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首富的继承者们

“谁来接班”的问题一直是华人家族企业中颇具争议性的话题,家产之争更像是冗长的悬疑剧不时在富豪家族上演。作为多年的华人首富,中国香港李嘉诚家族的接棒之路似乎特别顺利,在这平顺的背后,却蕴含着这位企业巨子独到的思考与安排。

事实上,李氏家族的继承问题早在2012年就尘埃落定。在没有准备退休的时候就预先公布接班和财产安排,不仅有助于减少正式退休时对集团的冲击,也可避免出现近年来频繁发生的争产风波。

不偏心的资产分配计划

李嘉诚曾经说过:“儿子没能力,家产给了他也是对他不利。”

出生贫寒的李嘉诚知道,培养孩子吃苦耐劳的精神是他们一生的必修课。在香港圣保罗小学顶级名校上学的时候,李嘉诚很少让两个孩子坐私家车,而是经常带他们坐电车、巴士,从而了解人生百态。同时商业培育在此时也已经启蒙,李嘉诚在长江实业董事会上为两个儿子设有两个专席,学习经营之道。二人出国留学的经历让他们都具备国际视野,可以说为继承家业和打拼事业铺下了基础。

根据李嘉诚的分配计划,李氏家族的实业部分交由长子李泽钜管理。由此他将获得超过40%的和记黄埔与长江实业的股权,以及加拿大最大的能源公司赫斯基35%的股权,这三部分业务也是李嘉诚旗下最值钱、权重最大的资产,市值约2000亿港元。

但这并不是偏心的资产分配计划。李泽楷将获得父亲足够多的现金资产,其金额则以“倍数计”,这些现金资产用来并购自己喜欢的公司。

李嘉诚表示,李泽楷所并购的公司将不会涉足目前长和系旗下的“六个系”业务,因为那样做会对李泽钜不公平,也不会是传媒、娱乐等项目,而是传统和长远的项目。即使并购不成功,他也会用这笔资金帮助李泽楷发展新事业。在记者会上,当李泽钜被问到是否觉得父亲偏心时,李嘉诚代答道:“如果李泽钜不满意,可以和李泽楷换。”

相比李泽钜的低调沉稳,李泽楷展示了更多我行我素的野心。李嘉诚顺应两个儿子的个性而做出分家安排,很是明智。如今香港“小超人”李泽楷是电讯盈科主席、和东亚银行非执行董事,传其身价已超过哥哥李泽钜。

继承者——李泽钜

和李泽楷铺天盖地、长篇累牍的报道传记相比,能搜索到的李泽钜的资料少得可怜。

提起李泽钜,最轰动的莫过于一起绑架案。1996年,被香港人称为“惊天贼王”的张子强和一帮匪徒用车子拦住了李泽钜的高级豪华房车,并用AK47自动步枪和手枪绑架了李泽钜。李泽钜被脱光衣服,只穿一条内裤囚禁在香港粉岭鹤薮的一间单门独户的房子里。李嘉诚支付了十亿的赎金换回了李泽钜,并如约没有报警,高额的赎金也创下了香港最高的赎金记录。

更多时候,李泽钜低调地站在父亲身旁,部署着自己的人生。

翻查李泽钜的个人履历,可以看出他的海外背景对于投资决策的影响。

李泽钜小学和中学都就读“一条龙”式的香港名校圣保罗男女中学,之后到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按照父亲的安排,李泽钜选择了土木工程专业,之后又攻读了结构工程硕士学位。

1985年,21岁的李泽钜正式加入长江集团,从基层做起,被安排在当时长江实业中环华人行的办公室上班,跟随父亲和叔父辈们学习经营之道。

长实是长江集团的上市旗舰,李泽钜25岁就成为了长实的执行董事,28岁代替父亲进入汇丰董事会担任非执行董事,29岁成为长实副董事总经理,30岁成为长实副主席,35岁成为副主席及董事总经理。

李泽钜这位由父亲李嘉诚一手培养和造就的商坛才俊,虽然没有做出像弟弟一样的惊天动地,但创业难守业更难,李泽钜按着父亲安排的道路一步一个脚印,走得并不轻松,但总算没有辜负人们的期望。

在李嘉诚进入耄耋之年后,李泽钜对李家这个庞大商业帝国的影响越来越明显。

如果说长实与和黄是由李嘉诚打下的天下,长江集团旗下第三大上市公司长江基建则更似李泽钜的“毕业作”。1996年,李泽钜负责分拆长江基建上市,获得超额认购25倍的功绩。在长江基建上市后,李嘉诚曾表示,李泽钜的表现可得90多分,“如果他不是我的孩子,更会给他100分!”

