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阶“赌徒”蔡文胜

千禧年开年,位于中环的港交所里,通夜灯火,满屏飘红,买入成交声不绝于耳。“红衫仔”穿着醒目的红色背心,上面印有自己的经纪号码。他们口中小声默念着数字,目不斜视,疾步快走,甚至跑了起来,仍然忙不完手头的交易订单。十个足球场那么大的交易大厅里,挤满了拿出全身家当买“电讯盈科”的香港人,疯抢这只代码为1186的神股——不到一年时间,从一毛钱的股价,一路涨到了二十几块,不带喘的,没停下来过。

整个香港为之骚动。碰面不说“你食咗饭未啊?”,而问“你买盈科咗冇?”

无论精英政要还是买菜大妈,几乎人人持有盈科。谁不买就是傻子,谁不买就亏大了。尽管当时很多人都没弄清楚,香港首富之子李泽楷的这个盈科,究竟是做什么的。但对他们来说,这些都无关紧要。

要紧的是,那个时候,谁也没有见过,比这个赚钱更容易的东西了。

首个交易日,盈科股价翻了15倍。披着超前的互联网概念,背靠政府“数码港”一纸规划,盈科借“得信佳”的壳,在股市上高歌猛进,短短几日,市值从百亿跃升到两千亿,甚至跻身香港TOP10。

全香港都在热血沸腾。

而此时,与香港人一起无眠的,还有刚满30岁的蔡文胜。尽管平复了心情,但蔡文胜仍然可以感觉到血液不断涌到颅顶。激烈的晕眩,让他一度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他在香港岛内,找了个僻静地,给前脚刚到了澳洲的妻子打了个电话。

“你们回来吧,我不去澳洲了。我30万能变成100多万,明年一定能变成1000万。”

蔡文胜刚刚把手头的盈科股票,在股价20港币左右的时候,全部卖了,赚了100多万人民币。其间不过短短4个月。十多年之后,他还记得买入的日子——1999年9月26日这一天,盈科股价还在5.8港币的时候。

对于他人生中买的第一支股票,开局大利。蔡文胜事后评价“非常幸运”。因为,就在他抛手不久,盈科股价达到了28元的辉煌至高点,就开始了让全香港心惊肉跳的直线下跌,跟跳楼似的,一直跌到出厂价,只剩几毛钱。

上市近18天,靠着画出来的饼,近乎空壳的盈科,空手套到了历史达百年、每年净收益达百亿、估值千亿的香港电讯,将其吞并。甚至曾一度创造了5800亿港币的市值,比肩其父李嘉诚的长江实业。

一夜之间,成了空气。

这些在一年时间里,不断刺激香港人贪欲的荣光,一瞬之间,杀人不见血。

负债累累,跳楼的,家破人亡的,应有尽有。

不可否认,蔡文胜抛得太是时候。他是个聪明人。陈伟星也这样认为——“文胜是个直觉天才,我觉得他从来没有完整的想明白很多事过,但他就是个直觉天才。”

不是所有人都有他这样的直觉和好运,入场得刚刚好,撤得刚刚好。而我们再回看,则不得不说,艺高人胆大。这1999年用来购买股票的30万元,是蔡文胜在菲律宾5年里,赚了一把,赔了一把后,想远走澳洲,安身立命、从头来过的全身家当。还有5万,已经汇给了身在异国的妻儿。

压上了全部身家,生死一搏。赢的人,成了一段投资佳话。输的人,便是那红了眼的赌徒。

倘若蔡文胜再把那股票多揣上几个月?则又是怎样的一番光景?不可说不可说。胜者可为王,败者自成寇。

而在2018年,又是一个开春。位于微信的区块链群。蔡文胜、陈伟星、薛蛮子等大佬坐镇,三点钟不眠,满屏“颠覆”“未来”,一反闷声发大财这个规律。

谈笑有大佬,往来无白丁。不过,核心论点论据,最后都全部打包,不经意地透露给票圈寻常百姓。

这些有头有脸的人,齐聚微信群,就如同凑在一张茶桌之上。三点不眠,深夜品茗。

他们不眠,整个中国,炒币之人,买币之主以及观望之人,如何好梦?从六十岁跳广场舞的大妈到二十八岁筹首付还房贷的工作人士,哪里敢睡?

