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为什么在上海“输”得这么惨?

互联网的江湖里,两军对垒,你死我活,后来居上的例子并不鲜见。可像美团大战滴滴这样,在一个城市,如此短时间内出现齐刷刷的倒戈却不多见。

所谓滴滴在上海的“输”,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美团上线前三天,分别拿到15万、20万和30万单,有媒体报道的数据显示,相当于打掉了滴滴30%左右的份额;

第二,滴滴应对无力,这个时候一般是公关冲锋陷阵的时候,但从目前来看,滴滴方面并未给出什么有力的回击。所谓运营总监发出的一篇文章,也被怼的一无是处,缺乏诚意;

第三,以短信密集轰炸,向用户发送优惠信息,已经形成骚扰,颇有点病急乱投医的味道;

第四,无论司机还是乘客,对滴滴的不满情绪集中爆发。

“尔要战,便来战”,程维说这句话的时候恐怕没想到美团的攻势这么猛吧。其实,这是一场早有端倪的战争,美团在南京测试、上线已经是发出挑战书,而滴滴居然还在上海被打得晕头转向,多少有点不可思议。

其实,我们认为,不是美团太狡猾,而是滴滴“No Zuo No Die”。

Zoe是上海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自3月21日开始,果断投向美团打车的怀抱。滴滴在上海遭遇用户抛弃,Zoe是典型代表,看看网络上的信息,上海人民有多积极吐槽打车那些事儿。

可能有人会说,用户都没有忠诚度,美团补贴,乘客就贪图那点小便宜。不排除这种心理,但是Zoe绝对不是,他前两天刚索取了2017年下半年的滴滴打车发票,将近2万元,也就是说他几乎每天用滴滴打车上下班,时间、线路固定。他不属于价格敏感性用户,真正选择不用滴滴的原因恰恰不是因为价格,而是不满滴滴的“糟糕”。

前两天,Zoe还想写篇文章吐槽,因为懒,放弃了。所以,大家还是不要得罪会写文章的人吧,这世道文艺女青年和六六太多。

言归正传。用户对滴滴的不满,刚开始集中在打不到车,后来平台推出优享,就是加价可以快速叫到车。其会导致什么结果呢?Zoe现身说法,有几次,他先用常规打车功能,半个小时叫不到车,果断选择优享,10分钟车就到跟前了。然后他就跟司机吐槽之前打不到车的事儿,司机说,真是扯淡,我在附近转悠半天了,系统都没给我派单。

其实这个问题早就被用户怼过,但是滴滴官方每次都是从用车高峰、供需动态变化的角度回应。大家即使怀疑滴滴平台为了收入,有意逼迫用户加价,也没有证据。但这是一道无解的题,只要滴滴自己不披露相关运营策略,这一质疑永远无法证实,而同样的,也很难证伪。

这套机制的实质,就是滴滴作为平台,掌握了流量分发大权。尽管我们不怀疑智能派单的设计初衷,尽量让每个用户都能打上车,但也不得不指出,其风险在于,在某些压力下,比如业绩、竞争等等,平台随时可以改变流量分配机制,价高者得。

平台派单,本是为了公平,最终却走向了不公平。不只滴滴,所有中心化的掌握流量分发的平台,都是如此。

不满的不仅乘客,还有司机。即使价高者得,作为供方的司机也得不到多少好处。抽成比例越来越高,名义上是20%左右,但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些抽成比例甚至达到40%。司机告诉Zoe,他用常规功能打车,总计60元左右,司机到手也就30多块钱,而用优享,要将近90块钱,司机也只能到手40多块钱,而优享的用户肯定少于一般打车用户。

还很少见这种做平台的互联网公司,两边都得罪。即使淘宝,商家运营成本不断提高,引发不满,但是最起码用户还是可以买到便宜货。

这也就不难理解,去年很多司机开始积极推荐嘀嗒拼车,今年上海的司机建议乘客用美团打车。当然有补贴的诱惑,而最终让司机、乘客倒戈的还是对平台形成的长期不满,当新平台出现时,加上补贴的手段,轻而易举完成迁移。

滴滴的这套玩法并不新鲜,是其商业逻辑决定的。先烧钱抢市场,形成垄断(虽然我们很少提及互联网领域的垄断),然后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当你出行只能选择这个司机数量最多的平台时,你就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而滴滴的派单策略,又为其提供了灵活的变现手段,成为商业模式中关键的一环。

技术是中立的,但结果却是一分为二,滴滴可以说不让司机挑活儿,让每个乘客都打上车;而现实中,像Zoe一样,又可以成功实现竞价打车(竞价在互联网已经臭名昭著了),平台坐收渔利。牌坊也立了,那啥也不耽误。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看到有人说,滴滴作为一家500多亿估值的公司,不会如此没有底线。大家都不要装外宾,一家商业公司,还是不要以道德的准绳衡量,商业就是商业,FaceBook的估值多少,照样发生了数据泄密事件。

滴滴滥用流量分发权的动力,还是源于其发展路径,早期烧的钱,总得找补回来,给股东交代。同时,即使成为独角兽,其依然面临盈利压力,IPO压力,需要尽快赚钱。

滴滴的今天,无关道德,仅是商业模式决定的而已。

美团选择了一个好时机。

与出租车比,滴滴快车的价格已经没有多少优势;打车难、竞价引起乘客不满;高抽成导致司机纷纷抱怨。但,却以成百上千亿的投入教育了市场,提供了现成的司机和乘客。

在这种行业现状下,美团可谓精准打击。一边0抽成,抢夺司机,一边高补贴,招揽用户。同时,以司机抢单代替平台派单,直指滴滴的死穴,把选择权交给司机和用户。不知道未来如何,但是就目前来看,这极大的调动了司机的积极性,顺利在上海完成了虎口夺食。

美团的优势还在于,其本身凭借生活服务的主业,已经积累了庞大的用户基础,在对手不断犯错的情况下,进行降维打击,事半功倍。

对于公司而言,尤其是龙头企业,当然不希望有如此强大的竞争对手;但是从司机和乘客的角度来看,更乐见于平台间的竞争,以防一家独大,任人宰割。这就是个屁股决定脑袋的事情,不关其它。

我们还不知道一个不掌握流量分发大权的美团打车未来如何赚钱,可能站稳脚跟以后,也会走向派单模式,所以也没必要因为滴滴槽糕,就把美团捧上天。我们向来如此,五千多年了。

滴滴似乎已经乱了阵脚,美团攻其打车业务,其也进入外卖领域。但是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领域,外卖要比打车重上千倍,美团能三天之内吃掉滴滴30%的市场份额,但滴滴在三年之内恐怕都很难吃掉美团外卖30%的份额。这是一场不太公平的对战。

行文至此,滴滴又给社长发了一条优惠信息,从今天凌晨1点下午6点,一共收到6条了。

来源:本文转自公众号“字头社”(ID:zitou23),作者: Mr.FLY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滴滴为什么在上海“输”得这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