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处机没有路过牛家村,但他却影响了中国

编后语

王重阳创全真,秉承道家的“无为”真义。第二代掌门马钰继承了王重阳的思想,“若行有心有为之功,盖是法术;若行无心无为之功,乃无尽清虚也”,要求弟子以无为心态对待有为之事。

丘处机与二人不同,他对“有为”和“无为”之间的关系做了理论上的论证,“道本有为有作,原非枯坐空顽。修丹何必弃家园,混俗和光便取”。在丘处机看来,有为和无为,不过是道在动静之时互为体用的表现。存无为之心做有为之事,有为即无为。这是一种极高明的境界,但往往很难达到。

关于这点,尹志平看得很清楚,他说:“丹阳师傅以无为主教,长生真人无为有为相伴,至长春师父,有为十之九,无为虽有其一,犹存勿用焉。”

金庸在《射雕英雄传》中写马钰暗助郭靖,“原来马钰得知江南六怪的行事之后,心中好生相敬,又从尹志平口中查知郭靖并无内功根基。他是全真教掌教,深明道家抑己从人的至理,雅不欲师弟丘处机又在这件事上压倒了江南六怪。”情节虽是虚构,但却写出了马钰与丘处机修道理念的分歧。

在存无为而行有为的理念下,丘处机一改全真教“远引高蹈,不与世接”的质朴,首开结交权贵之风。在磻溪修炼时,丘处机自诩“蛟龙深卧九重渊”,等待时机一飞冲天。他一边修行,一边与官僚往来。当然,丘处机依附朝廷的目的是在于发展全真教,这与佞道有着本质的不同。

在教导弟子方面,丘处机入世的表现是把教门“打尘劳”纳入修真的外日用之内,并根据所打尘劳多少决定成为神仙等级的高低。打尘劳,就是做一些日常的任务,比如说种地、挑水、劈柴。这些都有积分,完成多少积分,神仙等级就可以升一级。

全真教到了丘处机时期,因为有了成吉思汗的支持,教众的吃饭已经不是问题了,打尘劳便转向了修宫建观,扩大地盘,壮大组织。有了积功升仙的引诱,教众不计辛劳,大建道观,全真教迅速成为北方道教的大宗。

从王重阳、马钰的“无为”到丘处机的“无不为”,不仅是个人奋斗的结果,也是历史发展的进程。清人陈铭珪评论说,在马钰掌教时期,北方是金世宗主政,世宗号称小尧舜,外交方面与南宋通好,内政方面家给人足、上下相安,所以马钰无为是时势使然;到了丘处机晚年,蒙古崛起引发社会动荡,战乱之中的百姓需要借助全真教庇护性命、抚慰心灵,所以丘处机有为也是时势使然。

以无为之心态行有为之事,是很难把握好这个度的。从民间宗教走向官方宗教,从寒舍茅庵走向了华宫丽观,导致后来的全真首领堕落为寄生的仙侣贵族,引发世人的反感,这是全真教在元朝中后期走向衰落的关键因素之一。

参考资料

金庸《射雕英雄传》、(明)宋濂《元史·丘处机传》,(元)丘处机《长春祖师语录》、《大丹直指》、《磻溪集》,(元)李志常《长春真人西游记》、(元)尹志平《北游语录》、(金)金源璹《终南山重阳真人全真教祖碑》、杨讷《丘处机“一言止杀”再辨伪》等。

历史遗迹

北京白云观丘祖殿内正中,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瘿钵”,系一古树根雕制而成,此钵为清朝雍正皇帝所赐。丘处机的遗蜕就埋藏于此“瘿钵”之下。(供图/梁兴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丘处机没有路过牛家村,但他却影响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