怕是一入睡,就错过了财富自由的机会。

夜夜激情陈词,三点慷慨分享。2018年,一个打了肾上腺皮质激素的春节。而年一过完,这群振臂疾呼的上级阶层精英,毫无倦意,斗志昂扬,造币发币,全忙活起来了。掩盖在这场三点钟无眠“区块链分享茶会”下的,更像一张摆满筹码的赌桌。

年后,蔡文胜投资的OKex虚拟货币交易所,上线了名为美蜜币的代币。总共发行70亿个,35亿个用来流通。尽管这枚币,走的是无问西东的路线,开发团队不详,投资人不详,创始人不详。

但美蜜币和美图、蔡文胜,这其中无法一刀切的千丝万缕的关系,仍然让美蜜币非常像美图亲生币。

2月23日,BEC(美蜜币)一上市,便从0.09美元的开盘价,坐着火箭扶摇直上,直冲80美元。紧接着又俯冲下跌,跌到4美元,才稳定下来。仅一天时间,涨幅高达4000%。

按照4美元的价格来算,同样是披着区块链的最超前的概念,背靠美系产品,近乎赤手空拳的美蜜币,在发币当日市值高达280亿,相当于4个美图。

而截至发稿,美蜜币的价格,已经由最高点80美元,跌倒0.56美元。

一个合约。一串概念。大佬加持。一炮而红。一飞冲天,一落千丈。

千禧年的香港故事,讲了一年。2018的美链传奇,梦幻了5天。蔡文胜,都或多或少,身在其中。

不一样的时间地点,不一样的故事。一样的镰刀,一样的韭菜。

尽管蔡文胜一口否认美图和美蜜币的关系。但是,毋庸置疑,区块链是蔡文胜的2018年的最大赌注。

2018年1月5日,风声四起——美图要进军区块链。随即股价大涨6%,达到11.72港元。

大涨之前的15天前,也就是17年12月20日、21日,蔡文胜以10元的价格买入650万股。

仅仅“区块链”三个字,让蔡文胜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内,账面上多了1000万港元。

区块链首赌告捷。

消息放出来,又过了半个月,美图终于推出了自己的区块链白皮书,玩得好一手,避重就轻。

全书就两个意思,区块链大法好,美图大法好。谁来做这个区块链?发不发币?投资多少?谁投资?核心信息,不告诉你。

其中美图还推出Bec钱包。这个第三方钱包,支持转入和转出数字资产,还能管理多类数字资产,例如ETH以及以太坊的代币。

造好势了,就等“和美图旗下的海外产品Beauty Plus有宣传合作”的美链BEC上线了,发币了。好巧不巧地,还重名了。也不枉费春节三点不眠,美蜜币不负众望满载而归。

至于谁又靠这次的下注,一夜暴富了一把,不可知不可知。

赌,怕输。也怕赢。赌赢了的人啊,往往是会被诛心的。

人一旦赚了超出自身能力之外的快钱,用很轻松很容易的方式赚了一大笔,是很容易废掉的。看不上普通劳动所得,做什么都没劲,嫌赚钱太慢,没意思。

太轻而易举吃到甜头,心再也没法忍受一般的漫长的财富积累,坐如针毡。

蔡文胜自己也说过,“因为赚到盈科的钱,让我觉得做股票实在是太爽了,不用天天跟人家打交道,就看着电脑研究各种资料就能发财。”

当年尝过百万快钱滋味的蔡文胜,是永远没办法再回去了。他的人生,开始了无法停下的豪赌。赌出了“大王”和“知名天使投资人”的光环。

拿着靠盈科赚来的百万,蔡又买了一堆的互联网股票。然而逃得掉香港的夺命“八号仔”,也躲不掉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蔡文胜几乎把赚的钱全部吐回去了。

一夜清零的蔡文胜,被两个新闻,激起了新的赌欲。一是,李嘉诚花300万港币加3%的期权,买了个名叫tom.com的域名。二是,一个域名,Business,卖了750万美金。

“我就觉得这太神奇了,因为当时注册一个域名只是220块人民币,我就觉得220块就能赚到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这太符合我的胃口了,因为我就喜欢干那种一块钱赚一百块的事,一块钱赚五块的事实在太慢了。”