近年来,由李泽钜掌勺的长江基建成为李嘉诚商业王国向外扩张的主力军。从1999年开始,长江基建与香港电灯合作,以34亿澳元投得南澳洲ETSA电网权益,是长江基建业务国际化踏出的第一步。

2003年,李泽钜被《时代》杂志评为“年度全球商界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在他的带领下,长江基建也多次与香港电灯,即电能实业有限公司的前身,携手收购海外资产,从2000年至今斥资逾2000亿港元海外收购了11项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的基建项目,涉及电力、水务、天然气供应等项目。2010年10月,长江基建以700亿港元作价收购英国电网而后又以588亿港元作价收购供水网络NorthumbrianWater,按照英国媒体的说法,李泽钜几乎已经“买下了英国”。

2012年,李泽钜正式掌控市值逾8500亿港元的产业,账面身家资产超过李嘉诚。

拥有加拿大国籍的李泽钜,没有任何中国内地生活经验。有评价认为,他的这一特点,影响到了李家产业和投资的布局,是近些年李家钟情海外投资,减持甚至抛售内地和香港物业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上述影响外,在外界及其内部员工看来,相比李嘉诚,李泽钜行事刻板、谨慎,甚至有些“计到尽”(算计至极)的感觉。但在李嘉诚心中,对这个儿子的评价几乎是完美的。

从很大程度上而言,李家的商业帝国正在进入李泽钜时代。他对整个家族产业的影响也在一定程度上正在超越李嘉诚。李泽钜的个性和人生经历正在替代李嘉诚影响到李家整个商业帝国。

“小超人”——李泽楷

目前,身价过百亿港元的李泽楷,也是香港排名前列的大富豪,他热心资本运作,在香港早有“小超人”之称。13岁的时候,李泽楷就跟哥哥一起被送到美国读书。不过,与遵从父亲意愿的哥哥不同,李泽楷读大学时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电脑工程专业,1987年,他中断了在斯坦福大学的学业,成为一家投资银行最年轻的合伙人,那一年他只有21岁。李泽楷从小就性格叛逆,特立独行,一系列举动甚至被大家戏称为“气死爸爸”工程。

李泽楷与他的父亲有着很大的不同:李嘉诚讲的是子承父业,而李泽楷却是喜欢自立门户;李嘉诚经商是稳打稳扎,谋定而动,而李泽楷却是标新立异,喜新厌旧;李嘉诚在私生活上是慎守本分,而李泽楷却是绯闻不断;李嘉诚奉行的是低调,而李泽楷却是不拘小节,一掷千金。

无论是事业上还是感情上,李泽楷的一举一动都惊天动地,引起媒体的关注和追问。

李泽楷的绯闻女友数之不尽,其中最轰动的当属与梁洛施的一段情。两人相识于2008年,随后梁洛施先后为李泽楷诞下三个儿子,本以为是一个现代版的灰姑娘故事,孰知2011年两人即分手,还未来得及补办婚礼即风云突变。一路走过来,李泽楷都毫无疑问地占据了娱乐版新闻的头条位置。

然而,大家熟悉二儿子李泽楷。不只是因为他和梁洛施那场高调恋爱,更是因为他利用互联网题材主导了对香港电讯的世纪大并购,让他在资本市场上可谓是扬名立万。

1999年互联网泡沫越吹越大,李泽楷也提出涉足香港互联网的计划,同年盈科收购市值不足1亿港元的德信佳完成借壳上市。借助互联网概念,盈科股价坐上了直升机,并最终完成了对香港电讯3000亿元的并购,也让一支不足1毛钱的股票摇身一变,最高涨至53元。

一个近乎空壳的公司,凭借互联网泡沫,鲸吞了一家百年历史,每年百亿净利润的大企业。这在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案例。而李泽楷也被冠上了长袖善舞,空手套白狼等封号。

李嘉诚和李泽楷,一个做投资,一个做投机,股市中最常用的两种交易法则,都被他们玩到了极致。

2000年8月,李泽楷此前自立门户创办的盈科集团,以2300亿元“鲸吞”了香港电讯,合称电讯盈科公司,成就了当年亚洲最大的并购案,李泽楷也因此被视为新一代的互联网英雄。但是由于之后互联网泡沫破裂,加上经营不善,电讯公司市值蒸发了近百分之九十,李泽楷自身也面临着越来越多来自股东和市场的质疑。

虽然李泽楷努力试图摆脱父亲李嘉诚的影子,但每次他遇到困难时,父亲还是会及时出手帮忙。1997年,李泽楷以80亿港元投资东京地铁站,成为日本十年来单一外资投资者最大交易,不料遭遇金融风暴,就在最为难之际,李嘉诚旗下集团决定以29亿港币,买下地皮百分之四十五的权益,拯救了危难中的李泽楷。

而在2001年,电盈公司的股价在半年间从18元下滑至3.9元,在市场上引起极大怨言时,李嘉诚再次出手,在父子两人碰面后的当天下午,就传来股价回扬的消息。2009年,他在一片反对声中实现电讯盈科私有化,虽然赚取了超过55亿港元的收益,但却被指责无视小股东利益,成为香港商界争议性的人物。

早在2006年7月,李泽楷宣布,出售旗下电讯公司超过五分之一的股票,随后一位特殊的买主出资48亿港币,准备收购电讯公司百分之十二的股权,然而让李泽楷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是他的父亲李嘉诚。四个月后,李泽楷策动公司百分之七十六的小股东,投票否决了把股票卖给李嘉诚,最终没有把股票卖给父亲。

香港媒体曾评论这是一场父子之间的暗战,对于没有让小儿子打理自己发展了70多年的事业王国,外界猜测是否父子不合,但李嘉诚当场予以否认。

长袖善舞最终却得而复失,“小超人”投资的火候相比于“老超人”显然还差得远。但无论如何,有一个愿意出手48亿接盘的老爸,怎么任性都行。

来源:中宏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华人首富的继承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