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硬给钱,软银还喜欢用什么方式来投资它看中的公司?

前段时间彭博的一篇报道讲述了软银几个投资背后的故事,揭示了软银投资滴滴的那笔交易背后,是孙正义对滴滴 CEO 程维那句 “不让我投你,那我就去投你的竞争对手” 的表态起了关键性作用。

最近《华尔街日报》采访了软银的几位董事和投资伙伴,又为我们勾勒出了孙正义在投资决策上的其他几个侧面。

在他们看来,孙正义做事有时候太“凭感觉”,对于自己知之甚少的公司也是一拍脑门就决定投资。

比如去年 7 月,孙正义给室内农场初创公司 Planty CEO 马特·巴拉德(Matt Barnard)15 分钟准备公司陈述,后者给孙正义展示了生菜农场模型、谈了在美国发展的计划,之后回答了孙正义几个问题,便拿到软银 2 亿美元投资。

与此相似,软银在去年用了不到两个月就向机器人软件初创公司 Brain 投资 1.14 亿美元。该公司 CEO 尤金·伊奇科维奇(Eugene Izhikevich)说原本以为要花 10-15 年拿到这么多钱,现在看来“比预计快 3-5 倍。”

火速不一定代表着草率。软银内部人士透露说在交易之前,孙正义常常自己草拟投资方案,把他的投资团队晾在一边无事可做。“这些方案文件长达几百页,详细列出了关于交易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软银的前董事希永守重信(Shigenobu Nagamori)说道。

孙正义会用这些方案寻求董事会通过,如果有反对的声音,他会一直争论到对方同意。永守重信去年离开软银的原因之一,就是觉得孙正义这样的做法 “太浪费时间了。”

这样的做法也招致了董事们对投资价值的怀疑。永守重信反对孙正义 2016 年花 320 亿收购英国半导体公司 ARM,认为后者只值孙正义出价的 1/10。

关于收购价格的质疑同样也出现在了 WeWork 的这笔投资上。2015 年,估值 50 亿美元的 WeWork 寻求软银投资,但软银的投资负责认为它科技属性太弱、不值当时估值,拒绝投资。

2016 年 1 月,WeWork 的估值涨到了 100 亿美元,孙正义见了 WeWork 的 CEO 亚当·纽曼( Adam Neumann),按照 WeWork 日本区 CEO 克里斯·希尔(Chris Hill)的说法,孙正义当时完全被关于共享空间的发展前景吸引住了,想给 WeWork 投钱。

一年之后,孙正义决定投资 10 亿美元时,这个提案遭到了董事会的反对,他们不理解孙正义为什么要投资一个房地产公司,觉得估值过高。不过孙正义最后还是 “赢了”,并且把 Wework 的估值推到了 200 亿。

在今年年初,孙正义甚至没经过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批准,直接向 Uber 投了资,虽然事后他说原本是计划和基金会沟通这笔交易的。

愿景基金是软银在 2017 年 5 月开始筹措的一支基金,目前也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相当于四个银湖资本和 15 个红杉资本。沙特和阿联酋的主权财富基金、苹果、富士康、夏普等企业,以及软银自己,已经向这支基金注入 930 亿美元。

现在,软银还在筹备第二个科技基金,作为投资科技行业的补充性基金规模将超过愿景基金。

软银的疯狂投资还在继续,今年 1 月份,它又向遛狗应用 Wag 投了 3 亿美元。The Information 爆料称,Wag 原本只是想寻求一笔 1 亿美元的融资,但是软银最后硬塞了 3 亿过去,同时也获得了这家公司更多的股份和控制权。

“软银的胆子比其他投资公司的更大。不过事实证明,孙正义的决定中正确的更多。” ARM 的 CEO 西蒙·赛格斯(Simon Segars)说道。

正确与否,要看的是那些被投公司未来的发展。软银的影响力渗透在了科技、出行的多个市场,但是它目前还没有在任何一个公司拥有控股权。

《华尔街日报》统计的前十名科技独角兽公司中,软银投了三个,分别是 Uber、WeWork 和 Flipkart。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除了硬给钱,软银还喜欢用什么方式来投资它看中的公司?