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十年,帝都聚会,遇到了当年的她

今天的聚会其实已经酝酿很久了,正月里就有好事者张罗着高中同学聚会。我听说她也去,紧张又激动,狠心按照网上的哥本哈根食谱吃了十几天,瘦了十斤,花一个月工资置办了一身行头,在二月二那天出血让店长给剪了头,打整利索,就出发了。

来到北京十年,前五年与她息息相关,我俩08年一起背着被窝卷从北京站下车,坐着674路公交开始了我们后来的生活。

我学校离得不是很远,记得我们下了火车大包小包在外交部街等公交的时候,望着周边的繁华祥盛,我说我要做呼风唤雨的陆涛(奋斗里的男主角),她说她要做自强自立的夏琳。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俩最多是奋斗里的我们最看不起的露露。

毕业后没有读研,各自找了工作,因为微薄的薪水和不菲的租金,我俩在广安门附近租了一个地下室,一个月租金750,从地上往下走两段楼梯,跨过几个半米厚的有转轮的大铁门才能到达房间,霉味、厕所反味、臭脚味充斥其内,吵架声、电视声、呻吟声漫布其中,地下室外还有人用红漆写着地下老鼠滚出北京。我俩好歹211毕业生,这种身体遭殃、心灵受辱的感觉现在想想应该特别难受,但是当时我俩确实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快乐:终于可以长期一起生活了,像大人一样。我们的梦想就是可以租一个能有窗子,能见阳光的屋子。

我们周末起早去大红门批发童装然后跑去方庄那里摆卖,两天赚700多周日晚上去聚宝源吃个涮肉,站在宣武艺园门口玩游戏:屏着气赌车,当憋不住气的那刹那过去的车就是未来买的车,有时为了等辆奔驰宝马都能憋晕。

打败爱情的从不是清贫,我们从地下室搬到了有阳光有窗子的荣丰公寓,但是我们分手了,分手原因忘了。

聚会定的东直门的花家怡园,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在北京看到特别有安全感。但是这些油腻男和晒娃女都不是我目光的聚点,过了半个小时她才到,同学们自然起哄让我们坐到了一起,这已经整整五年没有见面了啊!看到她那一刹那,我一下回到了五年前,什么成长、成熟全都去他妈的,我真切的觉得我心中还有火花。我有点像初中小伙子那样不安,我带着连长扣飞空蓝后的那种笑容,开酒、递烟,跟同学开着一些不荤不素的玩笑。

聚会的话题不外乎事业,房子,孩子。闲谈中我知道了她换了工作,嫁给了一个大学讲师,在紫竹苑买了房子,打算今年要孩子。我也告诉了他们我媳妇的工作,房子的位置,打算今年要孩子。聚会两个多小时,期间我俩一句话没说,说实话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散场时,看见她开着车,孙俪代言的吉普自由光,说实话挺符合她的气质,当时看那个广告时,孙俪在那磨叨我就想起了她。住东边的坐两辆车,西边的坐她的车,我本想坐地铁回去,但是她说你上来吧,一会换乘没地铁了。这基本上是她单独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

我俩住的真够近的,超出了我的想象,开车也就十分钟,搭乘的同学下车后都会说:时间给你们啦!等最后车子上就剩我们俩时,我打开车窗,点上一根烟,没经过她允许,她也没有制止我。这三分钟很暖,窗外车流穿梭,我们大概都想到了十年前初来北京时趴在公交车窗前憧憬未来的情形。我们现在都基本实现了当年的愿望,落户定居,住有阳光有窗子的房子。

行驶到甘家口大厦,我烟正好抽完,我说你靠边停吧我到了,我下车的时候她说了句:抽烟有害健康。我笑了笑挥挥手走了,我也知道回忆有害身体健康。何必堆砌怀念让剧情变得狗血,深爱了多年又何必毁了经典。

回到家,发现妻子已经安睡,替她抻了抻被子,又仔细环顾了下这个有窗子能见到阳光的房子。。

中午看到大家都这么感同身受,忍不住编辑了点,但是悲催的是没保存上,那就算了。简单回答下问题了吧: 1、哥本哈根食谱自行百度或淘宝去,速成的话有点用,但是对身体不大好。2、分手原因,我其实开头说了:“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俩最多是奋斗里的我们最看不起的露露。”看过奋斗的都懂吧。

来源:步行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毕业十年,帝都聚会,遇到了当年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