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哪些濒临犯罪边缘的经历?

作者:Seasee Youl

我有三次濒临犯罪边缘的经历。

第一次是朋友赢了钱,嚷嚷着请我们去嫖娼,一行人开着车去了一个名声在外的洗浴中心,然后到了三楼,一个风韵犹存的老鸨叫来一排姑娘,燕环肥瘦各有姿色,姑娘们都穿的很性感,一齐给我们鞠躬:老板好,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不可以不理我哦。

我虽然不是什么纯情小处男,但哪见过这阵仗啊,下巴都要惊掉了。

我的朋友们都留着哈达子,眼睛就像高速马达疯狂猎物,然后牵着姑娘回了房间。

说实话那一刻我的心情特别矛盾,一方面很想体验一把,一方面又不想如此堕落,还有不想让朋友觉得我怯场,那时候还小,男孩子都好面子。

结果到最后尴尬的事情发生了,朋友们都选完了,只有我一个人面色潮红的一言不发,那群姑娘居然围过来,有的挽我胳膊有的拉我的手,我都快被香味熏的昏过去,我连忙站起来对那老鸨说:我……我等他们下来就好了。

老鸨笑着说:老板是不是对这些姑娘不满意啊,我再带一批过来。

我脸上有点发烫,连忙摆手说:不是不是,我马上要结婚了,不想乱玩。

其实我是瞎编的,我连女朋友都没有,但老鸨也没再推荐了,叫人给我倒了一杯茶就带姑娘走了。我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的色情杂志,心里五味杂陈,有点后悔怎么这么怂呢,但又带着些庆幸,这件事也成了我的笑柄,被他们嘲讽了好久。

那群朋友此后越玩越大,有的哥们一年才七八万工资,就花了五六万在嫖资上,有的哥们被警察抓住,还上了当地报纸,有的哥们被老婆抓奸在床,闹着要离婚,几乎没一个好下场。这时候我才有虚惊一场的感觉,如果当时我也挑个姑娘进了房间,说不定整个人生都拐弯了。

还有一次是打架,我的发小和女朋友吃饭呢,跟几个小混混不知道怎么就吵起来,然后小混混仗着人多就把他给打了,其实这也没什么,关键问题是混混还调戏了他女朋友,听说有个还摸了她的胸,我觉得这就过分了。

于是叫起玩得好的兄弟,准备过去收拾那群人。

下车的时候我看见发小腰里别着刀,当时我就愣住了,斗殴是一回事,捅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对发小说:你把刀丢了,我们一起过去。

发小恶狠狠的说:你怕事就算了,老子今天一定要放他的血。

我站在他面前说:你要是带着刀,那我就走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不想见到你蹲号子。

发小一把把我推开,招呼着人上楼,楼上就是那个摸他女朋友的小混混住得地方。

我的脸上发烫,那一刻我很想跟上去,我并不是一个不讲义气的人,我也希望帮我的朋友出气,但我还是扭头走掉了,我觉得凡事都有个限度,我跟发小的父母打电话,希望他们能劝住他。

但是事情还是发生了,发小捅了那厮三刀,那人被救了一夜才救活,发小被逮进去判了八年,有个按住小混混的也被判了刑,我去看守所看他的时候,他盯着我一言不发,眼睛里有愤怒,也有一丝悔意。我很想说点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最后一次是在广州,我身上的钱花光了,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和我同住的都是无业游民,有个哥们平时爱找我借钱,我也总是借给他,他把我当好兄弟,就对我说有搞钱的法子。

我说:什么法子啊,你不是半年没工作了么?

他没多说话,只是要我跟着他。我们走了三条街,到了一个破旧的筒子楼上,他拿出一些铁针和螺丝刀,居然在撬门,当时我都懵了,我小声说:你干嘛呢!

他头也不抬:你小点声,这家人我踩了很久了,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放心出不了事。

那一刻我特别挣扎,我饿了一天了,很想去吃点东西,况且我又不进去,算不上偷东西吧,但我脸上又开始烫了,我对他说:我先走了,我劝你也走吧。

说完我就快步往楼梯口走,那哥们已经把门撬开了,轻声说:等我几分钟,就几分钟。

我没搭理他,连跑带走的下了楼,那时候已经是深夜,晚风袭来我觉得无比饿,我捂着肚子去找朋友借钱。

后来事情败露了,有一天正洗澡了,警察把门踹开把他给带走了,临走时他看了我一眼,读不出他想表达什么。

人的一生,就是和欲望做斗争的一生。

但无论做什么,都应该有个底线。

这是源于我小时候的经历,我的村子里有一个老人,脾气特别不好,有一次还揪我耳朵要抽我,我对他怀恨在心,就把他的草垛给点了,那时候是盛夏,我刮了火柴就甩到草堆里,心里涌起报复的快感。但慢慢的就被恐惧感压倒了,我看见火越烧越大,甚至都要烧到一旁的房子了,我的心跳的飞快,腿也不自觉的抖起来。

村子里的男人玩命似得救火,每个人都被熏得一身黑。

我爸看见我手上拿着火柴盒,知道是我放的火,走过来就是一巴掌,我感觉蒙的一下耳朵嗡嗡作响,整个人趴在地上,嘴巴都流出血来。

我的脸上就像有烙铁,不知道是被火烤的,还是疼的,我哇哇大哭。

我爸恶狠狠的吼:闭嘴,你现在就敢放火,以后不得去杀人啊!你给我在这跪着,敢站起来老子打死你!

就这样,我在门外跪了半夜,我的奶奶过来求情,被我爸送了回去,我的妈妈想来拉我,被我爸一眼瞪住。我听见他们在屋内争吵,我爸说:我就是要让他知道,有些事试都不要试,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责任,承担不起的就要多想想。

我永远记住了那一个充满争吵的晚上,和那一记无比暴力的巴掌,每次我想顺从自己欲望什么都不管的时候,我的脸上就会发烫,它让我能冷静下来多想想,这些事的后果我是否可以承担。

人心欲望不休,唯有尽力自持,方不致癫狂,与君共勉!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有哪些濒临犯罪边缘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