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敲钟前夕:3位UP主与B站往事

3月28日,是B站的大日子。这家成立了九年、最初只是承载创始人兴趣爱好的小站迎来了它敲钟的成人礼:用一名B站内部员工的话来讲,上市意味着宣告,B站是一家能够受到资本市场认可的、正规经营的公司。二次元也不再只是一种小打小闹的窄众文化。

同阿里敲钟时的方式一样,B站同样邀请了几名UP主,与他们一起分享上市的喜悦。UP主是指在B站上主动上传视频的人,B站的UP主文化体现在他们有极强的文化认同感,整个氛围也从早期的盗链、搬一些国外视频,慢慢到现在的以原创视频为主。可以这么说,UP主是B站的血液,如果没有UP主,B站很可能“二次元版”的优酷、爱奇艺。

据辰海资本投资人陈悦天对B站的观察,即使越来越多的三次元视频网站开始用钱砸下一些热门番剧,结果大家讨论它、制作同人视频还是会回到B站上。相当于别人花钱买了视频,流量却给B站分享了——本质原因是它有各种各样的UP主。

UP主是B站血液、代表旺盛的生命力。

在其他视频网站版权竞争越来越激烈时,我们也没有看到B站在版权市场上打得血流成河的惨状。界面新闻记者采访了3位UP主,他们聊了聊自己的心路历程与B站往事。

▋古筝“教主”墨韵:去接触了总是有发展下去的奇迹

墨韵是B站上最有人气的民乐演奏者,她擅长将中国传统乐器与二次元音乐相结合,歌曲改编风格天马行空。

2014年,墨韵上传了由其改编并弹奏的《【古筝】千本樱——你可见过如此凶残的练习曲》,这则视频的点击量已经超过1500万,成为了B站人气最高的原创视频之一。

你能想象一首古筝曲子被观看了1500万次吗?难怪在弹幕里,有民乐老师评论说,突然一段时间,有学生找过来要学古筝、而且点名就要学墨韵的《千本樱》,老师哭笑不得——效果是好的,但墨韵这首曲子至少相当于古筝6-7级的难度,其指法、手速和演奏难度都偏上,非一日之功。

墨韵是一名90后,从刚开始学古筝到现在也有十多年时间,现在在国外生活,平时有自己的主业,弹古筝和录视频是自己的业余爱好。

2014年1月,墨韵第一次在一个学二胡的朋友推荐下知道了B站。那一年他们所在的某个民乐论坛办了个线上版的年终晚会,号召比较活跃的成员投点视频。由此唤醒了墨韵创作投稿的热情。不过最开始,墨韵以音频为主,并没有投过视频作品。当时B站还没有任何古筝类目的作品。

改编加练习时间晃到了7月份,墨韵的《千本樱》上线。到了第二天,就看到许多弹幕评论,2-3天后,B站官方转发,一下子就成为了爆款。墨韵很开心地吃了顿火锅。“希望大家都喜欢我做的视频和音乐,也希望更多人能了解古筝。”

墨韵事后总结了这首曲子能火的原因,因为这个曲子本身是大家很熟悉的作品,然后大家又没有听过民俗乐器来演奏。

“能让大家看到古筝的曲子很好,去接触了,总有发展下去的奇迹,可以给一起学古筝的朋友带来一些感受,也可以鼓励大家、互相讨论”,墨韵说。

墨韵每一首曲子都是自己编曲,最多有个伴奏。好的曲目出现时,她会不停地听,把曲子写下来,录音、混音。随后,墨韵出了《权御天下》、《九九八十一》等作品。古风曲目偏多,带有独特的个人音乐审美。因为古筝给人印象过于“高山流水”,墨韵就有心找了些节奏快一点的、稍微小众的曲子。

作为UP主,墨韵的作品不算多。但件件精品,录制视频花费时间最长的不是混音、不是录制,而是练习。到达什么程度了才能上传,墨韵自己有严格的标准。难一点的曲子光练习可能就要花掉数月的时间。

为此,墨韵甚至拒绝了一些商业的项目。有些商业公司可能要求墨韵2-3周就要弹一首曲子出来,墨韵直接说做不到。如果想要做商业活动,墨韵希望对方至少看过自己的演奏,了解自己的风格和对弹奏水平的要求。

现在B站上的民乐UP主已经不少了。大家时常一起讨论、惺惺相惜。去年BML现场,墨韵和其他民乐UP主合作了一次。

如果你看过墨韵的演奏,就会发现她的视频中从来没有露出过自己的正脸,多是手部特写。她希望用户更多关注到指法和乐器本身,视频即使作为教学视频也并不为过。“而不是过多地让用户注意到你长什么样子,这样感觉会比较平静一点。”

▋在B站上火起来的以色列创业者:高佑思

在北京海淀区五道口,你总能看到一个举着话筒、做街头采访的外国人。高佑思是以色列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大四学生。是真正意义上的高富帅,爸爸是投资者,从小就培养他的经商和创业意识。

五道口被称为“宇宙的中心”,高佑思在B站上开了个“歪果仁研究协会”的账号,经常会在宇宙的中心拦下一些在外国留学生,询问他们对于中国日常生活的看法。所聊话题包括但不限于:你怎么看移动支付、歪果仁沉迷KTV以后,从外国人的视角观察中国的变化,在B站上有125万粉丝。

高佑思曾参加过《开讲啦》、《天天向上》、《非正式会谈》等不少人气综艺节目。央视出品的六集电视纪录片《辉煌中国》也曾报道了高佑思一家。

高佑思把自己定义为内容创业者,与一般UP主单打独斗不同,94年出生、还是学生的高佑思已经在养活一只22人的团队,视频不是随手拍摄,而是经过团队成员的精心设计、选题讨论。

