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B站意气风发的几乎霸占整条二次元赛道,A站内心深处无处话凄凉

@阑夕:

就在B站带着一票头部UP主飞往纽约风光敲钟的当口,A站还在苦逼的四处奔走寻觅一根救命稻草,希望拿到新的融资。

前段时间,A站的所谓「关闭风波」,其实就是在以玉石俱焚的方式向老股东——主要是阿里系的云峰基金——施压,如果不愿追投,那就大家一起死,前面的投入悉数打了水漂。

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剧情,这么描述起来可能有些滑稽,但其实在资本市场里不算罕见,它属于博弈论的应用场景,利用VC的沉没成本顾虑要求加码,有的时候确实可以收获起效。

比如早期的百度曾经依靠向门户网站销售搜索技术服务为生——占到了公司营收的80%以上——李彦宏在决定把产品转为独立搜索引擎时遭到董事会的集体否决,李直接表示要撂担子「不如都别做了」,这才逼的董事退让妥协。

在百度自己的历史文档里,它相当得意于这场转折的幕后故事,「是由态度而非论据说服对方」,也构成了创始人和投资人之间经久不衰的斗争缩影。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A站并没有如愿以偿的把云峰基金绑上失控风险过高的列车,阿里固然在布局内容入口方面出手相当阔绰,但这不意味着它真的就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什么坑都往里头跳。

据我所知,除了云峰之外,像是奥飞这样的老股东,都是Fold的诉求高于Raise的决心,本来就是偏战略而不是纯财务投资,战略价值跟不上来,A站就离弃子的身份只有一线之隔。

就DAU数字而言,A站现在大约是B站的1/10,MAU差距更是扩大到20倍,牌照不如人家齐全,版权不如人家丰富,营收不如人家炸裂,连管理团队都洗了好几拨,这样的烂摊子没人敢接,还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A站现在一年下来营收能做到多少?直到2017年才做到区区千万级的人民币而已,折算经营成本,每年还要亏掉一个多亿,总计融了十个亿的风险资金,躺在账面上的活钱恐怕不足一半,烧着烧着连工资都发不起,接盘就是接债务,自然需要三思而后行。

反倒是从A站剥离出去的直播品牌斗鱼青出于蓝,跟着腾讯大口喝汤大口吃肉,天冠地屦,冷暖自知。

最新的动向,是A站想拿头条的钱,这是最后的机会。

当下的中文互联网,要数有闲有钱的主,头条肯定也算上一个,它在合并同类项上的意愿和动机,也相当积极,比如Faceu,3亿美元的收购估价,只高不低,诚意满满。

总的来说,只要符合内容消费的方向,头条的兴趣就不会局限于正统的媒体品类,在二次元领域,主推原创资源的快看漫画、作为制片公司的声影动漫甚至是做Cosplay社区的半次元,都受到了头条的染指,等着被用流量串联起来发挥矩阵效应。

而A站之所以可以得到头条的青睐,委实是因为B站现在已经买不起了,错过时机的惨重代价,就是要在候补名单里挑选首发,A站能够拿来当作筹码的,大概也只剩下「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八个字而已。

看着B站意气风发的几乎霸占整条二次元赛道,A站内心深处大概已经住满了资深的白学家:「明明是我先来的,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看着B站意气风发的几乎霸占整条二次元赛道,A站内心深处无处话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