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巴黎做妓女接线员

晚上十点,我躺在床上,手机突然响起来。刚要接听,那边已经挂断了。我攥着手机,手心冰凉,想着要不要回拨。这时候,那个号码又打来了第二次。

我赶紧接起来,那边却没有说话。我硬着头皮说:“您好。”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你好,我看到了你的广告。”他说完这句,又没话了。我知道这时候该我推销了,但就是死活说不出来,只是机械性地答着:“啊,是。”

“所以……”那人拖长了声音,好像也不是很熟练,“多少钱?”

我磕磕巴巴地回答:“一次50,包夜、包夜100。”

那边顿了顿,说:“你口交要加钱吗?”

我的脸一下红了,“不、不加。”我小声地回答着。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加不加,只是想赶紧让这话题过去。

“好,你住哪儿?”那人问。

我赶紧报了地址。他说:“我等会到。”

“好。”我说完了这话,再次什么都说不出来。那边见我没话,说了声“待会儿见”,就把电话挂了。

事成之后,紧张的情绪久久不散,我喘着气躺在床上发了很久的呆。那一次,我赚了15欧元。

2016年,在国内的学业结束之后,我来到巴黎读研究生。由于家庭比较拮据,送我出国已经耗费了父母的大半存款,我一直在找一些简单的兼职,以减轻家里的负担。

2017年初,我在一家中国超市当替工,认识了一个打黑工的阿姨。阿姨听说我在到处找活儿干后告诉我,她有门路。她先联系联系,以后告诉我。一开始我没当回事,没想到,后来她真的找到了。

她说,有很多住家的中国妓女会通过各种渠道打广告,但因为法语不好,接不了电话,所以会找留学生来帮忙。我法语又好,声音又甜,做这个再合适不过。如果我想做,那个妓女会给我一张电话卡,我只要接电话,介绍价格和地址之类的就好了。每成一个单子,我就能拿到一笔可观的提成。

这个工作时间自由,甚至从头到尾可以不和那个妓女见一次面,在自己住处接电话就行,而且报酬比零七碎八的兼职工作高多了。

在巴黎,妓女这个群体离我并不遥远。我曾经在美丽城做过兼职,这里是巴黎的一个华人聚集区,以中国站街女众多闻名。

据说很久以前,这个地方还是东欧站街女的天下,后来,东北下岗潮将越来越多来自东北的妓女推向了这个街区,最后,她们完成了对这里的完全占领。

毫不夸张地说,走在美丽城,只要你是个亚裔女性,在街头等人超过十分钟,就会有人过来问你价格。就算你只是走在街上,都会被投以猥琐的目光。有一次,我在地铁口等我的上司,才三分钟左右,就有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子走过来,紧贴着我站,还用胳膊碰我。当时我立马离开,但还是觉得一阵阵地反胃。

正因如此,在这个街区待的时间越长,对妓女这个群体的憎恶就越明显。

所以,我一开始对这个兼职是抗拒的。况且在法国,卖淫虽然无罪,但只要你抽取妓女嫖资提成,就叫proxénétisme,属于违法行为。

阿姨一直跟我吹耳旁风,久而久之,我逐渐有些心动。再后来,又到了交学费的时候,我实在没能禁得住诱惑,就答应了。因为知道这件事很不光彩,所以我谁也没有告诉,心想先做着试试看,如果不行,大不了不干了,钱也不要她的,反正就接了几个电话,又没有损失。

我和我的主顾是在微信上联系的,大多数在法国的华人也使用微信。她的微信头像是一朵牡丹花,应该是自己拍的。牡丹的法语是Pivoine,就叫她P吧。P的朋友圈空空如也,也可能是她屏蔽了我。

我们互相加上之后,她没有说别的,只要了我的地址,说会寄张卡过来。P的闲话很少,一上来就交代我:

