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十万难不难

难,很难,特别难。

是不是中国只有北上广深四个城市?是不是中国只有金融 / 互联网两个行业?一个个被这个题目下各种花样繁多的传奇故事刺激的像打了鸡血一样,争先恐后的给骗子交智商税。

是,这个时代是互联网的时代,前几天和一个做尽调的老同学还在聊互联网确实是大势所趋,比如他刚接的两个案子,有个炒外汇的,其实这个现在是非法的,但是他就开发一个 app,通过这个 app 告诉别人一些炒外汇的高手每天买进卖出那些外汇,就融到了 1000 多万,他也就是一个单纯的想法,连 app 都没开发出来。

再有,做网络咨询,套了个壳说通过网络收单,但实际上也都是线下签协议,与普通做咨询查不了多少,也融到了 1000 多万。

这些传奇而光鲜的背后,是成百上千倍的失败者的尸体。行业给你诉说的,或者你想看到的想听到的也永远是这些成功的例子。

没错,有梦想,有野心,有奋进的诉求,有渴望改变自身阶级的欲望,绝对是一件值得褒奖的事,但改变也要遵守法律啊!别被欲望蒙蔽了心智。今天我就是给各位来浇浇冷水的,让我们看看月入十万到底有多难。

如果你是个打工者,月入十万,就意味着年入 120 万,众所周知金融行业是平均收入最高的行业,那就拿基金经理来举例子,年入 120 万的话,就意味着税前收入 200 万,而且还有一件悲伤的事实,45% 的税,七七八八五险一金乱七八糟一扣,到手其实也就 110 万左右吧。

估计有稍微懂行的朋友会说,不难嘛,如果基金经理要求 200 万工资的话,那他给公司创造 20 倍的管理费,就是 4000 万,如果是 1% 的管理费,那就是 40 亿所以管理费他能分 5% 不也就拿到 200 万了嘛。

那你真的过于高看公募基金经理的能量和薪水了,你的产品给公司挣 4000 万,和你给公司挣 4000 万,这是两个概念。基金经理也不过是众多环节其中一个环节的大头兵而已离开我这个平台,你赚个 4000 万给我看看?而且,有时候公募上规模靠的并不是业绩。

销售,风控,交易,各个部门都有贡献,而且公司肯定是要拿大头的,所以能分给基金经理的应该不会更多了。

你真调动全公司资源,几个月路演销售,行政审批全走完了,给你陪了系统交易员行研,到时候赔钱了,你砸锅卖铁给公司还是投资者兜底?这个逻辑实际相当于和公司对赌,你给我 40 亿,我给你赚 4000 万,我要 200 万,但是你一个基金经理有什么资格和公司对赌?

而且你可以看看国内单只股票基金上 40 亿的有多少?不少基金公司全公司总规模,加上货基也不过小几百而已。基金经理只负责决策,具体交易有交易员执行。年薪百万的基金经理也是凤毛麟角。毕竟募,投,管,退四个环节,你只负责投这一个环节而已而已这四个环节很大程度上最重要的是资金募集。

如果你是个中小企业的老板,正好我也大概处于年入 60 万到 120 万这个层级,周围的圈子也多是这个圈子,让我们看看到底有多难。

都说这个几年是实体行业的寒冬,但不在其中真的很难品尝个中滋味。就我看到的,是一种普遍的焦虑和彷徨。各种实体行业的老板都在想着转型,都抱怨着这行难做,生意人是一群嗅觉很敏感的生物,通常执行力也很高。都在做着各式各样的尝试。

一对夫妻档,有三家洗车行,每家洗车行的月纯利大概是两万多,去年想转型做餐饮。今年一个平均日流水上万,专门出口中亚和俄罗斯服装外贸的老板,试图做红木家具,花了十几万考察后放弃了。一个有几百头牛,上千头羊的老板,今年也打算转型,代理净水器。有七家中等规模的川菜馆的老板,今年打算去做树苗生意。有两家废旧重金属回收站,年纯利润上百万的老板,今年打算转型做农副产品集散地。一个某品牌油漆的新疆总代理,今年打算转型做个个辣椒厂。诸多例子不甚枚举。

你以为大家为什么想转型?搁着现成的产业和积累不要。一是累,资产体量没上来之前,很多事情需要亲力亲为,二是在自己行业经营许久,知道前景越发艰难。

我不是想劝阻大家的脚步,只是希望朋友们能够擦亮眼睛,勇猛精进的前提是未虑胜先虑败的谨慎思考。

望诸君早日财务自由,过上理想的生活,祝好。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月入十万难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