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美老师,很高兴你风采依旧

偶见木子美,不,现在应该叫不加V老师的一条微博,很有趣。

事情是这样的。

口碑颇为不错的安全软件厂商火绒的联合创始人马刚接受了一个采访,采访文章被木子美老师看见了,她转发了这篇文章并说“晕,这个我睡过”。

马刚的回应也很爽快,大方的承认,还带一些自嘲,一来二往之间,我仿佛又看到了木子美老师当年的风采。

在博客时代,木子美老师可以说是一个传奇人物。

木子美本名叫李丽,成名前在广州某报当编辑,也曾以“酱子”这个ID在“万科论坛”等地发帖,同样是以写性为主要内容,但都不愠不火。

2003年6月19日,25岁的李丽以“木子美”这个网名在blogcn(博客中文站,后更名为中国博客网)开通了“遗情书”博客,发表新作和旧文。一开始,“遗情书”的访问量并不高,这并不奇怪,因为当时还是BBS和门户网站的天下,博客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就算是博客中国和中国博客网在当时也都只是小网站。

8月的一天,木子美在“遗情书”中发了一篇文章,采用白描的手法详细讲述了她和著名摇滚乐手王磊“一夜情”的经历,并评价其性技巧和性能力。这篇日记被转贴到“西祠胡同”论坛之后,引发了轰动,要知道,当时王磊可是和崔健齐名的摇滚乐手,但现在,几个人知道王磊?

后来,王磊在回应时说“木子美真他妈的不道德,做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她是个女编辑,也没想到她会把这种事情写出来”。

多年以后,张杨导演一定很后悔没有汲取前辈王磊的教训。

张扬和自称是三毛转世的女青年“小二姐”的一夜情经历同样被对方写成文章,这篇题为《张杨导演,我爱你》的文章同样广为流传,只不过,传播的途径从论坛和门户网站变成了微博和微信,而承载文章的场地也从博客迁移到了微信公众号。

从2003年11月11日起,广州《新快报》连续四天以大篇幅报道了“木子美性爱日记事件”,在全国引发一场激辩。同一天,三大门户都在重要位置刊登了关于木子美的报道,新浪网更是在首页推出审校版的“遗情书”连载,还附带作者的照片和专访,网站访问量由此增加了上千万。

在传统媒体和门户网站的推波助澜之下,“木子美”“遗情书”和“博客”等关键词的搜索数量急剧上升,导致凡是和博客沾点边的大大小小的博客网站的访问量都大幅攀升,“博客中文站”和“博客中国”还多次因访问人数太多而瘫痪,只不过,前者是因为刊有《遗情书》,而后者则是因为有各种围绕木子美现象的讨论。

2003年底,在《新周刊》杂志社、搜狐网和华娱电视联合主办的“2003年度新锐榜”活动中,木子美和博客中国创始人,有着“博客之父”美誉的方兴东一起被列入年度网络风云人物候选人。

到了2004年底,当爱狗成癖的猛小蛇因博客“狗日报”摘获德国之声世界博客大赛“最佳博客奖”及“最佳中文记者博客奖”之时,木子美已经是评审委员会中唯一一位来自亚洲的评委,她对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博客发展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用猛小蛇的话来说,是木子美让中国人知道了什么叫博客,“她是无法超越的一座巅峰”。

致力于推动博客在中国发展的前辈们可能谁也没有想到,真正让博客家喻户晓的竟然是木子美这样一个“非典型博客用户”。对于这一尴尬局面,方兴东说,“博客”在中国就是以这种方式走向了大众,出乎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我们可以不认同木子美的写作方式和价值取向,但是,她的行为的确在博客的理念之内,中国博客界也不得不承受下来。

后来,在韩寒、徐静蕾他们的风头之下,木老师影响力渐渐被削弱。再后来的微博和微信时代,木老师更是鲜有彩头。

但是,从这条微博中,我们看到了木老师未老,依然可以谈笑风生。

还有网友说,木老师是世界区块链之母,因为她从不在一张床上过两次夜,遵循着去中心化的原则,同时在多处记录这些过夜经历,让其无法修改和销毁,这些都是区块链的重要特性。

强烈建议木子美老师作为区块链的代言人,普及区块链概念,带领区块链走向辉煌。

来源:望月的博客 WeChat ID:wangyueblogg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木子美老师,很高兴你风采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