来电话就接,假装自己是她(她给了我她的假名)。

价格是一次40-60欧,包夜80-100欧,不上门服务。她有自己的住处,是独立的一个studio,在巴黎的郊区。

这个价格还可以往上提,总之,一单我会有百分之十五的提成,价格越高,我的提成也会越高。

如果是一次的客人,时间要安排好,两个人之间要有一个小时的空隙。

我的工钱是周结,她用微信转人民币给我,我自己再想办法取欧元。因为双方没有见面,更不会有合同,所以付钱全都靠信用。

她说话利落而冷淡,我本身不擅长交际,倒是比较喜欢这样不拐弯抹角,也不有意套近乎的感觉。

三天之后,我收到了电话卡。我再联系P,以为她起码会教我怎么说之类的,但她什么也没说,只发了个“嗯,那这两天就开始接电话了”。我试探地问了一句,她难得地打了一个“哈哈”,说“法语系大学生都不知道怎么讲,我个一句法语都不会的能教你什么?”

我不知道她这话是不是有嘲讽的意思,但自尊心有些过不去,这条信息我没有回。

我一开始非常紧张。我用来接电话的旧手机好像一颗定时炸弹。我时不时地掏出来看两眼,怕它响,又怕它不响。这样过了三天,就像开始提到的那样,第一个电话进来了。

我磕磕巴巴地接电话,对于赚钱的态度都是“随缘”,一旦碰到说不下去的情况,我就会直接把电话挂断。逐渐,这种情况越来越少,我接电话的时候也更加随意了。前两个周我成了大概十个单子,但是有两个人爽约,还有一个,我已经说好了,P说没空,我只能再发信息过去,告诉他不行。

工作日的电话大部分都在晚七点以后来,每天大约两三通来电。周末会多一些,最多的时候一天有十个,时间也会提前。在此之前,我对妓女的印象就是什么客人都接的美丽城站街女,P却不一样,他的主顾大多数还是有正经工作的法国本地人。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来电者里很少有我想象中的色情狂,倒是时不时有未成年人。有个明显压低了声音的小男孩打电话过来,故意装作粗鲁的样子要服务,但能听出来他至多十四岁。还有一次,是P跟我说,你注意一点,这个月赶走两个十五六的了,未成年我不要。

还有一次是个女的,我特意问了P,她想了一会说,得提到300欧,最后那个女人没有接受。另一次是一个男人问能不能3P,P这次没有提价,想也没想地说不行。还接了一句,怪恶心的。

这些电话里,能成的和不能成的差不多对半分。其中能成的又有三分之一是熟客,打电话过来只是定时间。不能成的有一半是听了价格就挂电话,还有的只是打电话过来骂人发泄,乱骂一通“中国婊子”什么的,也有几个试图说些下流话挑逗我,自己在电话那头呼吸凌乱,我一开始多少有些无措,硬着头皮配合一下,后来就直接挂电话了,这种人是不会成交的。

只有一次,我心情不好,碰到一个这样的人,语气强硬地说:“没钱就别占着我的线,白占便宜的混蛋。”他在那边火了,说:“谁说我没钱,把地址给我,我这就过去x你300欧的!”我以为他只是嘴上说说,就把地址给了,还定了时间。没想到第二天P问我,这个人怎么回事,他很暴力。我心里有点内疚,但不敢承认,就随口说没听出来。

我渐渐地习惯了这份工作,但心里越来越矛盾。我逐渐不再生硬,学会甜甜地说“先生你好呀”,以及娇媚地笑,和电话那头的人开个玩笑,挑逗他一下。想想,我本应该很讨厌这种感觉的,但其实我竟然有点享受。一来是觉得自己扮演了另一个角色,很刺激;二来是异性的声音给我想象,给我一种周旋于各种男人中间,掌控他们的感觉。听起来很愚蠢吧。

很奇怪,我好像不自觉地染上了风尘气。

我至今还非常好奇P是个怎样的人。我不知道她的年龄相貌,没听过她的声音,连她的真名也不知道。我拿到手机号的时候,第一时间去网上查,看是不是有她的广告,结果什么也没有查到。她到底怎么做的宣传,我也一概不知。只是有几次,有回头客打电话过来说上次很愉快,说她很棒。我暗想,她应该是美的。

我只感觉她很懒散,话少,对什么都是毫不在乎的样子。有一次,我跟一个很烦的人通了好几次电话,总共加起来有半小时了。他说好要去,结果P轻描淡写一句他爽约了。按规定我拿不到钱,但是我很不服气,想了很久,打了很长一段话分析说这个电话我打得很辛苦,我还是想要钱,不然我真的不想做了。