开始来中国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边的中国同学、朋友都会刷B站。中国朋友告诉他,B站里面都是段子、弹幕,这些其他外国人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却成为了高佑思创业的灵感源头。

“我们刚开始全网发,包括Facebook、Twitter、Youtube,每个平台的受众特征不一样。别的平台可能只是评论,但B站上弹幕特别多,可以看到每个时间段用户即时的反馈效果。”

高佑思回忆自己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和全团队的人一起打开B站看视频效果。一个视频甚至会看十遍以上,看弹幕、看笑点和用户反馈。看似嘻嘻哈哈的视频实质上都是团队精雕细琢的结果。

作为内容创业者,与粉丝的反馈互动是他最看中的事情。而B站是最好的粉丝反馈平台之一。这是其他平台提供不了的。

“B站给所有人提供了一个民主的平台”,高佑思说,“如果有人给你投硬币、转发,或者点点赞时,我们制作视频的人是很开心的”。讨论中式英语那一期,视频点击量蹿升至200多万,整个屏幕都炸了,满天飞的都是弹幕,把高佑思开心坏了,当天“歪果仁研究所”涨粉20万。

然后B站的工作人员找到他们,帮助高佑思介绍了一些广告和品牌资源,歪果仁研究会也参加了BML的表演。

现在,高佑思觉得团队的责任更大。视频火了之后,走在五道口会有人认出他,找他拍合影。高说自己并不是一个喜欢在镜头前的人,他觉得自己该是一个business man。

粉丝多了,高佑思觉得不要带坏他们、不要有刻板印象,内容创业本该不断创新,至少该有一种责任感。现在,高佑思的每个视频都会审核3-4遍,找出瑕疵和价值观不对的地方。高现在压力很大。

界面新闻记者采访他的时候,高佑思已经飞到了纽约,与其他UP主讨论打算在纽约开办公室,讨论中国公司出海的话题,打造一个真正国际化的内容创作公司。当然这一切都还在计划阶段。不过高佑思踌躇满志。

跟着B站去敲钟,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胜利。“IPO很像一个童话故事。我也希望像睿总一样,带着我的团队上纳斯达克。其实这是一个梦想,看到B站这么优秀的公司走到今天这个成绩,我想我们的人也会像他们学习。”

▋最萌的舞见:咬人猫

在二次元文化里,有一类投稿原创、翻跳宅舞作品的舞者,被称为“舞见”。UP主咬人猫凭借凭借可爱元气的舞蹈风格受到了众多粉丝的喜爱,其作品长期位列B站舞蹈区榜首。目前咬人猫在B站粉丝数超过175万,作品在B站的总播放量已经超过1亿。

萌是一种生产力。

咬人猫这个名字就很萌,它切中了当下很多年轻人爱做猫奴的某种心理。之前玩《魔兽世界》时,咬人猫爱打PVP模式,就想把名字取得凶一点,希望震慑住对方,于是就有了“咬人猫”这个创意。她觉得自己起名字很废,就把这个名字沿用到B站。

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咬人猫强调不要关注她本人,而更希望多聊聊舞蹈:对舞蹈的理解每个人都不一样。宅舞更应该传递的是舞蹈的感觉,没有舞蹈基本功也能跳出来,开心更重要。

的确,无论任何年纪的人看咬人猫的视频都能感受到她满溢的青春与活力,节奏简单明快、舞蹈动作简单可学,让人由衷感慨:年轻真好!弹幕上有人刷:咬人猫的视频我能看100遍。

咬人猫是B站特别早期的UP主,和B站一同成长。

2011年9月,在B站日活只有2万左右的时候,咬人猫开始接触到弹幕宅舞,这在当时都是非常新奇的东西。宅舞作为二次元动漫视频衍生出来的种类,还并未进入主流视频网站视野。在当时,只有B站上有宅舞相关类目。

咬人猫自己也是一个特别喜欢看视频的人,是一个阿宅。刚开始投稿那几年,每天都能把投稿区的新舞点开来看。现在投稿的太多,看不过来了。这也能侧面反映B站内容生态的不断壮大。

在咬人猫看来,“B站给了现在年轻人发挥才能的领域和平台。去吸引喜欢你东西的人。现在年轻人就是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用想太多。”

咬人猫不是专业学跳舞出身,有些舞蹈断断续续学了一年多。练舞要练到能录制为止。咬人猫一直是单打独斗,即使现在拥有海量粉丝,她说一开始在B站投稿是什么状态,现在就还是什么状态。有时候看到别的UP主学的她的舞蹈,就很开心。

咬人猫有自己的瓶颈。宅舞是从日本过来的。国内虽然有很多原创宅舞,但日本原创的舞见更多、原创氛围更浓厚。咬人猫们就去翻跳、模仿和学习。

咬人猫感觉B站是看着自己成长的。作为一名普通的UP主,她感到开心、骄傲。每一次都希望B站能比之前更好。她觉得自己目前还有很多舞蹈上的和拍摄技巧上的改进,想把当下视频做的更好。

能代表UP主和B站去敲钟的毕竟是少数。但从墨韵、高佑思、和咬人猫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出一点共性:他们都是各自领域最Top的玩家,无论是公司化运作,还是个人制作,他们足够努力、录制精良的视频要花掉他们全部、至少是绝大部分精力。无论在二次元领域、还是三次元世界,这个道理都同样适用。

同样重要的是,他们选择了B站,吃透了B站发展的红利。他们的成功在B站7200万月活下被放大。在一定的粉丝基数下,才有下一步商业变现的可能。

B站成就了UP主,搭建了二次元狂欢社区,让他们获得粉丝和关注;而UP主,帮B站做高了估值。二者相互成就、B站因此成为B站。

来源:界面 WeChat ID:wowjiemia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B站敲钟前夕:3位UP主与B站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