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两个妹纸合租的日子

几年前写过一篇刚来北京时和极品二房东撕逼的往事,详细可点击:

和极品二房东撕逼的往事

当时留了个结尾,说我搬出来后找到了和两个年轻的妹纸的合租,很多网友留言要求我写合租的经历和体验,我说以后得闲写,好吧,就今晚吧。

那会是2006年年底,我的预算是800/月,希望能找到独立卧室的合租单间,在网上看到有两个住亚运村惠新北里的姑娘求合租对象,通常女性只愿意和女性合租,但这个帖子写了男女不限。嘿,我马上就投条了。

加了MSN后对方第一句话就是头像是你本人?我答是。

对方说你立刻过来看房,当时是八点半,我本来打算第二天再去的,但对方这么着急我马上就打车去了。

站楼下等了一会,一个妹纸过来端详了我一会,把我领去看房。看完后我说OK愿意租,姑娘挥挥手说合同不签了,你直接付现金就行,我看对方是爽快人,也爽快掏钱了。

付钱时妹纸突然来了一句:你没头像上好看。我巨尴尬,姐们你也太直接了,那张图是thu一哥们帮我拍的,然后用photoshop美过颜,那个年代还没有美颜工具,会用photoshop美颜的人很少,确实是照骗。

姑娘又接着说,在你之前还有一个男的也想租,他长得丑,每天住一起看着难受,所以催你赶紧来看,你比他好看多了,所以租你了。

我当时还是个刚毕业的学生仔,接不住这么犀利的对话,一脸懵逼,半晌才回了一句谢谢啊。

……

合租的是两个姑娘,都是荷兰省的。A颜值有80,身材苗条,性格直爽,说话经常直捅心窝,B颜值有65,微胖,性格相比A要温柔一些。那天来接我看房的是A。

电视上一般年轻男女合租就容易互生好感,顺便在发生点什么,但我住进去不到半个月就知道自己和这两个姑娘不可能,因为hold不住。

她们虽然年龄和我想当,但两人都是高中毕业后就北漂,已经在社会上打拼了四五年,而且都属于特别会玩的opengirl,一到周末两个人就48小时消失,家里只剩我一个人,直到下周一才又回来。我有一次实在好奇就问你两周末都去哪,“喝酒啊出去玩啊,周末呆家里干什么?”

我当时刚刚买了一套房,月供3800压力挺大的,周末接了一些报纸杂志的稿约在家码字赚钱,没她两那么潇洒,确实玩不到一块。

我记得有一个周六的下午A破天荒的回家,我像是见了怪物一样盯着她,她耸耸肩说今天难得没人约,一起出去吃饭吧。我们下家附近的馆子,她说让我点,她饭量小,蹭着吃一点就可以了。我点了一份蛋炒饭+宫保鸡丁,她就肆无忌惮的拿起筷子和我一起吃一个碗里的饭。

我寻思这是不是有点太亲密了,她旁若无人吃了一会就饱了,要和我A,我坚持自己把单买了。回家的路上A没来由的说了一句,xx你就像个小孩。

多年后我回想,自己当时确实像个孩子。

……

B后来找了个男友,是个看着挺精神的码农,时不时会带回家一起吃晚饭,两个妹纸都会做几个菜,我也有幸蹭到了不少口福。

本来处的挺好的,突然有一天回家看到B在那里拼命的哭,A在边上安慰,我问咋回事,原来B和别的男的撩骚聊天记录被男友看到了,闹分手。我忍不住问了一句那到底是不是真的和人好上了,B哭着说就是想留个备胎,真好上了就不委屈的哭了。

我无语。

B又说现在的男友虽然人不错,但是经济能力堪忧,这个备胎是个北京土著,家里有房,就想先聊着。

我继续无语,房子对每一个北漂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只有漂过的人才懂。

后来B终究还是没有选择那个有房的备胎,而是多番央求之下和男友又好回去了。

……

A有一个念念不忘的EX。

大概在我住进来之前不到2个月,被谈了好几年的男友甩了,谈恋爱的时候通常被甩的那个会对前任念念不忘,A就是这样。每次谈了新男友就会和我说,比之前的xxx长得好看,比xxx有钱,可我总觉得她越这样说就越说明心里没有放下。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主动到我房间和我聊天,说昨晚和EX又滚了床单,我问他有新女友吗,A骄傲的说有,那又如何,还不是重新来找我了。

两人偷偷好了一段,大概一个月后就又分手了,但这次是A主动提的,她告诉我这次她心里真的放下了,觉得xxx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老娘没兴趣了。反正有的是男人追我,我想嫁人报名的得有一个排,轮不到他。

我忍不住给竖了个拇指,姐们你真行。

……

生活中男女住一起会有一些不便,但双方都会尽力避免给对方造成麻烦,但还是有一些小意外。有一天临下班A突然在MSN和我说让我回家后千万别去卫生间,会有可怕的东西,我问啥,她不答,就是让我别进去。

我回家后只有一人,好奇心一波一波涌上来,忍不住还是去开了卫生间的门,发现原来A可能是忘记了,把换下来的内裤搭在马桶盖上,我默默的合上了门,回去房间干活了。

晚上等A回来的时候问我有没有去过卫生间,我面不改色的说,没。

……

当时住的房子是老房子,隔音不太好,B每晚喜欢唱歌,歌声透过墙传到我这边,本来这事也没啥,但要命的是B喜欢来来回回唱一首歌,就是弦子的《醉清风》,一晚上循环大概能唱20遍,然后每天晚上都只唱这一首。

歌其实挺好听,但这样洗脑式的听几个月我也有些崩溃,好几次想去找她说说这事,但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事逼了,算了算了。

多年后,我每次听到这首醉清风都会觉得不对劲,可能是和声听太多了,反倒觉得原唱不正宗。

就这样住了半年,又到了要续房租的时候,A来和我说有家上海的公司给她开了双倍的工资,她打算去上海发展,然后问了一下B,打算搬去和男友一起住。还有就是房东打算涨10%房子,问我啥打算。

我想了想,决定也搬家,于是我们三个人先后离开了那个合租的家。A最早走,搬家那天有个男的开车来帮她,就是她此前分分合合的初恋男友,我问你两复合了?A笑着摇摇头。

之后我也搬走了,但我们三人依然在线上时不时的有联系,大概2008年的时候B和男友结婚了,A一直一个人逍遥着,前年的时候我和她聊过,还没结婚。

写完了,读者大人是不是有些失望,哎呀怎么没发生点什么,但真实的北漂生活就是这样子的。

来源:招财大牛猫 WeChat ID:gushequ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和两个妹纸合租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