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票房100多亿破了世界纪录,观众观影习惯正在形成

2 月 28 日晚上 10 点多最后一批电影开始放映以后,当天的总票房定格在 2.2 亿元。这个数字把整个 2 月的总票房推高到了 101.13 亿元。电影业因此一片欢腾,庆祝中国电影单月票房第一次超过百亿。

即使在扣除电商服务费之后,95.08 亿元的分账票房也打破了此前的全球单一市场的单月票房纪录。2011 年 7 月,凭借着《哈利·波特于死亡圣器(下)》、《变形金刚 2》、《美国队长》等多部大片,美国市场收获 13.95 亿美元总票房,约合人民币 88.44 亿元。

一切都依靠 2018 年取得史无前例成功的这个春节档。从 2 月 1 日到 2 月 15 日的半个月中,票房数字滑入低谷,平均单日分账票房还不到 9000 万元,这其中还包括 2 月 14 日情人节效应带来的 2.4 亿元单日票房的成绩。

而 2 月 16 日大年初一当天 12.1 亿元的分账票房就几乎直接追平了之前半个月的总额。此后,春节档一路高歌猛进。法定假日的大年初一到大年初六,票房总额达到 54 亿元,再算上之后的那个周末,十天时间的总票房接近 75 亿元。

若以过了元宵才算过完了年来算的话,这个“广义上的春节档”可能会达到 85 亿元票房,接近 2017 年全年票房的六分之一。

春节近年来已经成为中国电影最重要的一个档期。而 2018 年的春节档相比以往尤为热闹。其大年初一到大年初六的总计分账票房比起 2017 年提高了接近 70%。

这种提升由三种因素共同促成:电影院线以及银幕的增长;电影票价的提高;以及春节观影习惯的养成。

根据电影局发布的统计数字,2017 年末中国电影银幕数超过 5 万,比 2016 年末增加了近 20%。体现在观众的选择上,就表现为电影放映场次的增加。大年初一的单日场次从前一年的 31.8 万场增加到 35.9 万场。

从表面上来看,场次的增幅似乎不及银幕数量,但这是由于电影片长所限。2017 年春节档的电影《西游伏妖篇》、《大闹天竺》等大多在 100 分钟左右。而今年的《唐人街探案 2》达到 120 分钟,《红海行动》更是长达 138 分钟。

为了应对这种状况,电影院实际上还在不断增加自己的总放映时长。根据《好奇心日报》计算,2018 年春节档电影院平均每天放映总时长达到 806 分钟,而 2017 年春节档则是 776 分钟。

相比起全年其他档期,春节档也是放映场次最多的。3 月 1 日,全国电影放映场次就回落到 28.8 万场,比春节期间减少超过 7 万场。看得出来,电影院加班加点,就是为了充分抓住春节档的赚钱机会。

电影平均票价上涨,弥补了电影片长增加带来的损失。在 2 月的前半个月,电影票价平均还不到 30 元,大年初一的电影票就涨到了平均 37.34 元。而 2018 年的春节档票价也比 2017 年春节档提高了大约 2.5 元。

不过,计入票房的票价并不完全等于观众从口袋里掏的钱。片方会自己掏钱对电影票进行补贴,观众也因此能买到 19.9 元的电影票,但计入票房的仍然是 35 元、40 元这样的数字。

此前曾有新闻称,春节档各大片方联合提出春节期间全国影院票价不低于 19.9 元、单部影片不得超过 50 万张。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这种片方的自我约束似乎并没有取到什么效果。《每日经济新闻》援引电影发行人士和院线人士的说法称,各大片方更换方式进行票补,“该补的还是在补”。

最关键的因素仍然是中国观众越来越习惯于在春节看电影了。

一个长期以来的观点是,在一二线城市工作的人于春节期间返乡,将看电影的习惯带回到三四线城市,从而最终促成了春节档的爆发。而 2016 年和 2017 年,返乡人群对于三四线城市票房占总票房比例的提升幅度都在 37% 左右,这说明近两年三四线也已经形成了较为稳定的观影习惯。

当然,三四线城市春节档票房占比仍然在提升,从 2016 年到 2018 年,三四线城市的票房占总票房的比例分别在 49%、51% 和 53%。但这多半是因为电影银幕的扩张,越来越多的电影院深入到三四线城市,从而刺激了三四线城市人群的观影欲望。

但将春节档的成功仅仅归咎于三四线人群并不妥当。事实上,全国各线城市的场均观影人次都出现了 20% 以上的增长。这意味着,原本电影院线已经覆盖到的人群也表现出了对电影更强烈的兴趣。

往年春节档培养起来的习惯在 2018 年被进一步拓展;2018 年春节档影片在前期的宣传规模声势浩大;春节的节日仪式感越来越弱,需要电影这样的娱乐方式来打发无聊的时间;2017 年《战狼 2》撬动了以前未被发现的电影受众……这些可能都是造成 2018 年春节档大幅增长的原因。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2月票房100多亿破了世界纪录,观众观影习惯正在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