这些玩意,这人基本废了。

恶俗指数:5.5分

top8:区块链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反正我看见有人在朋友圈里聊区块链,给我的感受就是:“这人挺穷的,且急于摆脱现状。”你认真观察一下,天天热衷聊区块链的,基本没有一个懂计算机的,连二进制是啥都不知道,但是眼神中却充满了无知和渴望,总幻想着一夜暴富,像极了过去的微商,大骗子忽悠小骗子。天天盯着比特币的涨跌,熬夜不睡觉,大把大把掉头发,还热衷指点江山,啥啥行业新闻都喜欢点评两句,天天恭喜张总李总发币的,到底跟你有鸡毛关系?兜里没两个钢蹦子还老愿意蹦跶,感觉比美国总统都忙。

恶俗指数:6分

top7:知识付费

这么说吧,热衷知识付费的年轻人,基本就没知识,也没有学习能力。他们喜欢看《月薪3000和月薪3万文案的区别》,《咪蒙的助理月薪5万》这一类现代心灵鸡汤,喜欢听罗振宇吹牛逼,喜欢讲李笑来比特币翻1000倍屌丝逆袭的童话故事。正因为不学无术,没有知识,还总想着发财,所以总是忘图通过花个99元听两节课,进某个微信群接触一下“大咖”来填充自己的头脑,开拓眼界……到最后填充了一脑袋的大粪。傻子的钱,谁不爱赚?互联网上就有这么一批专门赚傻子钱的“专家”、“讲师”专门从事智商传销的工作。

典型的“智商传销”,如图所示:

恶俗指数:6.5

top6:口罩

明星怕被狗仔认出来戴个口罩无可厚非,你说你一个盲流子,死家里半个月都不带有人报警的选手。你戴个口罩防谁啊?防雾霾啊?那满大街清洁工都没你捂得严实。平时走路戴也就算了,你去三里屯蹦迪也能看到一群群女的,大晚上戴着墨镜口罩蹦迪,整得跟特工似的。老妹儿,你是怕蹦迪的时候把刚注射的玻尿酸甩出来?用口罩搂着点?还是上次偷大哥酒喝没给日,怕让大哥认出来?

恶俗指数:7

top5:Yeezy

yeezy某款全球限量8000双,中国有8000万人在穿。一双造型如同东北二棉鞋的织线运动鞋,我农村二大爷都嫌土,能炒到8000元,怎么想的?按说能穿起8000元一双鞋的人,怎么的出门也得配40万以上的车吧?反观你呢?天天骑个小黄车风里来雨里去,一刮风下雨,蹭一鞋的泥。你穿这鞋的时候,不心虚吗?不过话说回来了,这鞋也有好处,就是撑起了莆田市一半的GDP。要么美国总说中国不注重知识产权呢?有群众基础啊,没辙。

恶俗指数:7.5分

top4:小猪佩奇

满大街都是这玩意,泛滥了。真以为戴了这玩意就是“社会人儿”了?来东北信不信……一群跟风狗。

恶俗指数:8分

top3:一字眉

现在的女的,也不管自己啥脸型,啥五官,合适不合适,清一色的一字眉,一上街,一路的蜡笔小新。两根半毛,拔了纹,纹了拔的一顿折腾,越折腾越没法看,我就不多说了。二十年后,你们儿女翻你们相册的时候,一定会哈哈大笑,疑惑的问你:“妈妈,你们当年流行这种眉毛吗?怎么一个个整得跟张飞似的呢?太傻了。”放心,时间会给出答案的。

恶俗指数:8.5分

top2:Supreme的一切

这还需要解释吗?50元的T恤,印上supreme500元,2元的砖头,印上supreme2000元。这已经不能用人傻钱多来形容了,纯粹是邪教。如果真像奢侈品一样,有文化有内涵也就算了,一个红logo,跟狗皮膏药似的,摇哪乱贴,美感何在?文化何在?内涵何在?哪个文化人,把“高级”俩字贴衣服上,贴脑门子上,还一贴贴一身?你哪“高级”啊?穿一身supreme的,有一个算一个,全是盲流子。你还不如直接在脑子门上写“SB”俩字,来得更接地气儿呢。

恶俗指数:9分

top1:抖音

天天抱着个手机傻乐,张嘴小哥哥,闭嘴小姐姐,话都不会好好说了。动不动走路上就撩一下撩一下,撩你妹啊?跟你很熟吗?走哪,都看到有人拿个手机瞎jb拍的,饭店拍,健身房拍,机场拍,马路中间也拍,不分地点不分场合,边拍边“嗯嗯嗯”,嗯嗯你大爷,要死不断气的。被当耍猴的围观一下,还真以为自己是网红了?都说快手恶俗,其实快手就是农村人的抖音,抖音就是城里人的快手,一个性质。论恶俗,海草舞和社会摇不相伯仲。

恶俗指数:10分

可能我还有暂时没想到的,评论里欢迎补充。一给我里giao giaogi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年轻人的恶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