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现10来万,去放高息贷,慌...

安徽阜阳,当地药品生意很有名。

做药材生意嘛,难免会有周转困难的时候。所以当地民间借贷发达,很多人参与其中,彼此拆借,赚个零花钱。

一般都是熟人之间借来借去,这事不少见。

我的朋友是阜阳人,在北京上班,最近就遇到了一件事儿。

老家的妈妈,想让她把自己信用卡里的钱借出来,拿去做高息的放贷。

从中间赚个利息差。

朋友已经搞出15万拿去放贷了,她说,现在还能做么?

一.

我建议不要。

朋友这个信用卡贷的实际利息,大概15%上下。

而妈妈放贷的月息2分,折合年化24%。

单算利差是9%,是能赚到一笔小钱的。

——但风险更大。

朋友的这笔卡贷,是无论如何要还的,而且必须按时还。她有固定工作,很年轻,未来还要跟银行打很多交道。

但钱放出去之后,不确定性就大大大多了。

民间借贷有时被拉成了一个长长的链条,一环扣一环,你不知道哪个环节会出问题。

一个环节出问题,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钱有收不回来的风险。

借一笔必须要还的钱,去放一笔随时可能收不回来的贷,只为赚不到十个点的利息差。

风险收益是不对等的...

而且朋友妈妈这个年龄,已经很不适合掺和民间借贷了。

人在退休之后,收入递减或停滞,风险承受能力很弱。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对养老质量有很大影响。

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二.

想起我之前说过的一个事。

我一个邻居阿姨是鄂尔多斯人,那里不止产羊绒,民间借贷也是全国闻名,几乎人人参与,熟人借贷特别多。

邻居有个几十年的闺蜜,专门放贷的,经常跟我邻居拆借。有一段时间,邻居赚了不少,非常信任对方。

前几年,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崩盘,现金流故事玩不转了,不少人血本无归。

邻居借出去的50万,也成了一笔烂账了。

最近我邻居的心情非常不好,经常拉着我妈倾诉。因为她这50万里有一部分钱是从儿媳、亲家母那里凑来的。

满以为会和以前一样,很快就能回来了。

结果一拖就是好几年。

过年这几天,儿媳各种明示暗示催还钱,那边,闺蜜又一口咬定没钱还。

阿姨夹在中间,心中煎熬可想而知了。

三.

参与民间借贷的人,很多人是把钱给了一个中间放贷人。

经常会有这种现象:

“我知道这个风险大,不过这个中间人不一样。我在他这放了两三年了,一直都很安全地拿利息呢。”

过去两三年能稳定地拿回报,不代表未来就没有风险。

因为一些民间借贷,已经做成了庞氏的玩法。放贷人不断从下一个客户那拿钱,然后归还给上一个客户。

可能过去的两三年,放贷人还能拆借得过来,大家也很信任,觉得放贷人真靠谱、稳如山。

但到后面的某一年,因为支出太多、窟窿太大,整个现金流游戏可能突然就玩不下去了、崩溃了,客户也拿不回钱了。

这种现象是经常发生的。

四.

当然,作为一个社会人,我也并不Diss民间借贷。

世界很复杂,生意人离不开它,几千年生生不息。

我认识一些人,也是靠着民间放贷,赢得了财务自由。即使放眼全球,也不少犹太人靠此起家。

但它的安全性,与外部的金融环境有很大的关联度。

现在这个金融环境,赚利差真的要小心为主。

监管一直在去杠杆,实际的社会资金成本也在上升,我们已经处在一个加息环境中。

实力弱一些的金融机构,这两年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如履薄冰。

何况普通人呢。

银行还有央妈靠着、保着,我们可是只有自己啊。

来源:越女事务所 WeChat ID:ynduca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套现10来万,去放高息贷,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