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战神卫青的战斗力到底有多恐怖








编后语

匈奴,是活跃在亚洲大陆北部的古代游牧部落联盟国家,民族成分比较复杂。司马迁认为匈奴的先祖乃“夏后氏之苗裔也”,也就是夏朝人的一支。

上古时代,中原地区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杂居。周朝人口中的“猃狁”,可能是匈奴的先祖之一。《诗经·小雅》中有“靡室靡家、猃狁之故”、“薄伐猃狁、至于大原”等诗句。春秋时期的戎翟、义渠、大荔、乌氏、朐衍、林胡、楼烦等都可能是匈奴先祖。这些游牧民族,都是以小部落方式各自生活。但也有人认为匈奴与先秦北方游牧民族并不同源。

春秋战国时期,中原各国纷纷扩张版图,游牧民族被驱赶到草原、沙漠地带。这些游牧民族开始结盟,形成部落联盟国家。公元前318年,匈奴与韩、赵、魏、燕、齐五国军队攻秦,这是匈奴名称最早见于文献。赵武灵王时代,赵国扩张至山西北部及河套地区,击败了林胡、楼烦等游牧民族。赵孝成王时,名将李牧在雁门防卫匈奴。

秦始皇时,遣将军蒙恬北击匈奴,夺取河套,“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过秦论》)。蒙恬死后,匈奴又回到河套地区。这一时期,匈奴在头曼单于的领导下,开始形成大型游牧军事帝国。

后来,头曼单于的儿子冒顿杀父自立,匈奴开始进入鼎盛时期。先后击败东边的东胡、西边的月氏,并且在白登山围困刘邦。冒顿之后,是老上单于,老上单于之后,是军臣单于。这两任单于在汉朝宦官中行说的辅佐下,以多变的外交姿态,对汉朝形成持续军事压力。到伊稚斜单于时期,国力遭到西汉打击由盛转衰。汉宣帝时,匈奴内乱,南匈奴归附于汉朝,北匈奴在东汉的打击下,西迁到中亚草原。

近代以来流行一种说法,就是匈奴人西迁以后,变成了东欧的匈人。但这两个民族血统、文化属性差别很大。匈人不使用帐篷,连最简陋的房屋都不会建造;而匈奴人不但很早以前就能搭建帐篷了,后来还建造出了结构复杂的城镇。匈人居住方面的文明程度都远逊匈奴人西迁之前的水平。诸多证据与学界晚近的研究都可以证明匈人不可能源出于匈奴,那个用匈奴证明汉朝军力远胜罗马的故事,不能当真。

匈奴人信奉原始萨满教,祭天地,拜日月,崇祖先,信鬼神。匈奴每年的正月、五月及九月举行集体祭祀。在战争时,匈奴人还相信各种巫术,匈奴还有饮血盟誓的风俗。

匈奴人从事游牧业,哪里水草丰美就往哪里迁徙、放牧。一般春季马匹最瘦,因为漫长的冬季只能靠储存的草料维持。而经过整个夏季的蓄养,到秋天草黄时马膘最肥,这时正好是农耕民族的庄稼丰收季节。所以匈奴一般秋季入侵中原,踩踏丰收的农田;而汉朝往往选择在春季反击匈奴。

匈奴是一夫多妻制,而且如果父亲死了,儿子可以娶后母;兄弟死了,也可以娶嫂、婶。《周书》记载,匈奴后来的一支别部“稽胡”,仍然保留这种原始的婚配制度,另外“俗好淫秽,处女尤甚。将嫁之夕,方与淫者叙离,夫氏闻之,以多为贵。”婚前性爱极为自由,少女在待嫁的头一天晚上,才与情夫话别,夫家非但不嫌弃,反而“以多为贵”。

匈奴青壮年地位高,老年人地位低。在食物分配上,健壮者优先享用肥美的食物,老弱的人只能吃剩下的。这些习俗都是由游牧民族的生存法则决定的,但在农耕民族看来,却是大逆不道。所以汉武帝在诏书上这样说:“匈奴逆天理,乱人伦,暴长虐老,以盗窃为务。”这其实是站在儒家伦理的立场上,对匈奴的习俗进行道德谴责。vi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战神卫青的战斗力到底有多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