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与包拯的恩怨纠葛

@马伯庸:

翻欧阳修的集子,忽然发现他在嘉佑四年写过一篇《论包拯除三司使上书》。

这篇上书的背景是,包拯当时担任御史中丞,连续弹劾了两任三司使张方平、宋祁,仁宗决定让包拯接任三司使这个职位。欧阳修跟张、宋两个人关系不错,觉得包拯你把人骂下台没问题,可居然自己马上接任,影响太坏了,会让人觉得你是为了贪图这个职位才弹劾的,遂写了此文。

这篇文章里,欧阳修对包公的评价可真是刻薄:“拯性好刚,天姿峭直,然素少学问,朝廷事体或有不思……况如拯者,少有孝行,闻于乡里;晚有直节,著在朝廷。但其学问不深,思虑不熟,而处之乖当,其人亦可惜也。”

他把包拯这个作法,比喻为“蹊田夺牛”——人家牛把你的田踩了一下,只是小错,你却用这个罪名把人家牛给没收了,太过苛酷。知道的明白你是严格执法,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贪图人家牛呢。

没想到这两个熟悉的历史人物,还有这么一段交往黑历史。

但再翻翻欧阳修文集,还有一篇《再论水灾状》,是四年前写的。那一年水灾泛滥,欧阳修上书朝廷,说这是因为无能官员太多,应该简拔一批没被重用的能臣。他开列了一份推荐名单,里面第一位就是被贬在池州的包拯。欧阳修称赞包拯“清节美行,著自贫贱;谠言正论,闻于朝廷。自列侍从,良多补益”。

顺便一说,欧阳修这份名单只举荐了四个人,除了包拯之外,还有张瓖、吕公著和……王安石。

因为欧阳修的举荐,包拯才得以离开池州,改知江宁府,然后很快调任开封府。后世开封府的种种传奇,其实是始于欧阳修之手。

更有意思的是,包拯是嘉佑元年十二月到任开封府,嘉佑三年六月改任御史中丞。而接任他的人,恰好就是欧阳修。所以在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之后,还有一个欧阳龙图打坐在开封府。

这两个人的关系,可真是微妙到值得写篇开封府同人文了。

对了一下欧阳修年表,更好玩了,他是嘉佑四年二月卸任开封府,上书批评包拯是在三月。换句话说,之前欧阳修对包拯一直忍着,因为自己是开封府尹,说前任的坏话不合适。直到调职之后,他才猛然火力全开。

再补一段。包拯有个续弦夫人董氏,她的墓志铭里记录了一段八卦:“初,孝肃薨,有素丑公之正者,甘辞致唁,因丐之为志,夫人谢曰:‘已诿吴奎矣’”——包拯死了以后,欧阳修主动要给他写墓志铭,包夫人却记恨他“素丑公之正”,直接拒绝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欧阳修与包拯的恩怨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