他看到了新的赚快钱的法子。继续赌。以小博大。

不一样的是,他仍然是那个直觉天才。除了好运气,赌徒和赌徒之间的阶级距离,就在于此。

“那时候,谁都想通过股票、域名这么简单的方式来赚钱。”,蔡文胜相信这是很多人的梦想。

其实不然。还真不是谁都能看到这里面的机会的。当年互联网刚起步,绝大多数人还蒙着。他已经出手了。脑子灵光,眼睛很尖,看得准。这就领先了一众不假思索的赌徒。

找到了符合胃口的事情,当时蔡文胜狂注册了一千多个域名,想着注册完,就等着发财了。因为当时人家卖几百万、几千万,他想着,“我一个卖50万就可以了”。

结果一千多个,基本没有人来问价,偶尔有一两个来问价,他都开50万,然后就没有消息了。“注册的一千多个域名都是垃圾。”

他也反思过。刚入门,不会赌,得认。蔡文胜念的书少,英语不灵通,上网打字也慢。对电脑技术更是不在行。

自己不会,那就找会的人。

他时不时到贴吧上逛逛,但谁也没有搭理他。毕竟,2000年的贴吧上,潜伏的几乎都是第一代程序员。

蔡也不恼,就靠着一个写字板,手写输入,每天发十几个帖子,硬是让别人记住了他的名字。不久之后,蔡文胜勾搭到了程序员张力,让他来厦门工作。

张力一来,首先就给蔡文胜建了,把商标库的名字全部扒了下来,从中筛选适合的域名。同时蔡文胜和张力盯上了那些被注册但是没有续费而掉下来的域名。

相当于捡漏。被注册的域名说明有价值。但是,它又有个游戏规则,你没续费,别人就能重新注册这个域名。

不管是忘了也好,还是一时没续上。你想要再拿回这个域名,可以,花钱买回来。

“当时很多人关注域名,全世界关注域名的应该有几十万人,在中国我估计大概有十万,跟我一样怀揣着梦想,希望天上能掉馅饼、能够发财的最少有十万人。那十万人里面你怎么胜出呢?”

赌局之中,赢的总是少数。高阶赌徒从来不是盲选,碰运气。有了张力的技术加持,直觉敏锐的蔡文胜兜住了不少从天而降的好域名,成为“域名大王”。

例如联想花了一亿美金做出来的了门户FM365,还重金请了谢霆锋代言。却在互联网不景气的时候决定放弃掉了。

十万域名赌徒都在盯着这从天而降的馅饼。蔡文胜则是十万中胜出的赌徒,唯一赢家。

当时大家都认为这个域名会在2003年10月21号过期,都要抢。所以10万个人里面90%人就等着2003年10月21号这一天要抢注,但是他们做不到。

因为,前期有一百多个注册商,不同的注册商的域名,掉出来的时间是不一样的。有的当天到期就会掉出来,有的一个月后才会删除,有的两个月,有的甚至最长一年都不掉出来。

FM365这个域名的规则差不多要70天才掉,所以应该是在12月1号才掉出来。凭着第一点,蔡文胜就淘汰了90%的竞争对手。

还有一万个人知道是在12月1号掉。蔡文胜胜率只有万分之一。那怎么办呢?

正常的流程是你查到可以注册,然后写下你的名字,你的地址,你的邮箱,这个流程最快的时间要花10秒钟左右。蔡文胜有经验,把这个资料提前都填写了,然后提交,这样他可以一秒钟就能提交一次,这肯定比慢慢的填写的更快。

凭着第二点,蔡文胜又可以淘汰90%。

那还有一千个人也是这样干的。这样做,还不能保证蔡文胜是最好的。

后来蔡文胜想,自己公司在厦门,这个注册总部是在美国,自己从厦门到福州,福州再到上海,上海再通过太平洋电缆再到美国总部,这个一定很慢。

所以蔡文胜就在上海租了一台。从上海发出这个指令,远远快得多。

凭着第三点,蔡文胜又淘汰了90%的人,只剩下100个人了。蔡文胜觉得还不够,这一百个人你还不能说你是最好的。

后来蔡文胜发现填写的这些资料大概要花50个字节。后来他注意到,这个信息事后其实是可修改的。

那为什么名字要写蔡文胜?所以他名字就填写一个1,地址也是1,邮箱是[email protected],这样我他信息可能才5个字节。

5字节一定比人家50字节更快。凭着第四点,蔡文胜又击倒90%的对手。

好了,就剩10个人的决斗了。有一天蔡文胜在提交的时候,信息提示他说,注册不成功,因为DNS不对。就每个域名注册都要配一个DNS服务器。

相信所有的人下一个动作就是填上正确的DNS再提交,当时蔡文胜就琢磨,想既然要验证DNS,证明系统要有这样一个环节。那是不是能够不填DNS,系统就少掉一个验证的环节。所以蔡文胜就把DNS删除提交,竟然成功了。

