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垄断与啃骨头的战争

文| 孟庆祥

所有涉及互联网行业的项目,起源一定是拼命烧钱,烧死敌人就OK。互联网整了二十多年,这个战法是人们发现的最靠谱的、最主流的战法。

互联网烧钱大战背后的逻辑是人们发现互联网没有第二名,只有做到第一名,然后就可以通过垄断赚大钱。于是,当市场上确认了一件新的发明被市场确认有需求之后,马上就是堆积资本的烧钱大战,战斗到最后两三家合并了事,然后垄断赚钱。

但以上现象只是较少量应用粗略现象的归纳,即不严密,条件也不清晰。我们知道BAT基本上分别垄断了一块大业务,后来新浪垄断了微博,58同城垄断了杂项交易,滴滴垄断了网约车。

(一)

接下来就说美团进入打车行业这件事。程维和王兴吃了顿饭,说第二天王兴就进入打车行业了,程维还是从报道中得知的。然后,程维接受了一个采访,引用了成吉思汗的一句话:尔要战,便战。据说,后来程维和王兴又见面了,程维你为啥呀进入打车行业呢?王兴说:试试。

这些段子挺帅的,也挺说明问题。从道理上讲,王兴尽管能战,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美团之所以能进打车行业,是因为网约车原来是伪垄断。我在今年1月1号写了一篇《美团入侵打车,胜算几何》,预计王兴能搞定这件事。程维的自信来源于实证,就是他干掉了300多家网约车公司,凭什么你就能进入。王兴的“试试”来源于分析,打车的人有30%是去吃饭,我就是干吃饭生意的,为啥就不能一勺烩,来个Total Solution?

3月21日,美团在南京培育了10个月,挺近上海,然后,三天夺得大约30%的市场份额,这个数字一定会在今后的营销史上被当做案例,反复解读。

说,还有一个段子问滴滴你们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是什么,答曰:我们即能压榨司机,又能糊弄顾客。假段子,真情况。网约车相对传统出租车到底有多少优势?这才是最本质的问题。我还初步调研过传统出租车的管理成本,空驶率之类的。基本结论是传统出租车的管理成本、空驶率并不高,也就是其实可提升空间有限。提升的空间才是你的竞争优势,这是理论分析,很多的时候,理论分析比实证还有效。起码,实证需要实操,要花钱花代价,理论分析有预见性。干掉300多个对手只是实证,所以并不严密。

至于为什么网约车是伪垄断,往前翻,看我今年元旦那一篇就可以了。

从资方的角度说,网约车有啥优势可以挖掘呢?就是后台得到了起点和终点的数据,根据这个,可以“挑活”。这是传统出租车做不到的,能挑活可以榨取的商业价值就有一些,比如,不合适的活,我不派单,我不拉你。要拉也可以,你要加价。销售的一方掌握了信息优势,消费者的一方必然丧失砍价能力。如果销售方利用这种优势,消费方就会有各种不满,等等。这个逻辑挺复杂的,读者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懒得写那么多。

这个信息优势在谁手里呢?如果司机可以抢单,司机拥有一半的信息优势收益。滴滴一开始是司机抢单的,后来垄断了之后,就派单了。当时我没有琢磨这个套套,现在才整明白,这是为了上可压榨司机,下可欺负顾客。把信息优势转化成现金。

另外一件事是最近频频爆出携程杀熟,某某宰客。炒作了好多年的大数据终于发现它其实是用来杀熟的。

这又归结到交易一个最根本的古老定律——在买卖双方博弈中,谁的信息更多,就相对更有优势。互联网终于发现如何利用信息坑甭拐骗。

(二)

第二件事,通过最近自行车补贴大战,滴滴的伪垄断被破等等。说明了,互联网相关应用已经是一个啃骨头的战争,肉都被以前搞的那些人吃完了。

腾讯赚了700多亿,都眼红,阿里也差不多。腾讯也眼红阿里,阿里也眼红腾讯的业务。但是,都搞不定。与打车、送外卖、搞自行车相比,BAT的业务太甜了,甜蜜来源于真实的垄断,以及他们的业务对计算机的倚重度远远大于对人员的倚重度。计算机具有成本低、免管理的巨大优势。所以,他们都成了印钞机。

移动互联网利用手机搜身携带,能定位的特性,开发出一些新业务。但这些业务都设计巨大的地面服务。也就是说,他们是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互联网+ < 互联网。

马云以前吹牛逼说永远不进入游戏,因为那是害人的东西。去年,烧了32个亿进入包括游戏在内的综合文娱,基本上颗粒无收。

所以,投资者要看清楚,互联网不能按照互联网的方法干,业绩认可这个规律,可能还有3~5年的时间。每个规律都要烧很多钱,人们才明白。然后这个规律延伸到下一个领域,再烧钱,在上当,再修正,这就是实践先于理论的道理。

就算有理论,有牛逼提前把规律看清楚了,还是不会有人信的。比如,我上面总结的,假设借马云之口说出来,也就是炒作一下而已,人们该咋干还是咋干。最基本的,马云说错的,没搞定的事多了去了。

人们挖金子的进程是什么?

就是发现金子,越挖越甜,收效越来越大。然后,进入拐点,挖出的矿石难度大,成本高,丰度低。最后,价值兜不住成本,矿脉废弃。互联网也一样,现在,最近发现的应用其实都是啃骨头,没啥大意思,但这个道理人们还没有整明白。

(三)

360回归,最高市值4000亿。虽然一路狂跌,还有2800亿。从理论分析上说,美股给出的市值算是公道的。

为毛呢?

因为360是以工具性应用为切入点的,工具性应用是很不坚固的。有一天,我翻看手机中“应用商店”的市场分布,我的天啊,华为竟然24%,位列第二。腾讯的应用宝38%位列第一。这个数据很说明问题,就是工具类软件“天然”属于手机公司,我已经马后炮一把,建言华为……

我再大嘴预测一把,因为在电梯间被瓜子二手车,毛豆新车网骚扰的有点烦。我把话撂在这里,二手车的商业模式凑合。新车网根本就没戏。

因为,车场就那么几家,假如将来很多人上网买车,顾客为啥不上厂家的网站呢?厂家凭啥就干不了这事呢?

还有一点,车这个东西价格少的也有10多万,用户购买介入度高,这种产品用户就会有上原厂商购买的倾向性。一个很简单的比方,你买10台联想笔记本找代理,买500台你肯定找联想谈啊。这里面的商业逻辑是相同的。

来源:曲高和众 WeChat ID:m1587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伪垄断与啃骨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