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程序员?请慎重!

最近,程序员进入热门话题,主要是因为工资高。

某些丧心病狂的公司,给毕业生程序员开出五八十万的起薪。据说已经有大妈跑到阿里巴巴的会场给女儿贴征婚启事——丈母娘通常具有战略性眼光,是中国经济的风向标,真是至理名言。可是,真的嫁给程序员,你就会认真思考一个问题:我值不值得为这些工资气死?


程序员是省钱,不过只省在衣服上。据说北京西二旗的程序员能把月薪五万穿出月薪五千的即视感,这是一点没错的。绝大部分程序员都是黑眼圈、青年肥、胡子拉碴、头发油腻的款式,标配服装是冲锋衣、大格子衬衫/科技主题t恤、牛仔裤,背着黑色电脑包。

一群程序员合影,唯一穿着卡其色半休闲裤的一定是经理。

高级一点的程序员讲究低调的奢华,他们买始祖鸟的奇怪冲锋衣,李维斯的不羁牛仔裤,以及多功能的黑色电脑包。

有人吐槽说,程序员固执不听指挥,管理一群程序员像管理一群猫,可是,程序员在购物的时候会呈现出羊群的特征。某“五百强”的一个项目组,在一年之内分期分批派遣组员去美国出差。第一个程序员去了当地的一家购物城,发现那里有卖5美金一件的t恤,大喜买回。其他人看到价格十分欣赏,在出差的时候,分期分批跑去购买那件t恤。项目组开会的时候,看起来好像那个商家赞助了一个“希望工程”汇报会。

你不要以为程序员像黑客帝国里的型男那样擅长精准凌厉的攻击,能够在谈笑间让敌人灰飞烟灭。事实上,程序员们更像夜晚在墙头打架的猫,对于技术流派有一种不基于理性分析的盲目信仰。“哪种编程语言是最好的”,往往是导致他们割席断交的第一话题,这导致程序员的社交生活中充斥着零和博弈。

程序员有一种“一言不合就重新造轮子”的重构激情和原始冲动。当年,Linux在内核开发的时候需要版本控制软件,因为旧软件不再免费,Linux内核的作者暴怒起来,自己写了一个新软件作为替代工具。谁知道新软件过分强大,以至于今天横扫一切版本控制工具。这种技术鸡汤故事有很多,他们激励了千千万万手残的程序员,使他们误以为这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超能力可以应用到生活中。

有一回,鄙人的丈夫(简称“鄙夫”)发现家里墙壁脏了,跟公司请年假自己刷墙。经过一番调研,鄙夫发现了一个刷墙神器:一个自带吸泵,可以把涂料吸到里面的刷子。你可以想象这是一个放大了一千倍的注射器,前头带着滚刷。鄙夫兴致勃勃地跑去买了一个神奇刷子开始刷墙。可是他根本没有想到,神奇刷子灌满了涂料之后沉重无比,那不是刷墙是举重。第一遍,墙刷得厚薄不均,看起来好像被狗舔了一遍。鄙夫大怒,奋起余威,要刷第二遍,刷到一半,因为长期编程导致体力不支,败下阵来。此时,年假已经过去了一半,而他穿着斑点狗一样的衣服,积劳成疾地站在客厅里发飙。

最终,我们卑躬屈膝地清了粉刷匠来收拾残局。粉刷匠看到刷墙神器,发出杠铃一样的笑声,还拍照发了他的朋友圈!

我的一个朋友也遭遇了同样的惨剧。她乔迁新居,为省钱计打算自己换地板。她的程序员丈夫纠集了一群程序员朋友,什么系统架构师啦,算法工程师啦,还带来了一个除了做PPT什么都不会的项目经理,乌泱乌泱地来了。他们每个周日都跑去拼地板,忙上忙下,忙前忙后,忙得饭都没功夫做,点了好几十块钱的外卖,终于把地板拼得左右不对称,上下不平整,“吱扭吱扭”,踩哪响哪。

后来,程序员们放弃了室内装修,转而攻坚室外活动。他们打算在院子里搭一个菜园子!

别看程序员们表面上看起来非常油腻,但是好多人的内心都以为自己是一个白衣少年,“萧疏轩举,湛然若神”呢。许多程序员都有自然之梦:住到丽江去,秋天时,先吐半口血,再由一个“程序员鼓励师”扶着,病恹恹地去看海棠。个别境界高的程序员,希望“采菊东篱下,悠然写程序”。所以,程序员们经过数次开会讨论,制定了详尽的分步骤方法,打算先搭一个豆角架子。

程序员们上网定书,看视频,论坛讨论,学习了地理学、植物学、流体力学等艰深的学问之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在豆角架子项目经理的统一调动下,拉竹竿的拉竹竿,绑绳索的绑绳索,忙上忙下,忙前忙后,忙得饭都没功夫做,点了好几十块钱的外卖,先打地基后起高台,花费了两个休息日,群策群力地架起了一个豆角架子,经过调试,大家认为该架子非常好。谁知道天公不作美,当晚一夜北风紧,次晨,豆角架子卒。

.....+_+......

-关于刷墙神器-

神器长这样👇

你以为买了之后刷墙起来是这样的👇

但实际情况是这样的👇

千!万!别!买!

来源:Id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嫁程序员?请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