我以为会有争执,结果她一句话没说,直接转了账过来。我收到了钱,却觉得更生气了。是气我自己为了这点钱长篇大论,也隐隐地嫉恨她:不就是卖肉的吗,拽什么,赚点钱了不起吗?这钱我不是赚不到,只是没有自甘堕落而已。

我每天努力读书,晚上还要等电话到两点钟,P却总是那么轻松,那么毫不在乎。我越来越多地想象她的生活,她和我假扮她引来的男人们上床。其实那些男人真的喜欢不能交流的她吗?他们期待见到的,说不定其实是电话后头一口流利而风趣的法语的我呢?我心里生出了很多复杂的阴暗情绪,现在想起来非常可笑,但当时我自己没有意识到,但这就是那件事发生的导火索吧。

在我做这份工作第七个月的时候,有天晚上,一个男人打来电话。他的声音很迷人。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带着点玩味的语气,很有男人味。

他有着法国男人的那种健谈和幽默感,但和我的同学们又不一样。是中年男人那种成熟的感觉,很绅士。他不急不缓地和我聊天。我们很谈得来,竟聊了整整一个小时。

之后,他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说:“你和我想得很不一样。我想见你。”

我报了地址,用一种很复杂的心态报了从未有过的高价:“一夜500欧。”

他毫不犹豫:“好,那么一个月15000?”

我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爽快,愣了一下说:“嗯,你很有钱嘛?”

“可以这么说。”他笑了,“一会儿见。”

我挂了电话,却没有立即给P发微信。自己怔怔地坐在那里,心里缓不过来,感觉蠢蠢欲动。不知道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声音和谈吐,还是因为他轻轻松松说出的那个“15000”。

15000欧元,十万人民币,我全家一年的收入都没有这么多。我像魔怔了一样,心里想,我不吃不喝打一年的工,也只能勉强攒到这么多。我握着手机,就是不想给P发微信,反而有种大胆的想法在脑子里疯长。

说出来非常羞耻,但我很想,很想给他打电话,把地址改成我的。我给自己找借口,他很有魅力,我是因为喜欢他,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其实我后来想起,不是的,只是那15000欧元在闪闪发光,太诱人了。

我鬼使神差地拿起了电话,拨了过去。

他接起来了,语气轻快地用带着法国口音的英语说:“Hello,Miss.”

我说:“其实,我打电话过来是想告诉你……”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我吓了一跳,停止了说话,条件反射地站起去门边看。我和人私交甚少,周围的邻居也都不认识,有谁会大半夜来按我的门铃呢?

这七个月,我一直草木皆兵,看见警察就害怕,收到信也是,何况是在这个时候响起来的门铃。我按掉电话,从猫眼往外看,一个人也没有。我害怕这是骗我开门查看的把戏,就一直守在猫眼前,往外看着。不知道看了有多久。

等到我确定真的没人的时候,我才拿着手机坐回了床上。看见几个未接来电,才反应过来我刚才差点做了多么荒谬的事。

说起来很傻,现在想起来,这个门铃好像天意,把我从深渊的入口往回拉了一把。我直至现在还心有余悸。那夜,要是我真的做出那个决定,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那天晚上,我思考了很久很久,最终,还是决定中止掉这份工作。我实在不知道如果我继续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

我给P发信息说,今晚会有个500欧的有钱客户,我一分钱提成不要。但我现在起就不做了。她那里还压着我100来欧元工资,我也没要,发完这个信息就直接把她删除拉黑。又把那个黑工阿姨也拉黑了。

第二天,我把电话卡寄还给她。我这份工作就这样结束。

几天后的周末,又有人按我的门铃。前两次我走过去查看,都没找到人,我决定蹲守在猫眼前,很久过后门铃第三次响起,我终于看清了门外的脸。

原来,那只是新搬到隔壁阿拉伯小孩的恶作剧。

作者 一一,留学生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WeChat ID:zhenshigushi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在巴黎做妓女接线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