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周公不会解梦,他很封建








编后语

历史学可以分为两种,一是历史记述;一是历史研究,解释历史发展背后的逻辑关系,即历史的必然性。

中国的历史研究,有着乾嘉学派以来雄厚的文献考证传统。“让史实说话”,是历史解释的基础。但是,考证往往解决的是一个点,而不是整体结构的问题。

罗贯中在《三国演义》的开篇写到:“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一种朴素的中国历史演变逻辑解释,铲史官还想用现代视角,挖掘得更加细致深入。而铲史官的读者,也已经不满足于支离破碎的纯历史故事的呈现。

即日起,铲史官推出《历史的逻辑:古代改革人物简史》系列,以历代改革人物为线索,讲述历史背后的政治、经济等制度变革,勾勒简略的历史演变图系。说是简史,实在是篇幅所限,只能蜻蜓点水式掠过。

历史故事很精彩,解释却很枯燥,如何在二者间取得一个平衡,水平有限的铲史官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走钢丝的效果如何?会不会掉坑里?等待一大波弹幕式攻击。

17世纪以来,西方的历史解释框架,把社会的历史发展看成一个不断进步并通向美好明天的过程。而在中国,儒家以上古作为理想,将现世看做末流。孔子的价值观,对政治制度、纲常伦理的构想,很大一部分源自西周,来自于周公时代。

我们的故事,就从周公开始。

历史课本中,中国古代历史的演变,从远古原始社会,到夏商周奴隶社会,再到封建社会。这里的“封建社会”,其实是指从秦朝开始、建立在“地主-农民”生产模式的郡县制社会。真正的封建,是在西周。

夏商时代,君主只是名义上的中华领袖,类似部落盟主,控制不了其他部落。而在西周,周王室通过家族的分封,对天下的控制力加强,中华民族开始了统一的大融合。这种历史进步背后有其深刻的社会经济原因。

夏商部落之间战争频繁,俘获的奴隶构成社会生产的主力。奴隶是被迫劳动的,生产积极性不高,一有机会就要偷懒逃跑,甚至动不动就被送上祭台当人牲。奴隶主需要付出人力物力监管,管理成本日益增长,双方对立严重。牧野之战,商王为此付出了亡国的代价。

西周社会,奴隶逐渐解放成了农奴。相对于奴隶,农奴有了更多的人身自由。奴隶主与农奴达成了默契,只要交足公田的税,剩下的都是自己的。被授予的私田,农奴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去世后由长子做户主。农奴干活有了积极性,奴隶主不用付出监管成本,只赚不赔,皆大欢喜。非人道的奴隶制度消逝,生产力提高,这难道不是一种社会进步?

西周统一天下后,部落战争减少,可俘获的奴隶减少,也是变革原因之一。生产力提高,周王室终于可以有能力控制更大的领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二者之间,互为因果。

封建,是一种秩序。由之发展而成的礼乐制度、伦理纲常,成为后世君临天下治理帝国的工具和手段。由于缺乏资料,历史记述中的周公,完美得近乎完人。在礼崩乐坏的后世,当权的辅政者通常被寄予周公一样的期望,却难再有全身而退的美好结局。顺应潮流进行改革,稳定天下秩序,促成中华民族形成,奠定中华文明的基因,周公算得上千古第一人。

建立在自家亲戚分封基础上的天下秩序,隐藏着矛盾和不稳定因素,造成了分封的瓦解和西周王室日后的危机,详情请看下集分解。

来源:铲史官 WeChat ID:chanshiguancomic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其实周公不会解梦,他很封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