这下,蔡文胜在自己有99.99%的胜算下,从十万人中顺利出线,拿下FM365。

蔡文胜说:“这里面的小细节至少不下于十个或几十个,其实是有这样一个关注细节的过程才会让你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的,我可以骄傲的讲,在当时只要任何域名掉下来,我肯定是前三名能拿到的。”

他出售过上千个域名,经手了奇艺网qiyi.com,土豆网tudou.com,创新工场Chuangxin.com、完美时空Wanmei.com、暴风影音Baofeng.com、优化大师Youhua.com等知名域名。

蔡文胜敢赌会赌,善于取巧。从经济层面评价的话上,他无疑是个成功的互联网商人。不过,赌这个东西,迷上了,很难停下来的。输了,想赢回来。赢了,想要的更多。

就像坐上了无法退场的过山车,灵魂是永远都要悬在空中的。从低处往上走,又从高处俯冲而下。一夜暴富,一无所有,往往不过一刹之间。

蔡文胜也没法下车了。第三次,蔡文胜压在了天使投资人这一身份上。看准了,下注。

2005年开始,蔡文胜先后投了4399、美图秀秀、暴风影音、58同城、创新工场。

收购暴风影音的时候时,百度、软银、IDG都在抢投这个项目。最后蔡文胜靠一场豪赌拿下了。他动作更快,更直接。

打个飞的,和创始人兼软件工程师周胜军碰了个面。谈妥了,仅仅只是达成了口头协议。然后不到半小时,1200万人民币已经到周胜军账户上了。

这钱是蔡文胜当时的绝大部分的积蓄。

后来他投资熊俊的创新工场,也不过一顿饭的时间。24小时内,熊俊的银行卡多了100万。

不愧是好赌之人,擅赌之人。千百万投资,回报达数亿。

当然,赌赢的人,从来不是偶然。他们的成功,也无可厚非。

要有多强的敏锐和判断,才能在千万机会中,挑出那个潜力股。

要有多大的信心和勇气,才能在很多东西没有太大起色的时候,坚信它,把大把积蓄掷入其中。

要有多大的毅力,才能承受得住忽高忽低,一夜之间,风雨来兮,一无所有。

要有多强的心理素质,才能经得起那种永远漂浮在空中的不安定和虚无恐惧。

赌赢的人,事实上,他们应得的。毕竟盈亏自负。

朱啸虎,也算得上成功的赌徒,下注过滴滴、OFO等一票独角兽,却在区块链虚拟货币前,缩回了手。

他说:“人以类聚!安心做好我们的“古典互联网”投资,赚自己看的懂得钱,赚能每天晚上睡的香的钱,赚能心安理得告诉女儿爸爸靠什么赚钱的钱。”

而在今天,朱啸虎再次发声,“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至少还有eyeball,今天的区块链除了炒币外还有什么?”

的确这些2018年的所有狂热和质疑,在千禧年的香港神股中,在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中,都曾轰轰烈烈过。

亲历那次互联网泡沫的蔡文胜曾说,“这个股票(盈科电讯)从1999年开始启动的时候只有一毛钱。当时它创造了香港的很多记录,盈科数码曾经收购0008号香港电讯,市值曾经达到2000亿港币。

当然这个股票也是香港人最心痛的股票,因为让香港人几乎都亏了钱,这个股票是非常有意思的。这也是香港人后来不愿意听互联网的故事,香港人不再信互联网的创业,应该就是从这个股票受伤开始的。”

十余年后,坐庄、做空、买涨、期货、杠杆,所有盈科神股、互联网泡沫中玩过的,币圈都轮番上演了一遍。历史不过是一次一次的轮回。不得不承认,如此相似。

如今,怕的是,中国人后来不愿意听区块链的故事,中国人不再信区块链创业。从这些币受伤开始。

来源:猎云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高阶“赌徒”蔡文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